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Venice】《米克的近路》:女性眼中的美国西部


美国导演凯利·理查德的作品向来是以孤独个体难以交融为主题的公路电影。在她的处女作《旧梦》(Old Joy, 2006)中,少年时期的好友马克和库特相约开车去温泉地露营;在2008年第二部作品《温迪和露西》(Wendy and Lucy)中,她则让年轻的女孩温迪在一个举目无亲的陌生城市中展开一场寻狗之旅。两部电影里都是缓慢的叙述节奏,都是静谧的镜头语言,而在这种表面的安静中,暗涌着人心深处的孤独和无法交流的痛苦。这两部电影形成了她固定的镜头风格和叙述节奏,也让她拥有了一个固定的合作伙伴——编剧乔纳森·雷蒙德。2010年9月,他们第三次合作的电影《米克的近路》入围了威尼斯电影节的主要竞赛单元。

不出所料的是,《米克的近路》延续了导演凯利和编剧乔纳森一贯的风格,不过在情节处理上却很显然作了很大的改善,至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富有戏剧性,更有波澜起伏的感觉。两人的创作方式也是和之前的两部作品一样,先是编剧乔纳森完成一部小说,之后再由两人改编成剧本,最后由凯利执导。乔纳森将美国历史上西部开发时期流传已久的民间故事改编成了这个剧本。

在这部发生时间为1845年的“公路电影”中,三个家庭在向导米克·库托福(布鲁斯·格林伍德饰)的带领下徒步穿越著名的俄勒冈之路。在穿越的过程中,几个家庭成员们发现所谓的向导米克其实自己也并不清楚这条道路。现在他们迷路了,在这个险恶的自然环境中面临着生存的危机,也逐渐丧失了对米克的信任。这时他们抓住了一个偶遇的印第安人,在艾米尔(米歇尔·威廉姆斯饰)的坚持下,他们选择让印第安人带路寻找水源。在一路上,每个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极为微妙起来,个体之间的孤独和不信任以及对外部危险的恐惧让这个小整体面临着考验,而似乎具有超自然力的印第安人似乎成了他们唯一得以生存的希望。

在这部依旧安静的电影里,导演凯利用了缓慢的节奏继续人们的旅程表现情节的发展,但是由于涉及的角色比之前的两部电影中丰富了很多,从一两个人到了九个人,在镜头上用了更多的群戏,不过观众可以发现的是,即使是群戏的镜头里每个人物的位置都是有着一定的距离,不管是行进中,还是停留时。凯利依旧没有放弃个人的孤独,即使他们拥有家庭,却很显然没有拥有彼此,从精神上的。

美国女演员米歇尔·威廉姆斯曾经在凯利的上一部电影《温迪和露西》中扮演了主角温迪,这次是她们的第二次合作。对演员自身来说,这种迷茫和孤独者非常适合她的个性气质。电影中艾米尔是代表导演视角的主要人物,观众不仅需要从她的角度去看待思考美国的西部政策,还需要从她的角度思考人与人沟通的问题。

《米克的近路》是一部公路片,也是一部美国西部片。当人们随着三个家庭的长途跋涉穿越俄勒冈之路时,西部那宏伟雄壮荒芜可怕的自然环境在镜头前一览无余,问题在于印第安人的出现后每个人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不管是哪一种,只有艾米尔才有试图和他沟通的勇气和求得理解的努力。电影中导演凯利很明确地表明这么一种态度,这块土地不是属于这些长途跋涉企图开发征服的外来者,而是属于这些扎根于这块土地上的人民。这种题材的尝试已经超越了导演之前两部聚焦于人心孤独的思想高度,开始用自己的视觉语言进行了一定的政治诉求,但是这种诉求在电影中并不显得僵化和刻意,而是一种自然的契合。

《米克的近路》最后,导演让这个坚持了一路的争议和寻求得到了一个相对光明的结局。相对来说,这也是导演三部作品中最为光明的。《旧梦》中两个同学是找到了温泉,可是改变不了两人之间已经存在的隔阂;《温迪和露西》中温迪最后是找到了露西,可是她还没有完全找到自己的方向;只有在《米克的近路》中,艾米尔他们最终找到了象征着水源的那棵树。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197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