《从心开始》:如何面对失去

面对失去,没人有权告诉你该怎么做。你可以选择任何一种方式,哀悼你的失去,然后,逐渐找到自己的方式,与这个世界相处。

失去(Lost),可以是任何一种情况。失去机会、失去信任、失去恋人、失去朋友、失去心爱的物品、失去时间、失去某种可能,甚至失去对生活的掌控感、失去满意、失去自由和选择。无论何种失去,哀悼都是值得的。

《从心开始》(Reign over Me)讲的是一个关于失去的故事。

《从心开始》(2007)
——以下是剧透——

查理(Charlie)失去得突如其来,2001年9月11日,本来要和家人碰面的查理在去往机场的出租车上,听到了911事件的广播,到达肯尼迪机场后,工作人员告诉他,撞向双子塔的飞机来自波士顿,而查理的妻子、三个女儿和狗都在那架飞机上。生活就这样硬生生把他的幸福夺去,撕得粉碎,烟消云散。查理从此一蹶不振。他不能控制去想她们,只能选择闭目塞听,耳机里聒噪的音乐隔绝了他与整个世界,给他残破的生命一丝喘息的机会。他独自生活,拒绝帮助,与之前的朋友切断了联系,只是每天,一遍又一遍地重修厨房(那是妻子最后一个电话里跟他提到的)。查理的岳父母不停找上门,他只能每次都逃跑。

艾兰(Alan)的失去看上去没有那么明显。作为一名出色的牙科医生,他有着不错的收入,大房子里住着美丽的妻子和女儿,他还经常惹来一些年轻女性的爱慕。但是,就像查理说的,艾兰的内心可能比查理更加糟糕。他失去的,是对生活的自主。将父母接到城市里,每天收到的是来自父母带着恨的抱怨,他默默忍受。妻子经常自作主张将他的私人空间填满,他无法说‘不’。女儿不断提出要求,他只能默默接受。诊所来了个骚扰的女病人,并且威胁要法律诉讼,诊所的负责人不但不替他担当,反而不停推卸责任,敦促他自己搞定一切。他看上去像个十足的‘受气包’,过着‘看上去一切都好’的生活。

一次偶然的机会,艾兰碰到了自己大学室友的查理,查理表示完全不记得艾兰,却与他逐渐亲近。用查理的话说,艾兰成了查理唯一的朋友。艾兰逐渐走入查理的生活,面对查理突然爆发的脾气,艾兰选择留在他身边陪伴,一起打游戏、吃夜宵、看喜剧。查理有了朋友,一个并不催促他‘好起来’的朋友。

在同查理的接触中,艾兰感受到了无所顾忌的自由,这正是他所缺失的。而查理也在艾兰的帮助下与咨询师开始工作。经历重大生活变故的人,一部分可能发展为PTSD(创伤应急症候群)(关于PTSD可以参看这篇PTSD,不只因为战争),与查理的工作势必是艰难的。在一次敞开心扉、直面创伤后,查理也疼痛到了极点,酒后的深夜他拿着枪想自杀,却横竖找不到子弹。一心求死的查理希望制造混乱引起警察防卫性射杀,最终被另一个警察扑倒。

查理的岳父母和曾经的挚友对查理提起诉讼,希望法院判处查理住进精神病院,强制其接受治疗。没错,查理的心豁开了一个大口子,需要疗伤,需要专业的帮助。但,问题是,谁来决定他如何疗伤。查理岳父母觉得他们应该成为查理生活的一部分,也痛恨查理不去想自己的女儿和孙女们,在他们心里,表达哀悼的方式是抒发、表达、随身带着照片惦念,他们不能理解查理不谈不想的状态,觉得那像禽兽,那一定是病了,需要进医院。

法庭律师将查理妻子和女儿们的照片放大,故意刺激他发作,为了向人们展示他‘病’得有多重。就连艾兰在一开始,也曾试着帮查理找不靠谱的咨询师上门调解(这里必须说明,真正的心理咨询是不会上门服务的,心理咨询必须由专业的咨询师在固定的时间、固定的空间里进行)。艾兰和查理后来的咨询师安吉拉(Angela)一致认为,查理只是需要找到自己的方式(Find his own way).在一系列的辩护和法官的英明决断后,案件撤销,查理得以搬出这个充满回忆的家,开始新的生活。而艾兰,也终于能够捍卫自己的立场,维护边界,坚决地说‘不’。


《从心开始》(2007)

|关于失去,你需要知道的

好电影,都是good therapy。我们都在生活中不断失去,任何一种失去,都可能导致心境低落,面对失去,哀伤和难过是必然也是必要的。

我并不想在这里讲丧失与疗愈的议题,也不打算给正在阅读的你讲一大堆科学研究、理论数据,我只想很真诚地向你谈谈我的经历。今年四月份,我和几位同僚共同经历了一次重大的丧失,一切来得太突然、毫无防备,然而,日子还要继续。

作为心理从业者,我收到了来自各方的问询,每天往来几十封邮件与美国方面进行沟通,来自集体的力量和支持是温暖的,美方甚至专门安排了几位权威,希望协助我们开展哀伤辅导。但,最终我们并没有选择接受这样的帮助。一方面,我们各自有自己的分析师,可以持续进行工作。另一方面,面对失去,我们每个人有着自己的方式,而哀悼,本来就是一件很私人的事。

|当面对‘为你好’的热心人

关于失去,没人有权评判你。往往在面对同样一种失去的时候,我们会有一套自己的方式,就像艾兰选择与老同学联系,查理选择戴上耳机,我们有权用自己的方式处理失去,这本身毫无疑义。但,世界上永远有很多‘热心人’, 或者道德上的‘先进’,总想闯入我们的私人领域,对我们指手画脚。

《从心开始》(2007)
《从心开始》(2007)

你失恋了,心情郁闷。去找朋友倾诉,朋友听了两句,然后开始劝你‘要振作啊,不要为了一个人那么难过,要打起精神’。你觉得有道理,但总感觉有什么隐隐的不对,为什么我要按照朋友的方式去做呢?但,好像不这么做,有点太不争气。你告诉父母,父母更加焦虑,‘哎呀,不就是那个谁谁谁吗,你再找个比他/她好的呀,快,妈给你物色了一个才貌双全的,周末就去见见’。你完全不想听,更不想现在去进入另一段关系,你需要时间去哀伤,但你同时知道,不可能在父母面前表现出不快乐。甚至,为了让朋友、父母‘放心’,你还要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故作坚强的背后,是藏得越来越深的疼痛和无处流淌的泪水。

又或者,你长久以来都被告知,应该怎样怎样,在日子越来越假的时候,在更多的不满意里,你学着父母、老师、朋友的样子,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努力,要用理性克服感性,要更加严厉地对待自己’。在面对越积越多的失去时,你不允许自己释放情绪,也许觉得‘那样太脆弱了’,你在情绪和痛苦积压到溢出时,选择去筑一堵墙,试图将这些挡在外面。很多人,在情绪出现问题时,去找医生开抗焦虑药物,或者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其实并非真的想要改变,而是为了加固那堵墙,这样,汹涌的情绪洪流就好像被挡在了外面,甚至不存在了一样。

七成的身体疾病,最初是由心理或情绪问题引起的。你不说,身体替你表达。人的身心是一个庞大精密的系统,当你忽略心里的感受时,身体会以某种的方式提出警告,迫使你停下来。所以,如果你真的依照别人‘为你好’的方式处理失去,很可能将情绪愈积愈深,最终将自己变成‘奇怪的模样’。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千差万别的,别人之所以这样去劝导你,是站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用他们的方式去‘管束’你的生活。就像互联网每次出现重大灾害事件(这也是集体的失去),只要那你不点蜡烛不公开哀悼,就会有一大群人举得‘道德’‘善良’的大旗,对你进行攻击、诽谤、诋毁,你不哭就是你没善心,你不捐款就是冷酷无情,加上目前大众普遍的偏执分裂位心境(这个部分以后再写),一个不能跟着刻奇的人,就成了一个全坏的人,大家集体泼水抹黑、跟他划清界限、势不两立。历史之所以能够重演,群体心理永远在起着作用。

面对失去,没人有权告诉你该怎么做。你可以选择任何一种方式,哀悼你的失去,然后,逐渐找到自己的方式,与这个世界相处。

马晓韵
马晓韵

国家心理咨询师,团体咨询师,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成员,I心理工作室创始人。微信号:withsharon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