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SIFF】《白兔糖》:相互治愈

作者:孙小琪(《上海滩·地铁月刊》)

《白兔糖》像是我无意间收到的一份礼物。

Sabu一直都在奔跑,《盗信情缘》、《疾走》、《倒霉的猴子》、《弹丸飞人》……他的主角们总是被安置在某种不得不奔跑的状态,如弓在弦,唯有奔跑才可以救命,才可以逃脱悲剧的命运。《白兔糖》突然,慢了下来。大吉过世的爷爷留下六岁的私生女玲,由于亲戚全无领养她的意思,同情孤独小女孩的大吉便成了“姑姑”的监护人。手足无措地,为她买衣服、帮她找幼儿园,承担起“爸爸”的责任来,甚至为了她主动降职,以便有更多时间可以照顾她。与此同时,幼儿园里的小男生和玲成了朋友,小男生也来自单亲家庭,于是这位单身母亲和大吉之间,因孩子互生好感。可有一天,玲和小男生突然失踪了……这是,大吉和开始四处寻找他们。嗯,Sabu的电影里终究还是带上了他的“奔跑”符号。但与以往主人公为自己命运奔跑不同,这却是关乎爱、责任,充满了满满温情的奔跑。Sabu的电影,节奏永远把握得那么到位。

失去了父亲的小女孩,遭到全家人的不屑;事业忙碌的单身男子,他们奇妙的组合。这是为了耍酷,还是什么呢?他们在相互治愈。得到了大吉的爱,玲变得开朗起来,还与大吉分享她与“爷爷”爸爸之间的小故事,她的伤口在渐渐愈合;而大吉,在玲甜甜的笑中,在她递过的自己卷的饭团里,感受到了某种从未有过的温暖。不要以为照顾孩子是简单的事,大吉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题,天天忙碌地没有自己的时间,为了生病的孩子焦头烂额,可他因此理解了母亲的辛苦,也得到了这重责带来的快乐和满足。芦屋爱菜是那种眼睛里都有戏的孩子,要知她演本片全靠自己发挥,全无剧本。地铁里抱着松山研一的大腿、耍赖没有尿床、用小手团一个饭团,怎么看怎么萌;松山研一的“侄子爸爸”也同样做足了萌状,单手抱萝莉挤地铁、永远一脸温柔的模样、以及偶尔yy杂志女模特的怂样,也算大小通吃了。日饭们还可以好好找找片中的木村拓哉,他的客串戏也很有爱。

感同身受。作为妈妈,作为家中也有小小萝莉的妈妈,一下子被这电影打倒。为期九天的电影节之旅,为了亲爱的宝贝,几乎舍弃一切晚上的电影,只因她每天一句娇憨“妈妈,要回来陪我睡觉”,习惯性地点头,没有任何遗憾。正如片中一位妈妈所言,“其实陪着孩子的时间,也是你自己的时间”。给你看她最新的画,拉你看一本小人书,一起种一株植物,为所有这些,放弃的所有,都显得如此微不足道,就好像电影里的大吉放弃了自己的职位。如此治愈人心的电影,让观看的我,感到力量。在她睡着后,看着她安静像天使,再开始动笔,写这样一篇,不似影评的影评,献给我的宝贝,也献给所有的妈妈。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249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