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野武:拍完黑帮 要拍不一样的爱情故事

北野武在《极恶非道3》拍摄现场|©️AP

做导演的北野武喜欢一口气连拍,前有探索艺术的三部曲《双面北野武》、《导演万岁》和《阿基里斯和龟》,如今,有关日本著名黑社会山口组的《极恶非道》三部曲的终结片也于9月9日威尼斯影展最后一天亮相。相较第一部讲述黑道内部从下至上的内讧和权力斗争,第二部日本关东、关西的派戏大战以及警匪较量, 《极恶非道3》, 第一次将范围延伸到韩国,两个不同国家同时又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权力帮派,因为一件小事逐步升级抢火之战。导演挖掘的触角延伸到每个具体成员那里,暴力血腥和阴谋,都只成为个体为自己谋求利益的工具而已。个人主义立场,使得帮派本身变成并不重要的空壳一个。

记得上一次采访北野武,还是2009年他的前作三部曲的终结片《阿基里斯和龟》在威尼斯电影节参赛,巧合使然,8年后再一次面对面,则是在新片的威尼斯官方首映典礼前夜,黑社会的三部曲马上迎来收尾之作。一身黑西服黑皮鞋,内配白衬衣,这一次,北野武看起来气色很好,情绪也更平静。面瘫似乎得到改善,不再有焦躁地眼皮跳动, 面部和手势一样平和。他全程一只手靠在座椅扶手上,另一只手则配合自己的回答,不停在空中舞动,做出相应手势。

北野武告诉我们,做为导演他还会继续拍下去,每一部都要去尝试不同的风格,不再在乎票房。他透露自己执笔的爱情小说《Analogue》即将出版,并且也在他的电影改编计划之中。此外,对于同样来到今年威尼斯参赛的日本同行导演是枝裕和,一向嘴不留情的北野武一副低调谦虚表情,表示尊敬对方,自认艺术创作水准在其之下。

《极恶非道3》剧照|©️AP

你在这个《极恶非道》黑帮三部曲中都有出演,角色的什么地方最让你感兴趣?

北野武:如果我想的话,这个题材可以无穷无尽地一直拍下去。拍摄第一部的时候,影片票房很成功,于是制片人希望拍摄第二部,第二部完成的时候,我就开始思考拍一个三部曲。第二部讲述的是两派黑帮大战,第三部,我开始考虑我扮演的角色Otomo应该以怎样的形式回归,来塑造角色。第三部中,每个人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厮杀。正是通过三部曲,我实现了对角色的完整构建。

你通过这个三部曲中的暴力,来表达对这个社会的批判和愤怒,现在三部曲结束了,你感觉自己平静下来了吗?

北野武:影片中有很多层意思,讲述的不仅仅是黑帮世界,也是我们正常世界里的情况,你可能去找一份工作,面对自己的老板不满意,然后回到家,也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要解决。 因此,当观众看片子的时候,可以假象自己置身其中。影片不仅仅是展示暴力,更是我们的普通生活世界。因为这是娱乐影片,当然需要yakuza 这样酷酷的风格。但是如果你把里面的暴力、枪支和彼此残杀这些动作元素去掉,影片讲述的其实是现代社会里我们正常的世界。

你对现在的日本社会有怎样的评价?

北野武:通常,在我主持的电视秀节目中,我总是讲社会、政治等的坏话,极尽讽刺,也许正是这些电视秀节目影响了我的电影创作。

这个黑帮三部曲,和之前拍摄的黑帮作品,譬如《花火》风格并不一样,似乎此前作品有更多的社会评判?

北野武:三部曲是对日本电影工业的一个幽默回应,尝试着批评电影公司拍摄的影片有多枯燥无味,这是对他们的批判。而《花火》是另一回事,那是我对评价我重来没有拍摄过女人和爱情故事做出的回应,有很多幽默在里面,不过我的基本风格始终没有变。

曾经在一篇文章里读到似乎你想放弃拍片,是对拍电影疲倦了吗?

北野武:我有很多故事想法,包括前面说的那个爱情故事,会继续拍摄电影的。不过,如果我准备再拍电影,还是祈祷我不会再有缺少资金的麻烦吧。

可以谈谈你的影片在日本市场收到的观众反响吗?

北野武:《极恶非道》系列在日本收获了很好的票房,不过就我自己而言,我希望从现在开始,拍摄的每一部影片都风格不同,哪怕它们的票房收入会很糟糕。今后,拍摄自己从来没有尝试过的电影风格,对我来说比影片的票房收入更重要。

《极恶非道3》剧照|©️AP

那么,接下来我们可以期待看到你怎样的作品?

北野武:我的脑袋里总是有各种各样不同的故事, 但是现在,我正在写的一本小说,是一个爱情故事。当然,即便是未来拍摄爱情故事,我也一定不会用平常的方式去拍摄,这个爱情小说已经有一个书名,叫做《相似体Analogue》 。

你正在写的这个爱情小说,之后会改编成电影吗?

北野武:今年9月22日,新书会正式出版,我对把它拍成电影已经有了一些想法。

对你来说,写小说和拍电影间的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北野武:我在思考把小说改编成电影的可能性。你知道小说和电影的信息量不一样,小说更厚重,而电影比较单薄,就比如描述电影节上的一件事,用文字我们需要方方面面写很多,而如果拍电影,就是一个镜头而已。因此,这是二者的主要区别,但是这也不成问题,我会把小说改编成电影,这需要增加更多的信息量。

可以讲讲Yakuza在今天日本社会中起到的作用吗?

北野武:现在的Yakuza 已经转成地下黑帮进行活动了,因为日本政府向他们施加了很大压力,他们现在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做事,因此也变得更加残忍,更加地下和有组织。

比影片中演得还残酷吗?

北野武:真的Yakuza从来不会让人找到死尸,像电影里看到的那样。

对日本黑社会Yakuza 你做过怎样的调查,对他们了解有多少?

北野武:二战后日本东京市中心,有很多Yakuza 黑帮生活在那里。我在那里长大,在成长过程中有很多朋友死于Yakuza 的争斗,影片中展示的就是那时的黑帮景象。今天,因为警察对Yakuza 组织打击非常严厉,我和他们之间已经没有很多联系了。 不过年轻的时候是有机会和他们接触的,了解他们的思考方式,看到他们的具体生活。就像你在这部新片中会看到的一样,当日本Hanabishi 黑帮派人到韩国向 Chang 主持的黑帮道歉时,Chang把他们补偿的钱双倍退回,这是他们的回应方式,其实是要求对方出更多的钱以示尊重。今天这样的做法在日本已经没有了,但是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 我亲眼看到自己邻居做同样的事情。

《极恶非道3》剧照|©️AP

如同你的电影,对于现在暴力电影越来越普及、观众更多被暴力片所吸引的现象,你觉得可以给出何种解释?

北野武:嗯(思考)……我觉得现在的许多恐怖袭击、还有战争的现实,很容易被娱乐工业拿来使用,我对现在的这一形势感觉很不好。当然,塔伦蒂诺这样的导演也会拍摄暴力影片,但是他是通过电影来表现人物,是艺术创作,电视游戏中的暴力和电影中展现的暴力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我们应该将暴力限制在娱乐电影范围之内,考虑如何在电影创作的内部来做保护。

今年威尼斯竞赛单元中有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的影片《第三次的杀人》参赛,你已经看过了吗,你们的影片风格完全不同,怎样评价导演?

北野武:是枝裕和导演对我很尊重,尽管我们是完全不同风格的导演。我对他也充满尊敬,他是日本最成功的电影导演之一。这里面还有个小故事,9月份我们都参加了一个导演媒体见面会上,我觉得作为艺术创新者,是枝裕和比我更厉害,所以主动走向是枝裕和,报上自己的名字。

可以谈谈你看好莱坞大片《攻壳机动队》的感受吗,你是否喜欢这部真人改编版?

北野武:我看了《攻壳机动队》,我注意到里面的摄像方式,三十秒钟就可以看到14 个镜头,怎么能这样拍呢。我感觉这就是工厂制造风格,就是很工业的做法。就创作而言,现在导演比演员的情况更加艰难。

你在威尼斯斩获金狮,多次来到这里, 对它是否会格外钟爱?

北野武:我感觉,哪怕是戛纳、威尼斯这样的国际电影节,在日本也很难找到太多关于影片的报道信息。当然你要是刻意去找是可以找到的,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日本主流媒体都有报道。我对日本电影工业的衰退很担心,迪士尼那样的公司当然很有实力,会有很多人去看他们的影片,但是独立电影公司的作品就不同了,我对日本艺术电影很是担心,它们不上院线,或者在一些电影节上放映,可电影节并不是面对真正的日本本土社会。也许像是枝裕和那样的导演参赛威尼斯,情况还好一点,不过很多电影节信息并没有在日本主流新闻媒体上出现。


版权合作©️“新浪娱乐” (原文链接

刘敏
刘敏

旅法记者,影评人,曾为《电影世界》驻法记者;十多年来,协助新浪娱乐报道欧洲三大电影节及其它重要影展,并受邀为《南方周末》,《周末画报》、《北青报》和《大众电影》等众多国内媒体撰写影评、电影节和文化报道。凭借在法国积累的多年经验人脉,近年来还致力于电影制作和宣传发行工作。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