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SIFF】《白兔糖》:怪侄子和小姑姑


作为一名SABU作品迷,他早在好几年前就选择了改变。与V6组合推出商业作品,选择松重清小说改编,再到改编无产阶级文学《蟹工船》,然而SABU不是三池崇史,一旦选择不同类型的创作,他会变得找不到感觉。我甚至也在想,他不会也想挑战自己吧,去拍一个儿童片吧。

好在,《白兔糖》的面貌并没有太让我意外。SABU选了两个很有特点的演员,松山健一,用导演的话说,在这个时代,他就是日本年轻人的形象代言。小女孩芦田爱菜,很萌,一方面也说明,日本造型工业的新陈代谢特别快。几年不见,像神木隆之介和福田麻由子这样的早已长大成人,估计要把一生都献给娱乐产业了。

如同主人公在结尾的感言,《白兔糖》是一部治愈片。我开始怀疑之前的SABU风格到底去了哪里。那些失败和失意的小人物,他们会选择纵情狂奔,突破自我。但在松山健一身上,他依然重复着机的工作,无论是上班的白领,加班到死,还是体力劳动者,虽有人情温暖,工友帮助,可看上去好像也不咋地。

最具有SABU标签的无疑是意淫幻想,突然插入,完全不顾观众的感受(当然这一切只是为制造笑料)。像《弹丸飞人》在跑步追逐的过程中,主角看到路人,离奇的意淫幻想立马冒了出来。这一回是主人公看杂志,引出了离奇舞蹈,严格去分析是莫名其妙,对情节发展并无帮助。一直以来,SABU很擅长打断电影的时间,在某一个点上,暂停一下,再不然是多线交织,齐头并进,最终交汇。所以,在盖里奇玩叙事的年代,东边的SABU一直是不甘寂寞。

此外,《白兔糖》依然留有疾走和跑步,比如在赶早去幼儿园以及上班路途中,SABU用了很多的横移镜头,强调那种快步前进。只是这一次,跑步什么没有涉及到戏剧冲突。甚至可以说,《白兔糖》始终缺乏像样的焦点矛盾,一切都是小孩子的眼光视角,没有坏人,没有坏天气,只有阳光。于是,这一次的SABU没有了离奇,没有了惊喜。《白兔糖》就是中规中矩的,一部水平线上的温情电影

如果严肃去分析,《白兔糖》可能还涉及了年轻人的婚恋观转变,比如重塑父亲的形象和责任。在以往的SABU作品里,这一切在还是比较少见的。当然了,对多数观众来说,他们才不会相信作者永流传,《白兔糖》就是个小格局的商业片,玩点小人物和小情调,打下不一般的情感,光看怪侄子和小姑姑的人物设置,《白兔糖》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它就是多数人想象的那样子,不会有怪味,更不会有CULT。

【新浪娛樂專稿】

【作者简介】木卫二:自由影评人。2007年开始从事电影评论写作,迄今已在《南方都市报》等几十余家平媒发表文章数千篇,共计百余万字。担任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委,参与编著:《华语电影2008-2009》。

木卫二

专栏作家,影评人。《南方都市报》、《城市画报》等媒体供稿。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委,华语青年影像论坛选片人。参与编著《华语电影》系列丛书。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