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专访《黑天鹅》导演达伦·阿伦诺夫斯基

Black Swan: Interview with Darren Aronofsky
Interview by Pamela Jahn
翻译:Reena / 校对:小双(cinephilia翻译小组)

作为去年伦敦电影节的亮点之一, 达伦·阿伦诺夫斯基的《黑天鹅》(Black Swan)是一部惊悚心理剧,描写了纽约顶级剧团一位年轻舞蹈演员陷入的困境。剧团让她在一部古典芭蕾舞的新剧中担任双重人格的“天鹅皇后”这一具有难度的角色,对完美的强烈渴望使她陷入危险之中。在排练中,Nina(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饰)饰演的白天鹅充满魅力,但却无法表现出黑天鹅的欲望和激情,这让总监Thomas Leroy(文森特·卡索Vincent Cassel饰)失望气愤。总监Leroy、曾是芭蕾舞演员并且有自恋倾向的母亲、以及剧团中新来的极有可能成为女主角的活泼女孩Lily(米拉·库妮丝Mila Kunis饰),各方面的压力使Nina迅速卷入了一个妄想、欲望和暴力的迷宫,直到影片令人惊叹的最后一幕,幻想和现实才碰撞到了一起。

帕米拉·雅恩(Pamela Jahn,以下简称PJ)在2010年10月的伦敦电影节采访了达伦·阿伦诺夫斯基(Darren Aronofsky,以下简称DA),讨论了关于观众感受到的折磨、制作芭蕾舞电影的困难以及娜塔莉波特曼出色表演背后的秘密。

PJ:你谈到《黑天鹅》是你前一部电影《摔跤手》(The Wrestler)的姐妹篇,因为两个故事背景都是竞争激烈的世界。你为什么选择了古典芭蕾舞作为题材?
DA:我姐姐曾经是一名芭蕾舞演员,她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就对跳芭蕾舞非常认真,全身投入直到她快20岁。那时我根本不懂芭蕾舞,我只是经过她房间时,看到了所有海报和芭蕾舞鞋,仅此而已。但到后来,我就想象那可能会是个有趣的世界,同样的,之前所有人都说摔跤根本没意思,但一旦我们开始好好的了解它,我们就发现实际上有一大堆东西等着我们去发现。芭蕾是一个比摔跤更复杂的世界,我们越深入芭蕾世界,就会发现它越发有趣。我想这通常也是观众去看电影的部分原因,他们想看看从前没看过的东西。

PJ:你电影中表达主题的方式确实让有些观众觉得很难看懂。你是不是以折磨观众为乐?
DA:我认为对于什么是“折磨”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有些人确实享受其中而有些人觉得受到折磨。这只是一条分界线,我尽我所能推至极限。至于《黑天鹅》,我想可能部分原因是我还想折磨下我姐姐,这样她就会关注我了(大笑)。开玩笑,实际上,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才算是“折磨”。我认为现在要想创造会让人们记住的形象和观念非常难,现在电视、互联网和iPod上可以看到的影片太多了,因此作为一名电影人,我很想创造出一种可以持久的体验,但这种体验要想持久就肯定会很强烈刺激,我想让观众看了之后觉得值回票价。

PJ:电影中展现的芭蕾是一个非常封闭的世界,似乎拥有一套自己的规则。和真正的芭蕾舞团一起工作困难吗?
DA:是的,非常困难。芭蕾世界里,除了芭蕾别的什么都不关注,他们真的不关心别的。通常你要拍一部电影时,所有的门都会为你打开,人们会说:“当然可以啊,想看什么想做什么尽管去看去做,怎么拍都行。”但在芭蕾世界根本就不是这样。极其困难,芭蕾舞演员比摔跤手更难联系上,多数摔跤手没有手机,有些人无家可归,但我们还是能让他们准时来到拍摄地点。然而芭蕾舞演员不同,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陷得很深,以至于除了芭蕾什么也不问。所以这花了很多时间,但渐渐地,我们当然还是达到了目的。

PJ:在你的电影里,主人公Nina为了能够完美诠释黑天鹅这一角色,被迫去挖掘自身黑暗的一面,她这样的不顾一切也预示着自身的毁灭。
DA:是的,这就是电影的主题,也是《天鹅湖》这一芭蕾舞剧的主题。对于我们来说电影拍的是芭蕾,我们回头审视每一个细节。我一直在考虑拍摄陀思妥耶夫斯基(Dostoevsky)的《双重人格》(The Double)这部小说,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有趣、可以挖掘的主题:当你醒来,其他人占据了你的位置,你所拥有的一切突然都被拿走了。这也是我之前并没深入挖掘过的东西,因此我开始实现这个想法。有一天,我去看《天鹅湖》,当我发现是由一个演员同时扮演黑天鹅和白天鹅时,我完全震惊了。然后我突然觉得这是比《双重人格》更好的概念,因为《天鹅湖》中的两种角色拥有完全不同的性格,一个无邪纯真,另一个大胆激情。于是我们创作了这个关于在人性黑白两面的纠结中寻求理智的故事。

PJ:娜塔莉·波特曼完美诠释了矛盾的Nina,刻画出了她从一开始的恐惧、到后来不顾一切的拼命、直到最后一刻的兴奋激动。
DA:娜塔莉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复杂得多,这一点之前只有我一个人明白。我想是因为她年轻美貌,所以很多人给她纯真的角色,很少有人给她机会去表现她的女性特质。所以我之前一直希望别人不知道这个秘密,好让我有机会拍《黑天鹅》。

PJ:有些导演可以达到这种水平:即使他们的电影票房并不是最高的,但每当他们拍新片选卡司时,所有演员都一口答应出演,看来你正在朝那个层面发展 ……
DA:哦,不,我没到那个层面。大多数演员无法忍受我,因为太难了。我也希望我能随意支使演员,但我实际上对演员非常诚实,我告诉他们:“这是拍这部电影要承受的,这些都是你要付出的努力、要完成的工作,你一定要做到。”然后多数人说:“好吧,我大概做不到。”因此过去这些年里我失去了很多优秀演员,看看这些我合作过的演员,他们中有多少真的是超级巨星?

PJ:休·杰克曼(Hugh Jackman)?
DA:对,他确实是超级巨星,但《珍爱泉源 》(The Fountain)这部电影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尝试不同于之前角色的机会。当然娜塔莉也是很优秀的演员,但不能算是超级巨星。

PJ:在电影拍摄过程中,直觉对你来说有多重要?
DA:直觉在各个方面都有作用。当你在拍片现场开始真正工作时,直觉就一直都存在,一定是这样。有种说法,说导演完全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以及将要怎么做。可能有些导演是这样,但我不是如此。在拍摄现场,我尽量将优秀的团队和素材汇集到一起,创造一个自由的氛围。这样演员就能得以发挥,错误也会产生。然后我可以跟随我的直觉找到对的方向。我认为压迫之下产生的东西没有生命力,这样的话,无论你做什么,看上去一下子就很不真实。但是如果你要问我拍某部电影的动力在哪里,以及选择那部电影去拍的原因,这通常是因为我觉得这部电影有东西可拍,不管多困难我也想继续拍下去。我的制作公司 Protozoa有一大堆待完成的电影计划,每一部都是一场马拉松赛。很多计划还是夭折了,有些计划得以完成的唯一原因就是这些电影有东西可拍,于是我们回头不断发展最初的想法,努力使这些电影最终成形。

PJ:在拍摄《摔跤手》的时候你遇到了严重的资金问题,原因是你坚持要用米基·洛克(Mickey Rourke)作为男主角。拍摄过程中你是否曾想过你有可能无法完成这部电影?
DA:哦,有想过啊,开拍前两周的时候,钱没了。我是说我们只剩两周,却只有100万美元,后来我们意识到这是个金字塔骗局(注释1) ,实际上钱根本不存在。因此我只好回到福克斯公司请求他们投资这部电影。当时情况非常艰难。《摔跤手》后来拿了很多奖,得到众多认可和惊人的好评,但这些后来的荣耀都没有用。每次找人投资电影都很艰难……如今在美国拍摄独立电影的的确确非常困难。

PJ:你曾经说过你的电影不太受欢迎是因为电影节上对作品的评论总是很差。但现在看上去已经有了改变,因为《摔跤手》和《黑天鹅》首映后都好评如潮。
DA:也许这意味着这些评论的水平越来越差了(大笑)。对于《摔跤手》,我完全意料不到它会大受欢迎,现在的《黑天鹅》也非常好,但我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这么受欢迎。《梦之安魂曲》(Requiem for a Dream)拿到了300万美元票房,这也让人意想不到。但我猜当今世界,像这样的电影,应该早就想出不同的方法来进行推广。我是说,拍《梦之安魂曲》时还是在《男孩不哭》(Boys Don’t Cry)等电影变成奥斯卡入围电影之前的年代。所以我认为现在观众的品味和期望有了些变化。但我年纪马上就要大到没法拍太前卫的电影了,也许就要换个法子了(大笑)……到时看吧。

【注释】1、金字塔骗局(pyramid scheme):以根本不可能支付的高利息作诱饵,进行金融诈骗,其运作规则是用后一批投资者存入的资金,支付给前一批投资者作为投资的利润,以此循环往复。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