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莱昂内御用美工师卡洛•西米访谈(一)

Carlo Simi (left) with Sergio Leone (right)
Carlo Simi (left) with Sergio Leone (right)

卡洛•西米Carlo Simi(1924.11.07-2000.11.26)——电影美工师
代表作品:《荒野大镖客》《黄昏双镖客》《黄金三镖客》《西部往事》

这段与这位杰出电影美工师卡洛•西米Carlo Simi的对话录制于1998年10月23日法国蒙彼利埃地中海电影节期间,当天晚上,卡洛还要去参加一个展览的开幕式,展品是他为塞尔吉奥•莱昂内电影所做场景及服装设计的画稿。他说话的声音很微弱,因为当时正值重病期间。我非常感激他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愿意花这么多时间接受我的采访。之前我撰写的莱昂内传记首发出版时,卡洛写信给我说,莱昂内对电影的贡献终于被世人认可了,还说“我代表意大利影坛向你致敬”!

能跟我们谈谈第一次跟塞尔吉奥•莱昂内见面时的情景吗?

早在《荒野大镖客》之前我就认识他了,说起来有些曲折,我那时跟他并不熟。他帮忙写过《罗穆卢斯和瑞摩斯》的剧本,而我还在用杰卡洛•司米这个名字为那部片子做美术设计。在那部电影的制作过程中我们没有见过面。《罗穆卢斯和瑞摩斯》的导演是塞尔吉奥•考布西,是他最先让我通过《明尼苏达•克雷》这部电影接触到了西部片。

我当时为考布西这部片子做了很多西部片造型研究,看的最多的是建筑书籍上的插画。《明尼苏达•克雷》讲述的是一个瞎子歹徒为正义而战的故事,这样意大利式的西部片概念让我们非常兴奋。之后有一天塞尔吉奥•考布西打电话给我,说片子看来要黄了,因为资金筹不够。不管怎么说,至少这会儿我还是个注册建筑师(不愁没饭吃)!

后来,一天晚上我去接一个罗马的朋友,我去他办公室接他。他叫弗兰科•帕拉吉,是个与乔利影业(Jolly Film)有合作的执行制片人,我们要一起吃晚餐。当时塞尔吉奥•莱昂内也在他办公室里,我担心会妨碍他们的交谈,所以提出可以在外面等,他们回答说我可以就呆在办公室里,所以我就没有出去。他们接着交谈时,我看见桌上有几张精美专业的美术设计成稿,但是我当时说了一些很糟糕的话:

“你真的要拿这些东西去拍电影吗”?我以自己美工师的专业眼光认为这些设计稿不可用,再说那时候我对美国西部风格的设计已经有所了解。我朋友对我的突然发作显得毫无耐心,但是塞尔吉奥•莱昂内却转过身对我说:“我对你刚刚说的话很感兴趣,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一个注册建筑师”。
“你能就这些设计稿给我一些具体的意见吗?”
“不好意思,恐怕不行。因为如果这样的话我会说出很多对他们不客气的话”。
他看着我,很认真地问道:“你能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吗?那要花多少时间”?
“二十分钟,我马上就回来”。

我回了趟工作室,拿了我为《明尼苏达•克雷》所做的一些设计图手稿回到办公室。莱昂内仔细看了那些手稿,然后直视我的双眼说:“你跟我一起做这部电影”。他那部电影当时的暂定名叫《了不起的陌生人》。莱昂内立马去找了就在楼上办公室的制片人阿立格•科伦坡,说他不要已经聘用的那位设计师,就要跟我合作。他说这话的时候态度非常强势。

“那个设计师简直是个白痴”!这就是我跟莱昂内的相识。

科伦坡跟你狠狠讨价还价了一番吧。

是的。他坚持如果我要参与《了不起的陌生人》,就得连另一部马里奥•卡亚诺执导的《我的子弹不说谎》的服装布景设计一起做掉,这两部片子是乔利影业的打包项目。所以我一头扎进了全新的体验中。

上大学的时候我主修建筑学,那时从没想过有天会进入电影这个行当。1950年代早期我选择的方向是为剧院做舞台设计,而不是电影设计。在意大利,从事艺术设计的人通常来自舞台设计专业而不是建筑学专业。而我主修的是建筑学。不过当时在意大利我也有很多工作要做。

莱昂内对剧本的研究总是十分细致,我一签定合同,他就把《了不起的陌生人》脚本给了我,他在上面做了很多批注标记,很清楚地让我看到他想要的东西以及一切重点。他想要视觉化地表现剧本中两个家族间的仇恨,电影必须建立在这样一种情绪所营造出来的暴力感上。就在那时候我又接到通知说《明尼苏达•克雷》也可以拍了,他们找到一位西班牙合资人。所以我同时开始了三部电影的设计工作。

塞尔吉奥•莱昂内是个对细节很苛刻的导演吗?甚至是在那么早的时候?

我记得一开始的时候,在他要我同时负责服装设计后,我告诉他刻意把帽子做脏一点会是好主意,让观众仿佛能“感受”到人物身上的汗渍。他对这个主意非常着迷,“我非常赞同,我很喜欢类似这样的东西—让观众感受到荧幕上那个世界的‘真实’:沙漠、风、尘土”。那是我们之间真正对话的开始,真正存在于我们两个头脑之间的沟通。我讨厌错的、不真实的东西,他也一样。我们都希望知道事物为什么会是他们被看到的样子。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研究很多书籍,关于美国西部的服饰、街道、建筑。所有电影中的设计都有源头,它们并不是被凭空发明的。凡是涉及到资料考据的地方,莱昂内都会变得冷酷无情,他不接受任何为错误找的借口。

跟我们谈谈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在戏里穿的那件著名的披风吧。

事实上,这件戏服出自原始的拍摄脚本。貌似灵感产物,其实只是由故事而来。电影一开始,主人公穿越位于美墨之间的格兰德河到达了墨西哥北部,他的打扮像是一个来自南军的逃兵。之后他脱掉一部分制服,趁一个墨西哥人睡觉的时候偷了他的披风,这样他就变成身上一半是士兵的衣服,另一半是这件披风。这个场景被剪掉了,使得这件戏服看起来像是灵机一动的成果。不过为设计服装我必须做到多才多艺,同时担任场景和服装设计师。这两项都是电影的装饰元素。第二组导演弗兰科•杰拉蒂到达西班牙时,我需要给墨西哥劳工们穿上戏服进行拍摄。

《荒野大镖客》里的场景哪些是特别建造的,哪些是现成的?

当时已经有了一个“西部村”,在马德里北边,靠近科尔梅纳尔维耶霍的奥约德曼萨纳雷斯镇上,那个地方以前被用作电影外景过。“田园之家”也在那里—那是一个配备齐全的西班牙乡村风格景观博物馆,他们决定在那里拍摄,好尽可能地节省花销。我利用那里华丽的家具陈设设计了一部分富有的巴克斯泰尔家族府邸场景,以及全新的罗霍房子正面。我还重新设计了煤矿井下的避难所,就是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切割胸甲的地方。还有其他一些东西。可是这部电影的预算非常有限。要知道莱昂内动身去西班牙时,马里奥•卡亚诺刚好回到意大利拍摄他电影的内景。而印象中马里奥电影的预算更高!

《荒野大镖客》公映的时候,莱昂内署的名是鲍勃•罗伯特森,意思是“罗伯特的儿子鲍勃”,我大概用了查理•西门斯之类的名字,已经记不清了。我们用美国人的名字,是因为那时候并不觉得此类主题的意大利电影会受大众喜爱。但这第一部电影获得了巨大成功,莱昂内在某种程度上和其他所有人一样吃惊。他知道片子有特别之处,但不确信会吸引到广大公众。自此之后,丰厚的收入给了我们创作的更多可能。

所以后来拍《黄昏双镖客》时,你们就有了更多资源可用。

是的,莱昂内向我要的是“世界上最棒的西部城镇场景”。我们原本要在马德里附近新建一个,但我们到那的时候在下雪了,所以就去到更南边的阿尔梅里亚,那里有更充足的阳光。阿尔梅里亚很像美国的亚利桑州那或者新墨西哥州,并且那里几千年来形成的地形特征也非常有用—比如说干枯的河床,西班牙语里叫做“ramblas”。这些干枯的河床从摄影角度来说非常有用,因为他们是陷下去的,低于周围的环境。这样拍摄的时候摄影机就拥有360度无限制的拍摄取景空间,在上面的卡车和汽车可以不受限制随意移动。西部城建在了塔维尔纳斯。在莱昂内的设想里,那场景里的每一个元素也都是富有个性的角色!银行是主角之一。

因为那是艾尔帕索镇,我想摆脱一般大街道上银行大门和铁条窗户样子的套路,取而代之的设计是一座西班牙碉堡,建筑的一部分已经被毁了。它看上去就像是一座监狱,一个宝库,与此同时又是一座碉堡。我的“艾尔帕索镇”,现在依然在那里,《黄昏双镖客》的大部分镜头都是在那里取景的,背景是连绵起伏的山峦。我们还用了一个被废弃的修道院,叫做“Cortijo de Fraile”;还有一座改为俗用的教堂,坐落于塔尔维纳斯山顶,在画家的帮助填补下,那里充满了各种西班牙巴洛克元素。我们还加进了小天使像、扭曲的柱子,它看起来就像是罗马的圣伯多禄大殿。

《黄昏双镖客》高潮戏让大家第一次看到了莱昂内的“环形决斗”。

那场戏是在西班牙一个叫“Los Albaricoques”的村庄拍的。出于某种原因,莱昂内对在石头建成的圆形竞技场进行的决斗有特殊嗜好。出于小心,我一直不敢问他这个场景对他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可能这样的场景总能唤起他什么记忆。我从来没能把这个问题问出口:“塞尔吉奥,为什么你老要用竞技场”?他总是简单告诉我:“卡洛,帮我用石头造一个这样的圆形竞技场”。这些他早就想好了。

后来拍摄《黄金三镖客》时,同样的情况又发生了,这次是那场军用公墓戏:“卡洛,你可以给我造一个圆形竞技场么?外围用石头陈设成环形?一定要环形”。年轻时我学过一点精神分析学,我感觉凭自己这点能耐还探不出这一究竟!所以最好还是藏起好奇心,永远不去问莱昂内:“那种环形形状对你来说代表了什么”?那一定代表了什么,因为那样的场景总是和电影里某一人物的死亡联系在一起。

《黄金三镖客》的公墓场景是特意为电影建造的,当我们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山谷,就决定要建造它。每一座坟墓看起来的样子都像是战斗过后留下的土堆,上面插了木头十字架。因为莱昂内想要这个场景显得格外出众,我决定把它设在一个民用公墓里,那里散落着很多宏伟的纪念柱、十字架或坟墓。莱昂内很难被取悦,因此墓地里的坟墓数目从一开始的七百个增加到了后来的四五千个!

后来你们是怎么在阿尔梅里亚选景的?

这要看情况。如果他已经去过那里,他可能会对我说:“卡洛,我已经找到了一些很美的地方,快过来看看”。莱昂内总是对剧组每个人的专业和技术尊敬有加。或者我们会一起勘景。或者我找到觉得好的地方也会叫上他一起去看。有时候,莱昂内在勘景现场不会发表什么意见,但过了几天后,他会非常礼貌和郑重地说:“卡洛,我考虑过你带我看的地方了,我非常喜欢。”

从你的表述中感觉莱昂内有时是个非常挑剔的合作对象。

他很多时候非常好相处,但他是个工作狂。跟他工作可以非常困难,也可以非常简单。他跟别人合作要经过很多个阶段。

首先是磨合阶段,一起工作一段时间后他要判断那人能做些什么,以及是不是能信任。
然后,当他想清楚这些,断定那人不会让他失望后,他的心门也就打开了。

对于那些没通过测试的人来说,莱昂内是不可一世的。每一部电影都存在着新的挑战,每一部新的片子—第二次挑战、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某种程度说就像是第一阶段的第四、第五次变种。每通过一次挑战,就有一个全新的、更有“广度”的莱昂内出现在你眼前——就好像一个放大镜因振动导致视野越来越宽广,或是相反地,视野在不断收缩,捕捉到了事物的细节。

莱昂内从来不会重复自己,他总是带来新的惊喜,完全征服观众,莱昂内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

拍摄《黄金三镖客》的时候你们有了比《黄昏双镖客》还要多的预算。

我们合作的第一部电影,里面只有一个主人公,接着有了两个,到《黄金三镖客》里有了三个,我们也启用了更多不同的外景。举个例子,图科第一次“上绞刑”的场景是在罗马埃里奥斯片厂(Elios Studio)的西部城里拍的,我在塔维尔纳斯造的西部城被用来拍摄图科穿越沙漠之后回到城里那场戏。除此之外我们用了一个靠近Los Albaricoques的真实村庄,和一个圣荷西附近的真实农场。拍装满尸体的马车到来,我们去了沙漠。我们改建了科尔梅纳尔维耶霍的一个西部场景,它在马德里附近,来当作战争中被炮轰的小城。片中的火车站在拉里奥哈卡拉奥拉,就在瓜迪斯城外。战争场面是在更北边的地方拍摄的,那里有更多的植被。我们拍摄时河流已几近枯竭,只得造了个河坝给里面灌水!

讲到战争戏,枪炮和武器的细节实在是太棒了。

是的,寻找和制造那些枪炮武器真的很困难,其中一些是我们在博物馆里发现的,在马德里的军事博物馆和其他一些博物馆。要是没找到它们,我们也会去造出来。莱昂内了解枪炮的一切细节及工作原理。他知道某个时代产的柯尔特式自动手枪视野有点歪,因为把手的制作有点特别。我们有很多关于武器的书籍。要是拿了错的武器给他,我就麻烦大了!猜他生气的时候会说什么?那话我都很难复述给你听。总之,我们在罗马收集了最酷的枪炮档案。


|翻译:北婧宁 @迷影翻译
|校对:汽车大师真

上海电影博物馆将于2013年9月举办塞尔吉奥·莱昂内电影回顾展,敬请关注排片信息。
官方网站:http://www.shfilmmuseum.com/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shfilmmuseum

【阅读下集】
【译】莱昂内御用美工师卡洛•西米访谈(二)(作者:Christopher Frayling)
(编辑:罗夷)

Christopher Frayling
Christopher Frayling

克里斯多夫·弗雷林爵士,英国教育家和作家,尤以研究流行文化而闻名。他涉猎广泛,在电影领域是公认的西部片和塞尔吉奥·莱昂内研究专家,曾经出版过包括吸血鬼题材和西部片的多部著作。

46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