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男主:他们实在找不到人才找到我

詹妮弗·芬尼根和亚当·雷纳在美剧《暴君》中。 Patrick Harbron/FX
詹妮弗·芬尼根和亚当·雷纳在美剧《暴君》中。
Patrick Harbron/FX

这个小帅哥长大了,在FX的新剧《暴君》中,亚当·雷纳(Adam Rayner)饰演一个中东独裁者的儿子巴萨姆·阿里·费伊德(Bassam Al Fayeed),化名巴里(Barry)住在贝弗利山庄,是个儿科医师。为了饰演这个角色,他把自己在英剧《情妇》(Mistresses)和《布莱斯维茨一家》(At Home With the Braithwaites)中的稚嫩性感换成了适宜家居男人的庄重。

但那是谁的家?最后他被说服去参加侄子的婚礼,父亲为他包下整个班机,巴里却挑衅地坐在了经济舱,他的妻子是个加利福尼亚姑娘,两个十几岁的孩子都是典型的美国人,二十年来他们第一次跟随他回到祖国。回到父母的宫殿,他为何选择抛弃之前这种生活就一目了然了。有些可怕的东西开始浮现,最邪恶的势力还看不分明。

亚当·雷纳在特拉维夫继续拍摄该剧时接受了电话采访。这部剧集的主创是基甸·拉夫(Gideon Raff),他也是映时台(Showtime)《国土安全》(Homeland)的主创之一。雷纳今年37岁,在英格兰农场和北加利福尼亚长大,上过伦敦音乐与戏剧艺术学院,几年前在TNT的《护士长的故事》(Hawthorne)中露过面。《暴君》这个角色为他带来重大突破,他和凯瑟琳·莎塔克(Kathryn Shattuck)谈论了如何为这个角色做准备, 下面是他们的对话节选。

问:在剧中,巴里就是这个“暴君”吗?
答:简单地说,是。我不知道故事会怎么发展,但我参演的是这样一个故事:一个男人逃离统治国家的生活,最终又被迫面对亲自掌权的黑暗命运。他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做到,这中间还有很多残暴分子。

亚当·雷纳饰演被迫执掌大权的独裁者之子。 Rina Castelnuov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亚当·雷纳饰演被迫执掌大权的独裁者之子。
Rina Castelnuov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问:你当时在找连续剧拍吗?
答:这种重大的工作一般是他们拼命找演员找了大约一年,等他们最后绝望了,也找不到别人,就来找我了。我的经纪人让我拍一段试镜的录像,表演一个40岁的阿拉伯居家男人。我说:“你是认真的吗?”不管怎样我符合他们的要求。

问:你在剧中的家庭住在豪华的宫殿里。你想象中《暴君》应该发生在什么地方?
答:它的背景是刻意弄得模糊的。可能会让人想到叙利亚、约旦或者埃及。它不太像海湾国家。但是埃及似乎会是个好例子,直到最近,它还是个改革中的政体。叙利亚或许是更好的例子,显示出当一切都大错特错时会怎样。

问:为饰演一个残忍的君主,你做了哪些准备?
答:对于我来说,最主要的是要理解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做一个中东地区统治家族的儿子,他必须了解那里的历史、信仰和政治,但我不了解。所以为了填补这个空白,我尽可能地多读书。我读关于侯赛因家族、阿萨德家族的书,还有关于阿拉伯之春与伊斯兰教的书。除此之外,巴里是个居家男人,他还是个医生。但我觉得用不着去学怎么表演做手术。

问:我想很多特定年纪的美国女人都会记得你饰演的多米尼克(Dominic),就是BBC电视剧《情妇》里西奥班(Siobhan)迷人的小男朋友。这对你来说是个重要角色吗?还是只有我们这样想?
答:真的吗?她们怎么会看过那个?那时我第一次出演恋爱剧角色,和很棒的演员们一起工作了三季,有不少乐趣。而且也让我认识了导演S·J·克拉克森(S.J. Clarkson)。她带我去演了《复仇女神》(Hunted,这是BBC的电视剧,雷纳在其中饰演一个无国籍的神秘男人)。我非常感激她。

问:你曾说过你在杜汉姆大学读英文专业期间找到了勇气,承认自己真的很想表演。我想这个决定还不坏。
答:诚实地说,除非你像一个年轻英俊的吸血鬼那样火箭般地成为大明星,你总会在幕后度过很长一段时间。我有过一些很棒的时刻,觉得:“这真美妙,我要当上大明星了。”然后就会发生一些事,你连一份谋生的工作都接不到。只是在过去几年里我才终于允许自己简单地说:“我是个演员”。
————————————
本文最初发表于2014年6月22日。
翻译:董楠

【Tyrant-promo 1】

【Tyrant-promo 2】

【Tyrant-First Look】

12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