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SIFF】《白兔糖》:疾走“奶爸”


萨布的片子,在我的印象里,既不纯然商业,也绝非艺术至上,这倒很有助于拓宽影片的受众群。这部《白兔糖》算是日式“治愈系”影片,温情、卖萌,搞笑,幻想,自然不乏商业元素。但熟悉萨布的人知道他也不会就此满足,他总是会在影片的某些地方突然地插入一些萨布元素或标签,而他在影片中不用力地触碰到一些日本式社会症候也表明他还是不甘心打造一部完全爆米花式的消遣电影。

影片讲述的其实是一个“超级奶爸”的故事,好莱坞也有啊,亚当桑德勒就经常扮演类似的角色,他身上的那种憨、那些喜剧元素很适合出演奶爸角色,能和孩子打成一片,能让观众感觉不到距离。本片中的大吉很意外地当上了奶爸,本身是一个没有女友的失意男人,但却收养了去世祖父的私生女玲,一个才六岁的小女孩。论年纪,大吉可以当玲的叔叔,但论辈分,大吉是她侄子,领养后,他还成了她的爸爸……这种“错乱”的亲属关系,正是鬼马的萨布制造喜剧效果的一种手法。即使是这样一部以励志,向上为主题的片子,萨布的搞怪本色不改。

萨布之前有部片子叫《疾走》,大吉在领养玲后,因为不适合带着孩子去挤车,便每天辛苦地抱着她疾走在去幼儿园的路上。但整部影片的节奏却是舒缓的,慢慢地展开两人之间的亲情。其实这种题材的影片,故事如何发展,结局如何收尾,看过几部后观众自然就心里有数。能使影片产生高下之判的无非就是“细节”,看编剧、导演影片是否奉献了既有新意又具感人力量的细节。其间设置了不少“萌杀”的细节,比如玲尿床耍赖等等,当然光有细节不行,演小女孩的那个人才是关键,芦田爱菜天生那种可爱劲简直就是啥都不做也能萌死你。萨布似乎一直喜欢在正常的叙事进程中,突然插入一些幻想段落,在以前,这还能与整部电影的风格相协调,但在这样一部轻缓而不急促的亲情片中,这种处理相当让人出戏。

如果你只注意到那些“萌”人的细节,那你就辜负了萨布的一小点苦心。其实他通过一个相互治愈的故事,也从一个侧面展现了日本社会中,养育与工作之间的无奈矛盾。大吉因为要独立抚养玲,不得不辞去原先繁忙的工作;玲的生母当时抛弃她,也是因为要创作漫画,无力分心照顾小孩;而大吉的母亲当年也曾因为生育而被同事顶掉了公司的职位。萨布仅仅是呈现了这些问题,不作深究,也不去解决它,依然使故事沿着“抚养”那条线走,不注意到这些社会议题丝毫不影响故事的娱乐性和完整性,而体悟到了内心也会被触动一下,引发一点点小思考。这就是萨布游走在商业与艺术之间的生存法则。

【騰訊娛樂專稿】

【作者简介】
叶航
:影评人,华语电影传媒大奖、华语电影优质大奖内地评委。已参撰《电影+2005》、《后窗看电影》、《香港制造》、《意大利电影十面体》等8本电影书籍,文章散见《南方都市报》、《电影艺术》、《看电影》、《电影世界、《Cosmopolitan大都会》等。

197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