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SIFF·静距离观察】不分五谷亦不分东西


我打车前往上海电影节的主会场银星假日酒店,因为走得匆忙,忘了记下目的地位于哪条路与哪条路之间。已经9:20了,再过20分钟就有第一场论坛,时间逐渐逼近,我急,司机更急。走一段,我便不知身处何地,分不出东方西方。但好在太阳在我们的前方,它让我们辨出了方向,手机里的GPRS系统,磕磕绊绊地指引着我们找到了酒店所在。

当我走进论坛现场,新闻集团的掌门人默多克正在发表演讲,他措辞严谨,语调舒缓。他正在讲述他所认识的中国社会所面临的问题、中国电影蓬勃发展的现状以及新媒体为电影业带来的无限可能性。

五年前,我开始去到各个国际电影节参与报道,第一站去了是柏林,夹杂在外国记者堆里看电影,偶尔有一些派对,总能碰到几个外国记者过来聊天。

熟了,就相约了一个饭局在粤菜馆老友记,他们都拿筷子和我一起夹菜,他们会问我,这个菜叫什么,那个菜叫什么?我很尴尬,往往说不出名字,因为我是“五谷不分”的人,加之英文不好,很难回答。他们并不介意,开始侃侃而谈中国电影,他们对我们的电影的了解,总让我惊讶。

那个时候,我还分不清中国导演的代系,也分不清所谓好电影和坏电影的区别,更不了解商业准则与艺术追求所指为何。我往往惊讶于他们对中国电影的如数家珍,有的人还回忆起他去过中国某个导演的家乡,探究过那些导演的电影基因。

那些热爱中国的外国记者们对于中国社会的认知大大超乎我的想象,他们与此时此刻的默多克的身影重叠在一起。复杂的中国情缘,古老的东方国度的二度绽放,创意与梦想的诱惑,巨大市场份额的期待,吸引了诸多的创作者与商人,他们聚集到这里。其中,有的人说,是因为“便宜”,所以他们才来到这里。

我有朋友自马来西亚来,她早些时候和我说:“这里,北京或者上海,很像二十年前的纽约,朝气蓬勃,每个人的脸上都能看到希望,大家都在讨论艺术、商业、可能性……”这应该才是他们来到这里的主因,默多克也是这样想的,因为他说:“在过去30年中我来往于中美之间,所到之处见到很多创意的工作者,并希望在全球舞台上大展身手”。

默多克帝国无所不在的欧洲与美国,在数年前已经能够看到未来在哪里,现世安稳,传媒与电影早已成为传统行业,写满规则。而中国,仅有两家民营的娱乐与传媒公司上市,曾经有人说:“现在的娱乐业,就像10多年前的互联网行业,上市的前景魅惑每个人的心。”所以,在前不久的戛纳电影节上,诸多专业且资深的电影杂志,英国《银幕》,美国《综艺》、《好莱坞报道》等,都充斥着中国电影的大幅广告,而戛纳电影节一些重要的广告摊位,可能在此前的10多年都是一些公司的专利,但在今年,常规被打破,中国电影开始出现在那些位置上。但国内对于此种现象的评论大多是负面的,大意是说“中国电影太过烧钱”,或者是“中国电影是为了宣传而去”,“大多数都是打酱油的”,这些反馈并不客观。

前几天,有一个机会,我得以与中国新锐且独立的女设计师MASHA MA聊天,她已经在伦敦时装周上办过时装秀,正在筹备10月于巴黎时装周发布其秋冬新款设计。她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只有学会别人的语言,才能讲述他们听得懂的故事”。

中国有一些人言必称好莱坞,言必称商业片,但是其实,他们并不知道所谓的好莱坞是怎样的,也不知道所谓的商业模式是怎样的,要去学习一种模式与一种规律,对于他们来说,时日消耗不起,于是,便打着某种旗号,叫嚣着“反对”。“破”是何等的简单,但要“立”,是何等的艰辛。

前几天,我在北京看了《功夫熊猫2》,当然好看,因为是在用英语讲我们自己的故事,那个阿宝的基因不是纯粹中国的嘛?除了他天然流露的美国式乐观与幽默之外,他的所思所想,他的一招一式,哪些不是来自中国呢?

有人说过:“电影史是正在书写,不断进步的历史”,而好莱坞,则不断从独立电影、其他国家的电影里寻找新鲜的故事与样式,然后融入自己的类型中,将其发扬光大,于是它能在自我的系统里不断更新。除此之外,它不需要去学习其他的语言,因为好莱坞讲述故事的方法与营销模式畅通世界无阻,而英语又恨不得已经是全球人民的母语。

现在看来,有中国人组团去戛纳,有一些积极的作用,至少,现在《好莱坞报道》不已经在上海电影节买下广告了嘛?至少,赞助威尼斯电影节的积家品牌不与上海电影节合作了嘛?至少,好莱坞的一些个导演与顶级制片人不已经来到中国了嘛?

但,商业语言不是电影语言的全部,广告也只不是商业语言里的皮毛,单就商业电影的秘密语言来说,还有其他。其实,在这场名为“资本时代的电影梦想”里其实就可窥得一二,因为,他们在说。

默多克在说:在快速增长之前抢得先机的重要性,与本土化团队合作的关键性,重视新媒体的必要性。

传奇电影公司总裁托马斯-图尔在说:了解基本参数与风险系数很重要,但没有风险就没有电影,因为所有的一切对于一个电影来说都是全新的,而且没有人能够了解电影的方方面面。

凤凰影业总裁麦克-麦德沃在说:拍电影要有双重责任,对投资者负责,也对观众负责;对电影制作团队负责,也对电影制作内容负责;但热情无论何时都要有。

福克斯电影娱乐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吉姆-吉那布利斯在说:加强对于电影的风险控制,加强产业链的具象化,尤其是加大基础设施投资、与新媒体效益回收、以及版权意识与控制。

华谊兄弟的董事长兼CEO王中军在说:要扩大华谊的版图,不在传统产业链上下功夫,甚至要收缩在影院的投入,要加大与时尚业以及与新媒体的跨界合作。

博纳影业的董事长兼CEO于冬在说:在未来的十年至少每年要做好15部电影,希望部部都是精品,因为他一直在做电影,他仍怀抱电影梦想。

这是一个让人心潮澎湃的聚会,置身其中,深刻感受到:中国电影人分分五谷,不分东西的时候到了。难道,不是吗?

作者简介:
赵静:

80年代生人,记者、影评人、编剧。2005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任职于新浪娱乐。著有《她们说–中国女导演访谈录》,策划著作有《贾想1996—2008:贾樟柯导演手记》《二十四城记:中国工人访谈录》《贾樟柯故乡三部曲》《海上传奇电影纪录》等。

一条评论
  1. 有传闻说默多克要收购迅雷,那是不是强占影视平台的又一个举动???我们的电影工作者确实应该警醒了,电影是艺术更是产业,要大大方方地走出去,引进来。这篇文章分析的很好呢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