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ndhouse 刑房:在机关枪上艳舞


经历了几个年头的普遍平庸和相对疲软后,公元2007年注定彰显其与众不同。对于不少影迷来说,它也将会是当代电影史上颇不寻常的一年,这不,《斯巴达300勇士》带来的战火硝烟尚未散去,《刑房》中充斥环绕着的鬼哭狼嚎声和在大银幕上四处飞溅的脑浆就以更加怀旧、更加传统/反传统的姿态把你包围。

先从形式上来看,《刑房》这种双正片电影的玩法恐怕就得让不少人望而生畏,至少本片欧洲区的发行经理们就在此列,他们的托辞是“我们没有‘剥削电影’这样的传统,对不起,两部电影得拆开来放。”就这样,两大电影顽童昆汀·塔伦蒂诺和罗伯特·罗德里格兹的苦心经营惨遭肢解。好在,大多数其他地区还能保持原装原味。我们说的当然不会是士多啤梨加上蓝莓的口味,根据美国电影协会(MPAA)提供的“观影甄别指南”,这个夹着脓液、鲜血和子弹头的特制三明治,绝对不会适合那些精神上的素食主义者。实际上,合伙炮制这道饕餮美宴的并不只是昆汀和罗伯特,另外几个同道中人的名字不能不提—艾利·鲁斯、埃德加·怀特和罗布·佐姆比,他们各自贡献了一条“伪”预告片,加上罗伯特那条打头阵的“真”预告片《墨西哥大刀》(该片将在2008年直接发行DVD),这个模样的《刑房》才能称作是一个完整的套餐。

罗伯特的《恐怖星球》充当前哨,一路会让你High个不停,三十几年前的B级、Z级片中那些各路人马轮番出场,东方功夫对阵西洋大力士,从野外杀到医院,真人变僵尸……当然,我们的影片也在与时俱进,在病毒生化人的背后,还披着一件叫做“科幻”的外衣。另外,在预告片和各款海报中就颇为抢眼的机关枪美眉果然是一大亮点,从最初的钢管舞者演变成后来的超级冷血活人重武器,两种造型均是惟妙惟肖。而把一枝改装过的机关枪装在美女的残腿上,这样一个诡异而炫目的组合,让我们在大赞其奇思妙想之余,也可能怀疑其是否受了日片《水手服与机关枪》的启发。而不止一次的,总是在就要进入真刀真枪的情色肉戏博时,我们就会看到所谓的“影院经理发布告示:此段胶片已经遗失,我们为此深感抱歉。”这种搞法不难让人想起数年前贾平凹先生在其《废都》中首创的“此处删去5千字”。当然,贾先生那是欲盖弥彰,这里更多的是引人遐想。

既然《恐怖星球》的持续高热足以把你全身都烧起来,昆汀自然得考虑适当地缓和一下你的情绪,把他的正片放在压轴的安排很是合理。

顺便得纠正一下流行的中文译名,把Death Proof翻译成《死亡证据》显然是没看过电影造成的望文生义。实际上,这个“Proof”得跟着waterproof(防水)、bulletproof(防弹)的意思这么来理解。因此,翻译成《不死战车》的话倒应该是一个不坏的想法。

《不死战车》基本是按照“慢-快-慢-快”这样的节奏开过来的,每次就在两大帮叽叽喳喳的妙龄女郎们的闹磕儿让你有点晕乎乎的时候,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公路追逐就极速登场了。但与其说《不死战车》是变态飞车男和澳洲特技女在公路上的生死对决,还不如说它是昆丁再次颠覆“大男人主义”动作片的表态。跟《杀死比尔》的绝地女杀手复仇夺命不同,几名疯狂的女孩更多的只是寻求生理上的刺激;而在通常赛车比赛中,我们看到的美女充其量只是一个道具,衣着性感艳丽娇嗔着地示意赛车出闸,或者根本就像港片《天若有情》中的吴倩莲,可怜兮兮地被抛在车尾听天由命。而这次,乌玛瑟曼在《杀死比尔》中的王牌特技替身–佐伊·贝尔自己要求被绑在那部经典的70版“道奇挑战款”美式蛮驹的前盖,以120英里全速奔驰,俨然一个“我的地盘我做主”的姿态。另一个颠覆传统的细节就是影片的主人公并不是以死收场,这跟那些片中屡次被提到的《冲刺大黎明》、《火速狂飆》等六、七十年代的飞车另类经典中的悲剧英雄/反英雄们有着明显区别。

《刑房》原来就是昆汀·塔伦蒂诺和罗伯特·罗德里格兹合写的一本《“剥削电影”拍摄入门全攻略》,你如果碰巧学会了一两招,我也不恭喜你,皆因在现实的电影大市场中,这样的本领就跟屠龙绝技一样,空有一身好本领,最后你却发现根本无龙可杀。不是吗?在北美票房榜上,就连这部宗师级的范本都沦落到《有完没完》那样的烂片之后。所以,《刑房》就宛如开在后世代的一朵绚烂昙花,而且注定只能是独一朵,开过了,艳过了,也就罢了。

(附:观影友情提示–如果你决定在影院消耗你的这191分钟,之前一定不要喝水,带着可乐进场更加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除非……你对自己的膀胱功能充满十二分的信心。)

【原刊于《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简介】
吕从
:网名tintin76。现居加拿大蒙特利尔。专业影迷一坨。以每年在影院观影200部以上为荣。以体重逐年增加难以控制为耻。数百篇稚嫩之影评、碟评以及散见于《DVD导刊》、《新京报》、《新快报》、《家庭影院技术》及《看电影》等报章杂志。

吕从

奔波于加拿大各电影节的非职业影评人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