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与电视之争是否仍然值得一辩?

Bad Banks (2017) | © Ricardo Vaz Palma

过去这几年一直有个争论,电影的地位是否会被电视影集抢走?在我看来,也许我们在构思问题的时候走了一条狭隘的路。

我们想要给所有参加今年柏林电影节的读者提出一个挑战,挑战你们是否能够找到一个从未观看过《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 2011 – )、《黑镜》(Black Mirror, 2011 – )或《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 2017 – )里任何一集的人。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成功。如上所述的影集在过去的十年中规模越来越浩大,越来越受欢迎,视觉上也更接近电影质量。对于电影产业而言,我们正进入一个“付费用户”作为观影的消费者远比“电影观众”更为重要的时代,在家庭电视计算机屏幕上观看各种影像产品的时数远远超过坐在电影院里看着大屏幕,而财力雄厚的科技公司越来越深入电影行业,也开始重新给电影产业赋予定义。 这些现象都可以在2017年戛纳电影节和Netflix之间的争议中看到,当时参与竞赛片的《玉子》(Okja, 2017)和《迈耶维茨家的故事》(Meyerowitz Stories, 2017)都由Netflix出钱制作,而且在影展过后直接放上全球性的串流平台,在法国完全没有安排院线放映。Netflix此举引起了法国电影联合会的激烈反对,并促使戛纳电影节决定禁止不打算进行院线放映的电影参与金棕榈奖的竞赛。这场冲突的核心是关于电影的存在主义性问题,究竟什么是电影以及什么是电影节?今年的柏林电影节似乎是赶上这场辩论的好时机,让我们再次深入思考这些问题。

今年迈入第68年的柏林电影节自2015年以来一直有一个影集项目(以前称为柏林电影节特别展映单元中的影集版块),精选一系列风格独特采用影集格式的作品,在柏林影展电影院的大银幕进行国际首映。之前入选的作品包括《风骚律师》(Better Call Saul,2015 – )、《夜半经理》(The Night Manager,2016 – 2018)以及 《四街区》(4 Blocks,2017 – )。今年我们可以看到克里斯蒂安·施沃霍夫 (Christian Schwochow)的《Bad Banks》(2017-)、丹·福特曼(Dan Futterman)的《巨塔杀机》(The Looming Tower,2018-)以及Keren Margalit的《Sleeping Bears》(2018-)等等。电视影集《Bad Banks》其实大可以和劳伦·格林菲尔德(Lauren Greenfield)在全景单元中的《一代财富》(Generation Wealth,2018)摆在一起观看,《Bad Banks》从大女主的角度观看金融危机后的银行业种种,而《一代财富》跨越25年拍摄而成,深入探讨我们集体对于财富和名气的迷恋与追求的纪录片,电影当中劳伦·格林菲尔德还采访了德国前对冲基金经理Florian Homm,他在2007年金融危机期间因为诈欺被判入狱。两者虽然长度和格式大不相同,可是两者的世界如镜像般互相映照,让人深受启发。另外,全景单元中还选入了分别由利奥内尔·巴耶(Lionel Baier)和乌苏拉·梅尔(Ursula Meier)执导的瑞士电视短影集《冲击波》(Ondes de choc)里前两集进行国际首映,这两集影集都以电影的手法细腻呈现犯罪行为之后的加害者和受害者人物心理。

我们也可以从柏林电影节决定由汤姆·提克威(Tom Tykwer)担任今年的评审团主席看出电视产业在电影圈的地位日益重要。尽管他的主要突破性电影作品是早在1998年的《劳拉快跑》(Run Lola Run ),汤姆·提克威目前主要的成就是他拍摄的电视影集《巴比伦柏林》(Babylon Berlin,2017)。事实上,很多著名的电影导演已经进入了电视制作,如斯派克·李(《她说了算》,She’s Gotta Have It)、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老无所惧》,Too Old To Die Young)、科恩兄弟(《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The Ballad of Buster Scruggs),和保罗·索伦蒂诺(《年轻的教宗》,The Young Pope)。就连金棕榈奖获奖人迈克尔·哈内克(Michael Haneke)也加入了这一批时尚潮流,他最近宣布下一个拍摄项目是一部名为“Kelvin’s Book”的10集电视影集,设定在不远的将来的反乌托邦,以英语发音,长度远比他早期在奥地利拍摄的《旅鼠》(Lemminge,1979)和《城堡》(Das Schloß,1997)更为野心勃勃。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在拍摄了十部电视电影和十二部电影长片之后,我只想讲一个更长的故事。”

所以我们所观察到的不见得是电视和电影世界之间的激烈竞争,而是两者之间逐渐朦胧的界限。这也是个国际性的现象,比如,在中国的媒体环境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二者互相融合与流动的状态,以及电视剧和电影之间的重复交迭。莫言的小说《红高粱》(1988)被张艺谋搬上大银幕并得了金熊奖过后二十五年,又被改编成电视剧,由著名电影演员周迅重新演绎,这也是周迅整整十年之后第一次参与电视演出。电视导演滕华涛凭借浪漫喜剧《失恋33天》(2011)的票房大卖成功进入商业电影制作领域。另一方面,电影演员陈坤则在花了八年时间全身投入电影事业之后,于2017年重返电视剧。 同时,《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个小说IP于2017年一年之内前后被改编于小银幕及大银幕。

无论是在柏林电影节、好莱坞还是中国电影市场,电视和电影产业在选角、剧组、投资和观众等各方面的交流和逐步合并呈现继续发展的趋势,这也迫使我们必须想办法替这个老问题找到一个新答案:到底什么是电影?


版权合作©️歌德学院

wechatimg6

陈韵华
陈韵华

电影学者,影评人以及作者,以及播客节目Reel Chats的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