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时光》:小三是一场穿越的修行


小三并非只是死女文青的专利,男文青和男女非文青们都或多或少有过小三的心境——你不可能得到你想得到的一切,当你想得到某人某物而暂时无法得到时,在那一刻,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三。

在《扭曲的时光》里,美丽、自信、性感的御姐特丽莎就是这么一位高端小三,身兼超级模特和肥皂剧明星的她,生活优渥,知名度也不低,但特丽莎的感情一直没有着落,总跟一位成功人士模样的中老年帅男纠缠不清——这小三的名分,在影片一开始就奠定了下来。

接下来,年过七旬的老导演桑托斯就开始让特丽莎开始了一段穿越之旅,她一会生活在现实里,一会生活在肥皂剧中,人物来来回回,情感真真假假,捎带着观众们也云里雾里了一回.你以为她真搞姐弟恋了吧,原来是在演戏;你以为真是在演戏吧,戏外又戏假情真了——当然,这里的“情”是“一夜情”的“情”而非“爱情”的“情”。

特丽莎还有位患精神分裂症的老保姆,孤身一人的她只与爱猫共同生活,还时常跟已死去的爱人通电话——真死没死我不知道,反正电影里的角色是这么说的。与此同时,一位来自屠宰场的屠夫则成为独立于特丽莎的另一条叙事线索,这哥们酷爱看肥皂剧,去探班几次后,误打误撞的把自己探成了后起的肥皂剧明星。

学哲学出身的桑托斯爷爷拍的也很哲学,看到十分钟以后,影院里就响起悉悉索索的议论声,间或有人退场。不过桑托斯爷爷的生活激情不减,沉闷的片中不时有情欲描写的片段插入:给特丽莎在肥皂剧中配戏的年轻演员常在床单上滚作一团,某位哥哥和妹妹间还有乱伦的隐忧,一位卷头发的小伙子成功的与特丽莎共享鱼水之欢,特丽莎侧身全裸坐在浴缸里让保姆擦身,而那位屠夫甚至在大银幕上有了暴露全身的正面全裸镜头。

一旦出现这些画面,影院就安静了下来,除了前排几位小姑娘压低的笑声,大家都屏息凝视,肃穆端庄。

都说活着是一场修行,对小三来说,这修行还带上了一层穿越的色彩,可怜的特丽莎啊,就这样在穿越中生活着,修行着,饱受折磨。

片中数度响起悠远的歌剧演唱声,唱来唱去就“寂寞”一词最清晰。我看不懂这么高深的电影,只能胡乱猜度,或许这“寂寞”就是桑托斯爷爷想表达的核心。

当然,跟某国为了金钱、物质和“驴”牌包包做小三的普遍情况不同,特丽莎的小三经历完全与钱无关,她把贵重、耀眼的项链送给了屠夫(可怜屠夫转送女友时,没人当成真货),为了寄养一只可怜的流浪猫,特丽莎甚至就手送出了一只大大的“驴”牌包。

寂寞到这个程度,可不就寂寞出哲学来了么。

不要鄙视小三,恩格斯说过,资本主义的一夫一妻婚姻制,是以卖淫和通奸为补充的。“三”这东西,有时候很玄,有三个点才能得到一个面,有三条线才能搭起一个稳定的形。而且,《道德经》里还说:三生万物。你看,小“三”是多么哲学的一种状态啊!

值得一提的是,《扭曲的时光》中还数次出现了中国元素,当特丽莎躺在沙发上煲电话粥时,墙上挂着一幅毛泽东时代的农村医疗宣传画,宣传画位于银幕正中,看得那叫一个分明。

不过,当镜头出现在某酒吧门前时,几个酒吧装饰用的硕大简体中文汉字“支那”矗立在那里,我感到了些许不快。

这不能用哲学解释吧?

【腾讯娱乐专稿】

作者简介:
图宾根木匠:
影评人,电影学博士,著有《疯狂影评》等书。


|编辑:夏若特和树

图宾根木匠
图宾根木匠

电影学博士,中国电影家协会理论评论委员会理事,中国青年影评人联合会理事,北京电影协会编剧与导演专业委员,制片人,编剧,业余影评人 出版《疯狂影评》影评集

29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