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SIFF】《我眼中的世界》:小清新催人入睡


有一种电影风格叫小清新,有一种生理反应叫打瞌睡,如果你在同一时间感受到了这两样东西,那么很遗憾,你和我一样,都是凡人。当然这只是个人的感慨,并没有丝毫贬低“小清新”意思。那些可怕的“小清新”,很大程度是在于清新的同时没有足够的戏剧冲突,例如本次金爵奖的《我眼中的世界》就是这么一部清新到极致的德国电影。

影片的主人公伊娃是个患有图雷特氏综合症的17岁女孩,这种神经性疾病以不自主的多发肌肉抽动和猥亵性言语为主要临床表现,每当她激动紧张的时候,症状就愈发明显,于是平日里她时常在家中独自活动,极少与外人接触,生活在一片略带灰色的世界中。然而伊娃的性格却坚强开朗,经常跑去外婆那肆意发泄,也敢于面对外界异样的眼光,同时也和乐队的朋友有着深厚友谊,这段友谊最终还帮她惩罚了恶棍,收获了巨款。

整部电影基本上都围绕着伊娃与周围人群的生活展开,作为喜剧,女主角那不自主的抽搐与猥亵性语言更是被作为笑点反复出现,虽然现场也频频发出笑声,但是这种笑声并不算剧烈,从分贝的强度上可以明显感受出有三分之二的观众只是配合式的迎合而笑。其原因就在于这些笑点是通过他人的生理残疾来营造的,绝大多数人都会在潜意识里有所顾忌。如此一来,整部电影的喜剧结构也就有了先天的缺陷。

其次,主人公伊娃自始至终都体现着一种活泼乐观、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虽然也不乏少许痛苦与失落,可总体上都与青春少女无疑,导演也是一遍又一遍地反复描摹着她的阳光形象,塑造着她眼中的那个美丽世界。大量绿意盎然的树林镜头作为背景,衬托着人物心灵,传达出清新的惬意,殊不知这种清新时间长了,是会令人感到瞌睡的,正如夏季的微风拂过脸颊,舒爽过后惟有疲乏,单一的表演直到最后也没有获得升华的机会。

故事性的薄弱更是大大增加了影片的清新指数。森林中的谋杀碎尸案、小镇上的银行偷窃案都没有作为重大的戏剧冲突深入展开,这就好比有两包重口味的方便面调味包,但是掌厨人只轻洒了几下,吃起来会有不入味的感觉。仅仅凭借伊娃的残疾与亲友之间的感情营造出的“眼中世界”是空洞飘渺的,最终令全片沦为了一部平庸的小清新电影。毕竟,清风这东西,往往来得快,去得也快。

作者简介:
基督山伯爵:
独立影评人,常年混迹于MTIME时光网,上海艺术人文频道《光影空间》节目策划,影评散见于《东方电影》、《电影故事》杂志、《北京晨报》、《南方人物周刊》、《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南日报》等。

基督山伯爵

影评人、电影从业人员。自2006年起开始撰写电影评论,影评散见于《人民日报海外版》、《南方人物周刊》、《北京晨报》、《电影新作》等。创办《3D星娱乐》、《今晚我们看电影》等多档电视类电影节目。目前正努力挣扎在国产烂片的海洋中。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