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Venice】《傀儡》:欧容重上舞台 捍卫妇女解放


法国新生代导演弗朗索瓦·奥宗以高产量著名,尽管质量参差不齐,但始终是欧洲各大电影节的宠儿。在他的履历表上,排着长长的入围各种主要竞赛单元的片单,至于威尼斯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正是因为他旺盛的创作力和不同类型电影的多变,每次总是会引起影坛的关注。在他的作品中,从潜意识到性,从喜剧到惊悚,类型多变;从阿伦·雷乃到罗曼·波兰斯基,从法斯宾德到希区柯克,风格不一。今年带来竞赛单元的《傀儡》是他近两年来尝试个人化创作后重归主流的一个努力。

《傀儡》源自一次巧合式的机缘。尽管导演奥宗多年来一直以创作女性题材电影为主,不过他始终没有实现一个由来已久的想法,那就是拍一部关于女性在社会和政治圈里的位置的电影。几年前偶尔观看了《傀儡》舞台剧之后,他立刻诞生了要将这个故事改编成电影的想法。在这个表现家庭妇女苏珊娜最后投身政治的喜剧故事中,奥宗看到更多的却是略显严肃和悲剧色彩的元素,那就是苏珊娜和波宾的不可能实现的爱情。

苏珊娜是个典型的资产阶级家庭妇女,丈夫在经营她遗传自父亲的伞子工厂,儿女都已成人,她每天的生活就是做家务,除了坚持跑步锻炼。不过在奥宗的电影中,一个看似美满的家庭永远都是存在秘密的。70年代的社会背景更显得让偷情行为成为一个垂涎不止的禁果,她的丈夫就有一个随时可以提供特殊服务的秘书。《傀儡》中她丈夫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工人的罢工,他甚至被挟为人质,以致身心受惊需要住院修养,不能承担和工会组织谈判重新管理工厂的重任。在没有其他合适人选的情况下,苏珊娜临危受命,从一个家庭妇女成为家族企业的管理者,在她主打柔情温暖牌的努力下,工厂重新开工。她为此还拉了学艺术的儿子来做产品设计,让闲散在家相夫教子的女儿来做管理,还为个人分配了数量相当的股权。

但是当她丈夫修养回来后,对于公司的改变不太甘心,在知晓自己的儿子原来不是亲身的时候,他联合女儿开始了一场豪门恩怨。在这个过程中,苏珊娜年轻时的纵欲行径开始不断暴露,她曾经背着丈夫和多名男子有过奸情。被逼出家族企业的管理层后,她已经不再适应困守在家的宅婆生活,决定参与议院的选举,竞争对手之一就是联合她丈夫让她下台的前情人之一——议员波宾。当然最后胜利的肯定会是她!奥宗的女性角色总是会在最后从失败低沉苦恼悲伤绝望中走出来,生活本就是光明在前的。

《傀儡》电影名字相对较为有趣,因为当一个女人开始纵情的时候,你会发现男人原来都只是女人手中牵着线的木偶。电影中男人的角色看上去都是强者,但是当女人的自我意识觉醒得时候,他们都立即显得软弱和畏缩。比如苏珊娜的丈夫,这个强悍的企业主在最后会依靠在妻子的肩膀上撒娇,只为求得一吻;而堂堂议员也为一夜情付出终生独身的代价,企图在某个合适的机会重续前缘,最后只得一个回答:我们都太老了。这个回答在电影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喜剧色彩,因为对苏珊娜来说,重新续缘重新组建家庭是太老了,但是重新从政却一点也不老。

电影本就是改编自喜剧,所以奥宗利用了他出色的剪辑和对情节的操控能力,将这部结合了女性解放和豪门恩怨题材的电影拍得趣味横生,尽管在人物性格塑造上显得有些唐突,不具说服力,但是充满舞台剧风格的浓彩重妆的背景和鲜艳的画面色彩,以及活泼动感十足的音乐,都让对奥宗已经失望多年的观众欣喜不已。电影院里那些充满幽默感的段子和对话,以及情趣十足的场景让观众不时发出阵阵笑声,终场时观众为奥宗给与的快乐观影时光给与了掌声。不过娱乐归娱乐,究其整体水平和艺术成就来说,奥宗算是回到主流舞台了,可还是不及他当年的作品《8美图》。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189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