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SIFF】《Hello!树先生》:现实还是寓言?

作者:叶航

韩杰导演的处女长片《赖小子》曾经给我留下过较深的印象,有质感的现实影像,有力度的情感表达,都让人对这个新导演刮目相看,同时充满了对其第二部作品的期待。虽然作为贾樟柯的长期副导演,有一些和贾相类似的题材取舍和表达方式,但他的影片同样不乏他自身的气质和特征。至少在《赖小子》中,戏剧冲突更为明显,情节线索也更为清晰。

等的有点久,但好在《Hello!树先生》还是来了,而且比《赖小子》更上一阶的是,它能上院线,能让更多的观众去看,去评价,这对一个导演来说,其意义怎么定义都不算夸张。具体到这部影片本身,在观影过程中,我有两种最突出的感受,“沉入”和“迷惑”。

让我沉入的是镜头中的那个陌生的世界,那些个东北小城镇,以及触手可及的生活质感。这种现实感的营造或者说还原,是韩杰的强项,不论是《赖小子》中的山西还是本片中的东北小镇,都能让人身不由己地砌入其境。饰演“树”的王宝强戏份很重,但他的表演在水准之上且比之前较为单一的形象有所突破。“树”时不时地把手往后扯,耷拉着肩的动作都对角色的塑形起着以小积大的作用。王宝强的这种蜕变和拓宽,有其自身的努力,但也少不了导演的发现和引导。

和贾樟柯、顾长卫这些导演的影片一样,我们也能从本片中看出创作者投向社会现实的目光,比如矿难、搬迁、出轨等等,这些问题像碎石一般散落在影片的不同部分。和“小武”在亲情、友情和爱情这三个圆圈中逐一失落相似,本片也是着力于社会底层和草根平民的诸个情感层面。但不同的是,本片有大量的非现实因素介入,而这些“非现实”段落正是作者表达主旨和社会关照的重点所在,也是导演意图让影片来自现实又超越现实这种愿景的载体。但实际的情况却是,这些超现实让我迷失而不是清醒。之前也看过不少现实和非现实相互交叉的影片,两者之间的穿越不论是有缝还是无缝,大多能发现其过渡的节点。但在本片中,我被彻底打败了,随着叙事行进,当我发现前面那个段落原来是“非现实”时,我却怎么也回溯不到“现实”的来路。

其实,树或者树上的树先生,都带有一定的象征和寓言色彩,而树先生魔幻般地拥有了神准的预测能力也是一种超脱于现实的一笔。不光有残酷之物语,更要有尊严之升格,这无可厚非,但这种魔幻的“超现实”是否真是“现实”的升华,多少值得商榷。

韩杰导演的用心和诚意不难在影片中看到,这种不固守前作的勇气也值得鼓励,但在叙事中出现的交代不清的和主题表达上的模棱两可也将影响到普通观众的理解与接受。
【腾讯娱乐专稿】

作者简介:
叶航:
影评人,华语电影传媒大奖、华语电影优质大奖内地评委。已参撰《电影+2005》、《后窗看电影》、《香港制造》、《意大利电影十面体》等8本电影书籍,文章散见《南方都市报》、《电影艺术》、《看电影》、《电影世界、《Cosmopolitan大都会》等。

415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