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SIFF】《Hello!树先生》:现实躲进超现实


作者:孙小琪 (《上海滩·地铁月刊》)

由于贾樟柯的名字与影片挂上勾,在开场前,我就提醒自己不要联想不要联想。可事实证明,我在观影过程中还是想到了《小武》、《三峡好人》,不要说你没有哦!

不能否认,韩杰导演是位有想法,有野心的导演。开场三十分钟,琐碎的叙述,纯打酱油式的铺呈,不乏幽默的口吻,全属前戏式的酝酿,令人相信很快就有相当惊人的高潮来临。高潮果然来临了,树先生却奔溃了,原本他一直掩饰着的,失去工作的焦虑、被人耍后的忍耐、一直萦绕在身的父兄的悲剧、以及朋友的矿难,结果竟然变成了超现实主义。当现实主义转身成为了超现实主义,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现实无法拯救我们的主人公,唯有通过超现实主义的手法,他才能获得救赎。当他成为了可以预言的“树先生”,他被人景仰,成了半仙;而他自己,沉溺于幻想,父兄冥冥中助他,出走的老婆怀着他的孩子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他似乎也得到了某种程度的疗救,自得地在树上、在田野里满意地笑了。然而,这一切难道不是在可悲地逃避?现实主义的苦难悲伤,早已无药可救。当导演无法更深入地去痛诉现实时,他也唯有只能通过“超现实直通车”来满足在月亮上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梦想了。是啊,《三峡好人》,你看到了影子吧!韩杰导演在鹿特丹获奖的《赖小子》我并未看过,据说此片并未能在中国公映。所以这部得以成为金爵奖竞赛片的电影,是否也在某种程度上,对现实进行了妥协呢?不得而知。

影片最大的亮点,无疑就是王宝强。他给人太大惊喜了。他甚至不用说什么话,就树先生招牌的肢体语言,两只手无助地在身后晃动,想往上举,又举不高,想要抓住什么,却又没什么东西可抓。从这一系列动作中,你就能看出这个人物的无根式的悲剧。他生长的土地,本就是片悲伤的土地,而即便是片悲伤的土地,也不能再属于他,而是不得不从那里被搬迁。他原本就被人从土里拔起,现在更找不到可以落下的地方。他似乎就是头脑简单的中国农民,一个小人物,可他脑子里每每出现的父亲,哥哥,他幻想着与他们的对话,你却真能看出他一些区别于普通人的地方来,他就是树先生!刚开始我想到了“小武”,但王宝强证明,完全无关。完全有,影帝范儿。

我略带遗憾,不知如何表述这种遗憾。《hello,树先生》是部好电影,可我总还希望能看到更多一些,除了超现实主义。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178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