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现场 |专访《时间代码》导演胡安乔·希门尼斯

Juanjo Giménez Peña

胡安乔·希门尼斯·佩纳(Juanjo Giménez Peña)| 1963年4月18日出生于西班牙巴塞罗那,2016年因电影短片《时间代码》获得金棕榈奖而被人熟知。现在,他是西班牙电影摄影和视听艺术学院(ICAA,Instituto de la Cinematografia delas Artes Audiovisuales)的一名教师。此前导演作品包括《Máximapena》(2005),《Nos hacemos falta》(2001)等。

图为2016年5月,《时间代码》导演Juanjo Giménez从戛纳电影节短片评审团主席、日本导演河赖直美手中接过最佳短片金棕榈奖|©️戛纳电影节

2016年5月,Juanjo Giménez从日本导演河濑直美手中接过短片金棕榈奖时说:“ 布努埃尔(Luis Buñuel , 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电影大师,1961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棕榈奖得主),你拿到了大的(指长片金棕榈奖),我拿到了小的(短片金棕榈奖),小的更难得到!” 这位戛纳金棕榈奖得主曾是一个软件程序员、跨国公司行政,同时也是一名老师和电影制片人,而在他看来,拍摄电影短片是一件有趣的事。在《时间代码》里,他最想告诉大家的是:不要让每一天机械死板的生活打败你的艺术热情。


|采访|嚓嚓

柯首映:听说你的拍摄时间仅有两天,我们对此非常惊讶,不知道是出于客观因素限制还是你真的只需要两天时间来拍摄?

Juanjo Giménez:我们只用了两天时间拍摄《时间代码》是因为停车场只有周末不使用,我们提前跟那栋楼的经理签了份使用合同,他们给我们的使用权只有一个周末,所以我们在做拍摄计划的时候心里有数,只有一个周末的时间,幸运的是,我们在还有两个小时结束使用权限的时候完成了拍摄。我觉得我的演员实在太棒了,他们的表现令人难以置信,我们甚至在之前都没有彩排过,包括他们的舞蹈。那些监控镜头里的画面都是用固定在长棍子上的GoPro完成的,整个团队的人都很赞,拍摄做得又快又好。

柯首映:你的拍摄团队总共有多少人?他们都是您的学生吗?能简单介绍下他们吗?

Juanjo Giménez:我的摄制组有10个人,加上6个学生。大部分摄制组的成员都是我以前片子里合作过的同事,比如我的摄像Pere Pueyo,还有我的艺术指导Dani Garcia。大部分参与这部影片制作的学生都是第一次真正拍电影。

柯首映:在你的影片里,多次出现了监控画面,这很有趣。你能跟我们聊聊这些监控画面的画外之意吗?

Juanjo Giménez:我们生活在一个被屏幕操控的世界,通过屏幕的沟通往往被我们认为是非人性的,比人类的正常社交低等的交流方式。然而我的片子想讲一个与此相反的故事,当我们通过屏幕去交流的时候,会减少许多真实社交里的压力。

《时间代码》剧照|©️柯首映

柯首映:你片子里的主角都是非职业演员,你能跟我们分享一下选用非职业演员的经验吗?在什么情况下你会使用非职业演员?

Juanjo Giménez:舞者是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他们了解他们的身体,他们知道如何通过自己的身体去交流,去感受。虽然他们没有任何电影拍摄或者剧场经验,但是和他们的合作异常顺利。可能片子本身没有太多台词也是讨巧的地方,这对他们来说很有用。除此之外,其实我们还占了他们之前排练的便宜,在电影拍摄前,他们排练一部叫做“隐名者”的舞蹈,我们在片子里的很多舞蹈动作都是从那部舞蹈里来了,他们对每一个动作都了如指掌。

柯首映:你曾经在跨国公司工作过,在那段时间,你还在坚持剧本创作。这段经历对《时间代码》有影响吗?

Juanjo Giménez:可能我最初的灵感就是从那段经历来的:在一个毫无创造力的工作岗位还坚持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自己的梦想。这是我当时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接着我和我的编剧把这个想法再做了延展,然后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把写作替换成舞蹈,也阐释了一些并非来源于我个人经验的想法。

柯首映:《时间代码》是一部非常有想象力的片子,有点艺术超越生活的感觉。在你看来,艺术在生活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普通人如何才能找到超越冗杂琐碎的生活方式?

Juanjo Giménez:我们以前一直认为,艺术,是由“艺术家”表演的,那些来自艺术家日常生活的细节成为了他们的灵感的源泉,但事实并不如此。一个穿着制服的普通人可能隐藏了他的天赋,他可能是个诺贝尔奖获得者,文学大师卡夫卡以前就是一个保险公司的小职员。《时间代码》就是想告诉大家,不要让每一天机械死板的生活打败你的艺术热情。

柯首映:你此前拍过电影短片吗?都是些什么类型的电影短片?有什么特别的题材是你钟情的吗?

Juanjo Giménez:《时间代码》是我拍摄的第9部短片,此外我还拍了三部院线电影,一部剧情片和一部纪录片。有些片子是纯喜剧,有三部片子是基于我自己的生活经历,一个业余足球爱好者的经历。我觉得拍摄短片的时候我特别的放松,因为财务压力不会那么大,可以在拍摄的时候多尝试多试验,这是拍院线片不可能有的机会。我现在手头有两个项目,一部是院线电影,一部是短片。

柯首映:你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的职业经历吗?你从事过哪些和电影无关的工作?这些工作对你后来的导演生涯又有什么影响?

Juanjo Giménez:我学的是经济,曾经做过软件编程,老师,甚至在一个跨国公司做了很长时间的行政工作。我在90年代有了自己的电影制作公司,给许多电影做了制片。我一直试图不要让自己被贴上“导演”或“制片”的标签,因为我还有很多感兴趣又想尝试的事情,比如说戏剧和电视游戏。

柯首映:作为电影学院的大学老师,你通常会给学生选好拍摄主题,还是只是给他们的主题提出修改意见?你可以分享一句你在教室里常常说起的话吗?

Juanjo Giménez:尽管我在电影学院做老师,我并不认为到学校学电影是成为导演的唯一途径,当然,电影学院是一个让你找到志趣相投的人的好地方,我到现在还和一些在我学生时代就认识的人保持合作。我通常会鼓励我的学生们拍各种各样的主题,在去年我们准备拍摄《时间代码》的时候,我和学生们讲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像避免瘟疫一样地避免陈词滥调”。


版权合作©️柯首映

柯首映
柯首映

由中国著名导演贾樟柯创建「全球电影短片中国内地首映平台」,现向全球启动报名征片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