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SIFF】《曾经的背叛》:致敬陀思妥耶夫斯基


仇恨是一颗难以扑灭的火种,一旦获得复燃的机会,它便会毫不留情地吞噬一切,《曾经的背叛》就将长达15年的仇恨所导致的病态心理表现得淋漓尽致。一次简单的入室盗窃,竟意外地牵扯出了昔日的爱恨情仇,在密闭空间内伴随着事态的升级,人物的情绪也逐渐失控,最终酿成了一幕人间惨剧。作为一部俄罗斯电影,整个故事的叙述过程也处处体现着对俄国文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致敬,如果单纯用这位伟人的作品名称来作为此片的关键词(不对照作品的情节),那便是“穷人”、“白痴”、“罪与罚”以及“脆弱的心”。

“穷人”就是影片的男主角山姆。15年前,同在一所学校的山姆和奇斯托夫同时爱上了一个女孩,在一次实验事故中,奇斯托夫做了一件丑恶的事,他的告发令山姆惨遭学院开除,致使其人生被彻底改写,多年来山姆只能依靠在人群中兜售走私香水勉强维持生计,婚姻状况也十分不幸,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酒吧中结识了患有哮喘病的职业窃贼,并被拉拢参与了一起入室盗窃中。但是在实际的行动中,山姆才发现这位肥胖的窃贼实际上是个胆小如鼠的“白痴”,导演也用了大量愚蠢的举动来对其进行刻画,其中最典型的就是他在行窃时连烟灰缸和照片等廉价物件都不放过,面对着突发情况更是完全不知所措,干尽一切蠢事。当发现开门进屋的屋主居然是奇斯托夫后,一场“罪与罚”的较量正式拉开帷幕,在对峙的过程中,奇斯托夫那颗“脆弱的心”将自己送上了不归路,而山姆最终也获得了“白痴”对他的惩罚。影片对“穷人”、“白痴”乃至自尽的奇斯托夫在绝望处境下的心理矛盾进行了有力地追问,构成了一幕精彩纷呈的心灵剧院。

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一样,《曾经的背叛》同样充斥着大段酣畅淋漓的对话与争辩,可以说整部电影的剧情完全都仰仗着人物的对白在推动,这些直观的对白则生动地描绘出了多种病态的心理。男主角山姆从一个碌碌无为的贫民慢慢转变为残暴的“凶手”,其中疯狂而反常的精神状态恰恰也是妥氏作品的一大特点,外加密室环境对氛围的渲染,影片戏剧张力巨大,情节发展迅速,层出不穷的灾难性事件又反过来对人物的心理活动进行了总结,继而又对人物个体性格中的善恶矛盾进行了深刻探讨,看似虚构的故事中蕴藏着一定的现实批判性,令已经被好莱坞拍烂的“盗窃电影”焕发出了另类的韵味。同时,这种话剧般的叙述方式与结构也给男主角提供了巨大的表演空间,整部电影基本上都成为了他的个人表演,这也就难怪导演在开场前给自己打了1分,但却给演员打了9分。

虽然在致敬陀氏方面此片做的非常出色,但是若就影片整体的把握来说,将近120分钟的时长显得有些过分,毕竟要让观众全神贯注地留意每一句对白,对体力是个不小考验,90分钟其实已是极限。作为本届上海电影节首日亮相的金爵奖参赛片,《曾经的背叛》带来的是一丝惊喜,一次用心的致敬,传递着俄罗斯文学对后人的远大影响。

作者简介:
基督山伯爵:
独立影评人,常年混迹于MTIME时光网,上海艺术人文频道《光影空间》节目策划,影评散见于《东方电影》、《电影故事》杂志、《北京晨报》、《南方人物周刊》、《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南日报》等。

基督山伯爵

影评人、电影从业人员。自2006年起开始撰写电影评论,影评散见于《人民日报海外版》、《南方人物周刊》、《北京晨报》、《电影新作》等。创办《3D星娱乐》、《今晚我们看电影》等多档电视类电影节目。目前正努力挣扎在国产烂片的海洋中。

285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