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Venice】《十三刺客》:三池崇史用个人风格重铸经典


作为今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主要竞赛单元第二部日本参赛片,三池崇史的《十三刺客》是电影节即将落幕的高潮之一。近年来亚洲电影对于经典老片的重拍似乎成了一个“金字招牌”,戛纳电影节选择了林常树重拍的《下女》,这次威尼斯则选择了三池崇史。

新版《十三刺客》改编自日本武士电影的经典之一、工藤荣一1963年的《十三刺客》。三池崇史版的新作在故事内容上几乎完全相似,不过在这个忠实原著的过程中,三池却在其中按上了强烈鲜明的个人影像风格。

电影也是从藩内家老间宫図书切腹上书开始,较之于老版中侧重“侯门深似海”的镜头画面,三池将镜头对准了间宫図书的正面,渲染了他死状的痛苦。这种三池式的暴力展示方式从反面突出明石藩主松平斉韶嗜血成性罪行累累的人物形象,其中就包括了新版中加入的那个被割去舌头、削去四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女子。她的出现更是为“人人得而诛之”的行动增加了正义性的力量。这种凸现暴力场面的残忍和血腥是老版中所缺少的,却正是三池所擅长的。

电影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光的运用。特别是在执掌朝纪的老中土井大炊头在接受了上书却和下属表示无可奈何时,他的脸部的一半是隐藏在黑暗中,这也预示了他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做法,为下面的行动计划作了个伏笔。色彩鲜艳,层次感分明的画面为电影塑造肃杀的气氛增色不少,何况还有三池固定的音效搭档。

新版的《十三刺客》中对于人物设置和情节还是有了些巧妙的变动。在岛田新左卫门受命安排刺杀活动开始,入选的前十二人在交代上强化了“为民除害”的正义性。这个行动基点的确定让每个人的形象丰满了起来。和老版强化了两方对峙前的紧张相反,三池把电影的中心放在了最后的厮杀现场。不仅多出了十几分钟,还把更多地镜头细分到了每个角色的身上,杀得激烈,死得悲壮。角色的丰满最突出的一点表现在对明石藩主松平斉韶的刻划上,不仅在战前从正反两方面去表现这个人嗜杀成性暴虐无道,还在激烈的战场中用他稳若泰山的游戏来表现对屠杀的喜欢,甚至还用对话来表现:“既然战争这么有趣,有机会我们就再次发动战争吧。”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213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