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罪》:药家鑫的怪邻居


酒后莫开车,开车莫撞人,撞人莫逃逸,逃逸必被捉。从东半球到西半球,这条铁定律同样适用——德国的有为青年大卫就是被这样一次酒后驾车撞人逃逸给毁掉了一生。可惜啊,本来在报社里干得风生水起,职场竞争没打倒他,八卦内幕没打倒他,有偿新闻没打倒他,何苦跑到酒吧里玩那么一阵子呢?害人害己,成了德国的药家鑫,最后的命运还不是个杯具?

其实大卫没药家鑫表现得那么冷血,主要是邻居赫伯特给撺掇的。撞人之后,赫伯特要大卫赶紧逃命,还把大卫的肇事车辆推到了河里。大卫不是没挣扎过,但警察一直找不到线索,他到了嘴边的话也就咽了下去——当然,这是为剧情服务的特意编排,开车撞人这么大的动静,留下的线索肯定不少,况且又是在一个小城市里,不用C.S.I.出动,德国民警分分钟就能抓住肇事者,不过《双重罪》就这么编了,似乎也没听到德国警方抗议。

赫伯特才是冷血高人,为了消弭大卫心中的负罪感,他带着大卫去垂钓、烧烤,排遣他心中的惶惑。赫伯特和大卫都是独居,大卫身形瘦削,赫伯特五大三粗,不过赫伯特对待大卫却很细心,大卫被鱼钩扎了手指,他会毫不犹豫的含住大卫的手指头吸血;听说大卫要加夜班,他会做好烤鱼,带着精心准备的晚餐给他送去。

不用腐女,全世界都看出苗头来了。赫伯特就是这么一个人,他对大卫的感情“基”情四射。不过大卫是个生理、心理都比较健康的德国有为男青年(肇事逃逸是人的本能冲动嘛),当被他撞死的女孩的妹妹凡妮莎前来找他这个负责报道的记者时,俩人一来二去的因怜生爱,然后就那啥了。

那啥之后,性质就变了。赫伯特给大卫送加班夜宵,大卫却溜去跟凡妮莎幽会,这让赫伯特怒不可遏。他砸了大卫刚买的二手车。当然,纸是包不住火的,凡妮莎还是看出了大卫的破绽,不过赫伯特抢先一步,拘杀了凡妮莎。陷入爱河中的大卫识破了赫伯特的变态真面目,他怒不可遏的意图棒杀赫伯特,没想到却中了赫伯特的圈套,大卫被警方以谋杀最逮捕。

就在大家都以为赫伯特即将逍遥法外时,凡妮莎又活了过来。于是,这位大块头划着独木舟去了湖心,然后,画面上就只剩一叶孤舟了。

就这么个故事,很类型片,小成本拍惊悚,就应该这么拍。看完之后,觉得赫伯特这个怪邻居形象应当很令人——特别是令国人深思,大卫一步步陷入罪恶深渊,自然要拜赫伯特所赐,那么,俺们的药家鑫呢?是什么样的怪邻居让他毫不留情的痛下杀手呢?按照《双重罪》的逻辑,同样应是药身边的一个个怪邻居最终让他走上了这条不归路。药家鑫也是人群中一份子,或许我们没有直接跟他打过交道,可我们对罪恶的每一次姑息,对道德的每一次践踏,对法律的每一次轻蔑,对生命的每一次漠视,都让我们成为了造就药家鑫的远程“怪邻居”。

金爵能不能拿,我不敢说,但授予《双重罪》一个特别贡献奖,起码在社会道德建设层面,是不为过的。

【腾讯娱乐专稿】

作者简介:
图宾根木匠
:影评人,电影学博士,著有《疯狂影评》等书。


|编辑:夏若特和树

图宾根木匠
图宾根木匠

电影学博士,中国电影家协会理论评论委员会理事,中国青年影评人联合会理事,北京电影协会编剧与导演专业委员,制片人,编剧,业余影评人 出版《疯狂影评》影评集

234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