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电影] Kenny Begins:瑞典超人加入星战部队(2009)

或许是瑞典导演伯格曼在世界影坛中的影响过于显著,对于远在中国的大多数观众来说,除了对伯格曼式电影中戏剧化的画面风格、沉郁冷静的影像美学以及晦涩深奥的宗教哲学题材比较熟悉外,对后伯格曼时代中与时俱进的瑞典电影现状了解的并不多。与时俱进就意味着瑞典电影必须和美国大众化娱乐的电影类型看起,除了这几年根据畅销侦破小说改编的犯罪片日趋成熟之外,瑞典电影为了吸引观众走进影院,在其他类型上也不断进行新的尝试。在这种大环境之下,1997年热映的科幻题材连续剧 Kenny Starfighter(“星际战士肯尼”)被改编成电影Kenny Begins也就成了一种必然。

为了保持电影中原有系列剧的特色,电视版的导演编剧和主要演员在十几年后重操旧业,继续让那个喜欢甩头发卖酷、对继承母业的理发师职业不屑一顾、立志要成为一位星际战士的肯尼在电影中装傻卖乖。于是这部投资达三千四百万瑞典克朗的大制作(瑞典近年来最大的电影制作之一)开始将好莱坞最无厘头的笑料安插在最流行的科幻和超级英雄题材上,于是在太空中驾驶着一辆警车执勤的肯尼为了追逐一辆司机拿不出驾照的冰激淋车而穿过黑洞(虫洞)来到地球。为了将着陆不慎而损坏的警车修好,他恳求Pontus(朋图斯)帮忙;而在学校备受欺凌的朋图斯不经意将外太空坠落的水晶能量吸收,也被闻讯赶来的Soduko(数独??)先生追击……

我们可以在肯尼的愚蠢和败事有余中回味“粉红豹”系列电影、憨豆特工以及Get Smart,而星际穿行和对于超能力水晶的争夺我们会想起“超人”系列和“星球大战”,再结合近几年非常流行的学校中欺凌弱小的恶少遭受惩罚的故事(去年瑞典的《生人勿进》以及比利时的《Ben X》)。电影需要致敬或者(简单得说)模仿的太多了,观众或许很容易产生审美疲劳,但是没有人不会为这个有些笨拙的肯尼拿着吹风机式的激光枪东摇西晃而发出一阵笑声。我想就电影的娱乐效果和期待的票房效应来说,这部瑞典电影2009年的大制作大概是不会让电影投资方失望的。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2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