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唬烂之奥义

《大佛普拉斯》剧照|©️甲上娱乐

《大佛普拉斯》英文名为The Great Buddha Plus,改编自黄信尧先前的金马最佳短片《大佛》,是「iPhone 6进阶成iPhone 6 Plus」的升等概念,名字加长,内容也全面进化,尚未正式上映已拿下今年台北电影节百万首奖等五项大奖,入围十项金马奖,从台北电影节首映时观众对这部片的热烈反应来看,估计也将在票房上有不错的斩获。

虽然是黄信尧的首部剧情长片,片子却延续了「阿尧」过去拍摄纪录片的各种特色及优点,包括类似广播剧「说书人」的旁白效果、浑然天成的幽默,以及巧妙处理异空间、公共议题的能力。

故事讲的是两位小人物看行车纪录器打发时间,却意外「知道得太多」的黑白片──画面之所以没有那么「卡勒佛」(colorful),导演在片里说得很明白,因为无钱无势的人生是黑白的,这是一部人生而不平等的故事

如果说,台湾观众对得奖剧情片或号称具有草根性的剧情片往往抱持戒慎恐惧的矛盾心情(据说很好的片子却害怕看不懂,而号称草根的片子却不能突破样板形式) ,《大佛普拉斯》的出现,可以说有效填补了阳春白雪与通俗娱乐之间的鸿沟。无论从技术层面或观众反应来看,它无疑是「好看的」,在美学或情感投射上使人感到共鸣,同时踩踏到了台湾人的笑点与痛点,仿佛进入了那个虚构的拟真世界,近乎自嘲地看见一种真切而残忍的现实。

是的,它至少是好笑的,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它不是搞笑片,这使得它成为一部难得的电影──在荒谬中展示人生的奥义,恰好是导演「阿尧」拍纪录片时最擅长的手法,他同时拥有卡谬式的冷眼、马克吐温式的嘴贱,这两种特质使得阿尧成为台湾纪录片界的奇葩。

《大佛普拉斯》剧照|©️甲上娱乐

阿尧2005年的首部纪录长片《唬烂三小》风格非常的「泡沫红茶店」──如果泡沫红茶店可以当成一种形容词的话。 《唬》已经展露了黄信尧与那样混世、无奈的「气口」无缝接轨的能力,阿尧实在是位深谙人间唬烂之必要,但又毫不油腔滑调的男子。在《唬》片开场白里,阿尧替兄弟们发表了一条宣言:「在这条唬烂的康庄大道上,大家坚持走下去。」

即使在《沉没之岛》这样关注社会环境议题的其他纪录片里,他也三不五时偷渡「唬烂」的字眼和精神到片里,明明是荒唐、明明是接近绝望,总是能找到一连串非常离奇、废到笑的切入点,让人直视荒谬,并且理解人类的不可理喻。 《沉没之岛》里面剪入猪靠着树干搔痒的无效画面,《大佛普拉斯》里面有一位完全「无用」也无台词的角色,诸如此类对于无用之用的珍视,对诗意(即使经常是唐捐式的诗意)的掌握,是黄信尧除了喜感之外最特异的导演特质,因而能拍得出影像诗《云之国》,在诸多严肃或搞笑的片种中依然做到流畅而精致的影像、音乐控制。

黄信尧的所有纪录片无论在风格或主题上几乎都能找到呼应,《大佛普拉斯》也不例外──议员红木桌底下的「秘密」,同时也是《唬烂三小》里某位弟兄抬杠时的幻想;《带水云》、《沉没之岛》里马路淹大水的画面与隐喻,则成为《大佛普拉斯》中重要的开场与结尾场景;《云之乡》风格、衔接故事转折的空镜头;把The great Buddha plus念成「大佛普拉斯」,把Global念成「葛洛伯」,恶搞假高级、假国际化的伪清新感,直接把英文念成台式中文,《多格威斯面》(Dog with Man)很早便玩过了;《大佛普拉斯》的兄弟情义,更或许是以另一种方式,重新向《唬烂三小》现实生活中那些为生活卖命的哥儿们致敬。

《大佛普拉斯》剧照|©️甲上娱乐

黄信尧的《沉没之岛》搞到最后其实也「没沉」,「大佛普拉斯」的大佛追究起来,亦非大佛,与宗教无涉,或许象征某种不可动摇的权威与典范,以及某种不能包容异议的价值系统。这同样并不是黄信尧第一次以神之名凸显人世的荒谬,不幸与盲目──《沉没之岛》开场一幕,陈述地球暖化、地层下陷诸事之余,画面上出现一栋贩卖「2° C低温住宅」的房地产广告,镜头再刻意拉远,露出路边电线杆上贴的斗大「南无阿弥陀佛」字样,让人哑然失笑;吐瓦鲁的子民因为坚信神的誓言,而拒绝相信岛沉的可能,甚至有阿伯明言:「I die here. It’s okay.」片末,导演拍摄云林湖口淹水的庙宇,揶揄岛都要沉了,神明都自身难保,只有靠自己造诺亚方舟比较实在。

《大佛普拉斯》卡司与音乐阵容坚强,陈竹升的表现依然亮眼,《无米乐》导演庄益增饰演其中一位男主角,戴立忍饰演关键配角,「中岛长雄」(钟孟宏)担任摄影,四导合一,猪头皮在片中串场跳舞,更找来林生祥领军制作电影配乐,音乐与剧情的抑扬顿挫无缝接轨,奇情、悬疑、幽默与哀愁拳拳到肉,《大佛普拉斯》的故事威力,音乐的加持贡献良多,即使抽离画面聆听亦不损其层次感与丰富性,绝对是今年度最引人入胜的一张电影原声带。林生祥先前曾经参与《一路顺风》配乐,加上这部片亦有中岛长雄的参与,中岛先生善于找寻独特的、超乎预期的拍摄视角,林生祥精准透过音乐掌握了on the road人生的况味,《一路顺风》的影子闪烁其中。

作为阿尧的剧情片处女作,《大佛普拉斯》仍有待进化之处,比如下半场某些重复的情境画面、对话的节奏略有冗赘之嫌,男性性格的刻划仍能有深入空间,但瑕不掩瑜,尧派狂想能为台湾影坛带来什么样的新方向,「阿尧普拉斯」让人期待。

「人生没什么意义,只能喝茶唬烂」,阿尧的朋友曾经这么说。在唬烂的康庄大道上,有时讲笑,有时目屎流目屎滴,「人生无定着,世事歹按算」。大佛里面藏了什么膏药,说破了不值钱,这部戏值得上戏院一看,现场气氛热闹如老派野台戏,笑浪不绝,但在许多幽微的时刻,比如口哨声响起之时,又让人低回不已。

人生的意义有抑无?从阿尧的纪录片一路看来,他做了很多的尝试与诠释,在那空无之中,有什么具体而微的人生之奥义,正慢慢浮现。


版權合作©️放映週報

包子逸
包子逸

台湾人但热爱港式奶茶与黑白淡奶,觉得香港菜市里的红灯罩很美。家里有鸡蛋仔模具、战斗碗和公鸡碗。写过一点影评发表于《放映周报》。曾获台北文学奖、时报文学奖、林荣三文学奖、梁实秋文学奖。作品收录于《九歌103年散文选》。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