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SIFF】《我眼中的世界》:德版“爆粗小美女”


作者:叶航(腾讯网)

也许是因为德国人爱喝啤酒所以身材肥胖者众,也许是因为德国出了不少哲学家,人们一想到德国电影,就经常会跳出“厚重”、“刻板”、“哲思”这些词汇。而《我眼中的世界》却能让你眼前一亮,原来德国片也能那么轻松、如此好玩!

看片子多了就有了点经验,像“我眼中的XXX”这种模式,其中的“我”往往指代孩童或者少年,影片多以未成年人的视角切入故事,基调多为轻松愉悦,或者带有点魔幻色彩,诸如《天使爱美丽》之类,当然也有一些影片趋向沉重一面,像《偷自行车的人》、《再见,孩子们》,让观者徒生少年已知愁滋味的感喟。

《我眼中的世界》恰恰掺杂了苦与喜,沉重与欢快,两种不同的滋味被调成了一杯鸡尾酒里,当然作为一部家庭喜剧,影片还是以后者为主色,观看过程中,周围笑声时起。影片聚焦了一个德国家庭,这个家庭里的成员多多少少都有点怪味道。伊娃是一位患有图雷特氏综合症的17岁女孩。严厉的老师让她压力倍增,症状日益严重。图雷特氏综合症估计大多数人都不太清楚究竟是怎样一种疾病,影片以该症患者为主角,多少也为普通观众进一步了解此种怪症,进而对患者多一份理解和关心贡献了一点力量(去年另一部德国电影《文森特要看海》刻画的则是一个妥瑞氏症患者)。影片中,伊娃时常嘴角抽动,出现一些极具猥亵性的言语(如“妓女”、“婊子”等),当我们一开始看到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口中吐出如此言语,必然有点不适;但随着故事继续发展,这些“异常”反而成为了一种幽默、搞笑元素的直接来源,“单纯”与“粗鲁”就这样共存在了同一个个体之上。而且我们知道这是症状使然,也便没有了任何道德上的焦虑。其实人人内心都有“逾轨”的一面,电影就是让这些“不合法的欲望”以合理的形式得以排遣,这些段落无疑让观众在潜意识上发泄个痛快。特别是当伊娃一本正经地喊出“嗨,希特勒”时,必是满场哄笑。这个有点鸡怪又不失小清新的女孩,估计观众看完片子后很难忘却。

伊娃的爸爸是个标准的loser形象,失业了,又不得不瞒着家里人,但无力还贷就将面临失去房子的危险。每天早上总是例行公事地说“我去上班了”,直到有一天,伊娃在花园里看到了正在填写求职信的爸爸。那时他已经被拒了一百多次。有意思的是,这种善意的欺骗在德国影片中时常出现,最为人所知的估计就是《再见列宁》,影片讲述在东西德合并后,一个儿子为了安慰母亲不断制造东德仍在的假象,既荒诞又温暖。本片自然没有《再见列宁》那样带有明显的政治表达企图,但由此也不难看出,德国电影人还是很喜欢拿“谎言”来做文章。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里面的那个外婆角色。这个外婆年事已高,但绝对值得受封“淡定帝”称号。她和孙女拿猎枪射击玩具小人偶,优雅地举枪瞄准,不露声色地一枪命中,真可谓宝刀不老。最后也正是靠祖孙两人才神奇地保屋成功。

《我眼中的世界》里几乎每一个角色都有着与众不同的特点,这些人物共同构建起了一个充满荒诞和温情的家庭,这是不是让你想起了美国的那部《阳光小美女》?只不过这一次德国人把它演绎成了《爆粗小美女》!看着这些在工作上、身心上遭遇挫折的人们依然开心地过着自己的生活,银幕前的我们也因此而平添了几分乐观的心境。这样一部片子,得奖缘不会太大,但是观众缘一定不差。

【腾讯娱乐专稿】

作者简介:
叶航:
影评人,华语电影传媒大奖、华语电影优质大奖内地评委。已参撰《电影+2005》、《后窗看电影》、《香港制造》、《意大利电影十面体》等8本电影书籍,文章散见《南方都市报》、《电影艺术》、《看电影》、《电影世界、《Cosmopolitan大都会》等。

40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