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业电影在欧洲电影节中的定位:《捉妖记2》

《捉妖记2》剧照 | Raman Hui |© 安乐影片有限公司

《捉妖记》的续集《捉妖记2》将在柏林电影节的特别放映项目进行欧洲首映。2015年发行的《捉妖记》是当时中国史上票房最高的电影,纪录一直保持到2016年被周星驰的《美人鱼》超越。这次续集的制作成本几乎翻了三倍,可以引颈期待的是更多计算机特效、更多的怪物动画、更多的电影明星(包括欧洲人熟悉的梁朝伟)。

梁朝伟绝对是亚洲最有魅力的电影演员之一,大家当然都期待在红地毯上再次一睹梁朝伟的风采,他上次参加柏林电影节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当时他以陪审团成员身份造访柏林。在柏林电影节的主要项目看到中国电影入选当然值得高兴,只是,《捉妖记2》入选柏林电影节的确出人意料。《捉妖记》和续集的导演许诚毅在好莱坞比在国际影展更如鱼得水,他在梦工厂动画公司(DreamWorks Animation)担任资深动画师的时候参与了很多项目,也共同执导了《史瑞克3》(Shrek the Third,2007),这次他在柏林影展特别放映项目中将和影展宠儿费尔南多·E·索拉纳斯(Fernando E. Solanas)和屡屡获奖的伊莎贝尔·科塞特(Isabel Coixet)同台。诚然,《捉妖记》的续集几乎保证中国票房大卖,可是相比于同项目中的其他电影,是不是过于商业主流了一点?到底什么是《捉妖记2》?

延续《捉妖记》里妖和人共同生活的世界,续集中可爱心善的小妖王胡巴离家探险去了,途中遇到了梁朝伟扮演的赌徒和另一个可爱的妖怪,同时被坏人和坏妖追逐。这是一片适合合家观赏的3D奇幻古装片,里面包含武术、动作、喜剧、冒险,结合CGI动画和真人演出,正如我们从这单单一部电影所包含一长串混搭的电影类型中可以看出,这部片子试图通过结合各流各派来吸引所有年龄和不同口味的观众,很自然地也必须承担落入鼯鼠五技而穷的风险。

《捉妖记2》剧照 | Raman Hui |© 安乐影片有限公司

大家心里都想问的问题是,这样的电影能够吸引欧洲和美国观众吗?两年前,《捉妖记》在美国票房失利,只营收了21074美元,当时普遍认为幽默感和中国古装剧的概念都很难能跨越文化鸿沟,也少了西方人熟悉的面孔和产生共鸣的切入点,再者电影院排片量也严重缺乏,续集似乎也很难克服这些跨国输出时的困难。当《星球大战》、《星际迷航》、《银翼杀手2049》、《银河护卫队》等好莱坞制作的科幻电影轻松主宰非美国市场的当下,中国大片在深耕国内市场的同时想要取得类似的海外文化霸权地位,似乎仍旧相当困难。

即使《捉妖记2》在柏林电影节上获得的回响不如预期,在世界三大最重要电影节之一期间的各国报导肯定会增加电影在中国的曝光率和营销力度。在柏林电影节的欧洲首映时间与2018年2月16日,与在中国的首演配合得刚好,众所周知,农历新年期间是中国电影票房最好的时段。在中国,《捉妖记2》与60个消费品牌同时发展了营销合作关系,其中最有趣的案例是麦当劳,胡巴的粉丝们可以坐在装潢成清水镇的麦当劳店面里享用上面印着胡巴图像的馒头汉堡,啃着小纸人形状的鸡块。麦当劳在这次品牌合作营销还投入了大量资金,交由《捉妖记2》同样的计算机CGI特效团队制作电视广告,力求接近电影画质。《捉妖记》的团队还有个长期计划,合作授权建设捉妖记主题乐园,让中国也有个原创品牌的迪斯尼乐园。

如果我们不考虑《捉妖记2》的艺术价值及其在柏林电影节上的定位契合度,《捉妖记2》团队的野心是让人佩服的,他们想发展原创的中国知识产权品牌,期望达到像是米老鼠和唐老鸭那样历久不衰的商业价值,他们的战略考虑也是中国商业电影长期发展的正确方向:开发长期性的品牌、与全球电影市场接轨、创造跨产业的商业价值。文章写成之时,《捉妖记2》在中国已经预售了大约780万美元首映的门票。


版权合作©️歌德学院

wechatimg6

陈韵华
陈韵华

电影学者,影评人以及作者,以及播客节目Reel Chats的主持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