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杀手》:低俗情,2B心

这里的“低俗”并不是真的低俗,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主竞赛单元的片子,怎么可能真的低俗呢?所谓“低俗”,说的是影片充满了对于昆汀和罗德里格兹们的致敬,特别是昆汀的代表作《低俗小说》,在影片中被明确的呈现了出来,尤其是当片中那个猥琐弱智男穿着《杀死比尔》式的黄色连体服(这当然不是向李小龙致敬)鸡奸一个玩匕首的职业杀手时,昆汀的影迷都心知肚明,这绝不是低俗,而是致敬,在这个段落里,我们清晰的看到了一股洋溢着泰式咖喱风味的《低俗小说》。

由此可见,导演史帕克对《低俗小说》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从这个意义上讲,《星期五杀手》当然是一部饱蘸着“低俗情”的电影。

于是,《星期五杀手》充满了恶趣味、审丑美学,肥胖、丑陋、老迈、恶心,所有出现在公共场合会造成环境污染的面孔,在片中都依次展现。难为史帕克,从哪里搜罗来这么一群《恐怖马戏团》式的“特型”演员?

男一号帕•乌兹也是个“特型”,一副干瘪小老头的皮囊,甫一出狱就被人扎破了苦胆,说他是号称“尖竹汶之鹰”的“星期五杀手”,不明真相的群众都会当成笑话来听。不过乌兹确实是“星期五杀手”,曾在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他善使乌兹冲锋枪,职业原则是只在星期五杀人,故得此雅号。

影片的女一号则是乌兹的女儿岛,不过岛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乌兹,岛是个性感女警,与父亲有着天然的竞业竞争关系。岛是同性恋,在母亲去世后,一日继父想虐杀岛的同居女友,被一心想见女儿的乌兹撞见,乌兹结果了岛的继父,却也被岛误会成是杀父仇人。

岛这条线索极为狗血,俩妙龄少女玩蕾丝,总让人觉得是乳臭未干的叛逆之举——可能是考虑到影片里太多的丑人作祟,史帕克导演才加上了这么几个惹火的养眼尤物吧。

除了《低俗小说》以外,片中还随处可见经典B级片的身影,特别是那段对《杀人三部曲》的恶搞,还真模仿得有鼻子有眼。不过也可能是由于史帕克导演心中的“低俗情”过于浓烈,致敬、戏仿的戏分过多,反而伤害了影片的叙事主体。其实昆汀、罗德里格兹们的B级片本就是B级恶搞之作,史帕克又把这些B级片拿来再次恶搞一番,堪称“恶搞的恶搞”、“B级的B级”——两个B级,那就是2B,所以,在史帕克导演满腔的“低俗情”下面,分明跳动着一颗“2B心”。而在我的记忆里,2B还是一种铅笔,且是比较给力的那种,用2B铅笔做记号,乌黑油亮,痕迹不易消散。《星期五杀手》这样一部重口味的“低俗片”,当然应当有2B铅笔的作风,所以,把本片比喻成2B铅笔,亦应不算过分。

乌兹最后命丧女儿之手,却未给女儿揭开真相,只留下一句“请原谅我”——先前画外音一直误导观众,让人以为乌兹会将事情原委于女儿和盘托出,片尾的翻转,无疑更令人唏嘘。

片中交代,乌兹卷入了一场无耻政客间的仇杀阴谋,才身陷囹圄,在这个故事里,政客才是最肮脏的群体。

《星期五杀手》有很多有意思的段落,但从全片来看,故事太直白,失败;节奏太生硬,失败;“低俗”、“2B”桥段过多,更是失败中的失败。

不过,对这么一部电影来说,能进入金爵奖的主竞赛单元,本身就是胜利了。

【腾讯娱乐专稿】

作者简介:
图宾根木匠:
影评人,电影学博士,著有《疯狂影评》等书。


|编辑:夏若特和树

图宾根木匠
图宾根木匠

电影学博士,中国电影家协会理论评论委员会理事,中国青年影评人联合会理事,北京电影协会编剧与导演专业委员,制片人,编剧,业余影评人 出版《疯狂影评》影评集

219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