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孝贤、李沧东、是枝裕和三人对谈:亚洲电影的联合

侯孝贤、李沧东、是枝裕和三位导演的对谈,也许是今年釜山电影节活动中最高亮的部分了。

尽管电影节在开幕前已更改了章程,但许多韩国影人仍旧对其独立自由性存疑,并未取消抵制,加之开幕前一日的台风来袭,海云台场地的设施大量受损,许多Open Talk活动也都转移至BIFF电影殿堂广场举行。

在片单、嘉宾List、活动上较过往都有缩水的今年,依然能看到这三位导演的身影,确实显得弥足珍贵。活动于10月10日下午五点举行,但从四点左右起小台子下已经聚集了不少观众。三位导演现身,现场爆发了出热烈掌声。

本届釜山电影节,对谈现场。从左至右:李沧东、侯孝贤、是枝裕和
本届釜山电影节,对谈现场。从左至右:李沧东、侯孝贤、是枝裕和

李沧东、是枝裕和尝试悬疑,侯孝贤拍当代

主持人:三位导演先来聊一聊自己的近况吧。

李沧东:正在准备新片。一切顺利的话可能11月附近就会开拍了。至于具体内容,现在还不太好说,要说的话,算是个神秘悬疑的故事吧,是关于现在年轻人的故事。年轻人们来看如今的现代社会,可能会觉得这个世界难以理解,甚至连自己的人生也无法理解,就好像这种谜一样。可以说是带着这样的想法才要拍这部电影的,总之现在正在非常认真地进行准备。

侯孝贤:当下应该很难再拍《刺客聂隐娘》这样的片子了,因为拍这种片子,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了。唐朝有很多的故事,但对我有点困难,我已经七十岁了。接下来可能会拍个现代的。之前《南国再见,南国》的时候也是如此。拍完《好男好女》花了好长时间,想着接下来拍什么呢?于是用21天拍出来了《南国再见,南国》。这次可能会拍摄一部短时间就可以拍出来的当代题材的片子。

是枝裕和:一直都在拍家庭剧情片,每次接受采访的时候都会被问到“为什么一直拍家庭故事呢?”李沧东导演刚说他正在准备一部悬疑新作,而我也是,正在考虑带悬疑色彩的法政主题电影,是围绕一个杀人事件展开的。

对谈现场
对谈现场

“亚洲的联合”意味着什么?

主持人:今天我们对谈的主题是“亚洲电影的联合”。所谓联合,就是分享一些精神性的价值,在作为电影人活动的过程中,各位有没有过一些瞬间,会觉得亚洲电影人的联合是有必要的?

李沧东:突然这个氛围……变得好严肃啊。(笑)我觉得我们三个人现在坐在这里本身就展现了亚洲电影人的联合。我并没有把联合看作一件很庞大的事情。作为电影人,一直观看并且赞赏、支持、帮助其他电影人的电影,这已经可以算是联合了。要说具体感受到联合的瞬间,还真有点难。但比如说很久之前去鹿特丹电影节的时候,在一家中国餐馆吃过饭后,侯孝贤导演曾跟我借烟抽。我那时相信我们因为烟而联合。(笑)可以说就是这种互相往来的信任吧,我想这也许就是联合。

侯孝贤:导演拍电影最重要的是什么?钱。但是找钱很不容易。我以前拍的都是商业片,又快、又卖钱。当我开始拍自己喜欢的电影的时候,就不卖钱了。但还好我的电影欧洲有很多人看,所以钱就这样来的。卖出去的版权的预付款,一半是中国大陆,另外四分之一是欧洲他们预先给我,所以基本上我在台湾只找了四分之一的钱。所以如果有个银行在导演背后支持导演拍电影就好了。我们团结起来是可以的。导演们团结起来,把通过商业片赚的钱放在釜山电影节,提供给李沧东或是枝,或者新加入的导演,都可以使用。这个不难,但我们导演要说服投资者,他们要把钱赚回去,如果他们也想这样做,那这就是个好主意。我们三个人拍的电影都很像,我们不愿意妥协,不愿意拍很多人喜欢看的片子。因为釜山我常来,感觉韩国的观众也非常不错,台湾是最弱的,电影工业现在就基本没有。我喜欢讲大话,但做不做得到很难说。

是枝裕和:我觉得“联合”这个词很严肃,平时不太会去用。对我来说,如果不是因为侯孝贤导演的话,我也许就不会像现在一样成为导演了。而每次看李沧东导演的电影,关于人类的真挚感,对人类的好的坏的都不会去回避,这样的视角和态度,让我大受感染。同时代能够有这样的导演,并且我还和这些导演在日本之外见面、交流,真的感到非常幸福,也是我做电影的一大动力。在这里我再次真实感受到了电影的力量。

对谈现场(从左到右):是枝裕和、侯孝贤和李沧东
对谈现场(从左到右):是枝裕和、侯孝贤和李沧东

侯孝贤和李沧东给年轻导演Tips

主持人:是枝裕和导演是三位中最年轻的一位,对另两位导演有什么想问的问题吗?这可以算是导演之间的Q&A环节吧。

侯孝贤:对老人有什么想问的吗?(观众笑)

是枝裕和:我在还没开始拍电影之前见过侯孝贤导演。他那时就已经在致力于帮助台湾的年轻电影人了。我也觉得自己应该像他一样帮助年轻电影人。而李沧东导演在大学教电影育人,在电影制作上帮他们忙。在这样的过程中,有没有您认为最重要的地方,或者希望告诉大家绝对不要这样做的原则呢?

侯孝贤:我在进行一个计划,台湾的公共电视,一亿五千万台币,他们要拍五部片子,我负责找年轻导演来拍。我希望说,即使你们现在有不足,也要继续拍下去。没有一个导演一开始就可以拍的很好的。这个案子可能明年就要进行,要是成功呢,我就把它扩散到亚洲。在台湾要维持电影工业其实很困难,就像我这个计划,最重要的是我想打入中国大陆市场,我们要替年轻人找到路子。资金能够越拍越多,这是最重要的。

李沧东:在韩国,和台湾、日本情况还有些不同。韩国电影产业很活跃,商业片很受欢迎,韩国本土电影完全可以和好莱坞大片竞争。但正是因为这种特点,那些多样的带有冒险性质的新风格韩国电影很难出头,这种状况很讽刺。我认为现在这个时代很重要,年轻电影人也在很多地参与商业电影,大概30%以上的电影都是新人导演的作品。最重要的是帮助他们去拍自己真正想拍的电影。正如侯孝贤导演所说,如果类似提供给年轻电影人的资金,应该也会让电影更为丰富。对年轻电影人,我不想说一定不要去做什么的,只希望他们不要欺骗自己。做电影很容易因为小成功而自满,失败也会为自己辩解去自我欺骗。所以说做电影要对自己坦诚,这一点才真正需要勇气。

对谈现场·侯孝贤
对谈现场·侯孝贤

釜山电影节与自尊心

主持人:釜山电影节在过去两年之间经历了许多困难,直到现在问题都没有完全解决。对此三位有什么看法呢?

李沧东:对于釜山电影节的工作人员和电影人们,我有些话要说。希望大家越是在这种时候,就越要维持好自尊心。这种情况最先伤到的就是自尊心。现在前电影节执行委员长李庸官(音)被强制下马,名誉受损,甚至还要问刑事责任。对于这样一名20多年来全身心投入到电影节的重要人物,不仅没有任何奖赏,还受到了这样的对待,冲击相当大,自尊心很难恢复。不仅是当事者,与之共事的人自尊心也受到了伤害。因此互相埋怨叹息,这时候维持自尊心尤为重要。

侯孝贤:釜山电影节在国际上也是非常重要的电影节。我很早之前,应该是第七届的时候来的。我当时感觉“哇,有海,什么都有”,我每天早上都去跑步,东西又好吃,这个地方是非常适合孕育电影的一个地方。希望韩国电影人不要放弃釜山电影节,这个是一个宝贝,你把这个毁了,釜山就什么都没有,就会不足、不够。无论如何,大家都要让釜山电影节走得更好,让整个电影节够吸引全世界各地的电影来到这个地方。釜山电影节假使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需要我出面,不要客气。

是枝裕和:作为导演拍电影,需要面对种种危机。每到这样的时候,导演最先要考虑的并不是自己,也不是演员,而是为了作品自己能够做什么。而釜山电影节的危机也是一样,在当下,为了电影节我们需要什么呢?目前是一个可以思考的好机会。它存在了21年,即使再有一个21年,我们依然需要思考,电影节应该依靠什么生存,一个电影节将要走向何方。

对谈现场·李沧东
对谈现场·李沧东

与观众的Q&A环节(选录):

观众1:您认为生而为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李沧东:作为人?……什么最重要,真是个困难的问题啊。我觉得问题可以换成,“你现在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作为一个做电影的人,肯定会考虑要讲述的内容以及与观众之间的交流。目前对我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是年轻人的故事。最近的年轻人,不只是韩国,也许全世界也是如此,新的世代对于既成世代都会成为问题。而既成世代也会以批判的眼光去看待新生世代。而现在从某种意义上说,年轻的一代比起过去的世代,看起来更为无力,对未来没有希望。我希望通过电影来展现关于这些问题的思考。我的下一部电影也是与此相关的。年轻人有着一种愤怒,但并不知道是对于谁的愤怒。想通过电影来表现,但这可能不会是容易被接受或共鸣的故事。

观众2:我是学习电影的学生,韩国的电影节发展得并不算很好,李沧东导演认为我们国家需要怎样的电影节呢?您对电影节的未来变化有着怎样的思考呢?

李沧东:釜山国际电影节也是国际电影节,但电影节真的好多,有几百个了吧。有些人会说,电影节为什么这么多啊!对此可能有着不同意见。但我觉得,国际电影节越多越好。为什么呢?主流电影虽然上映机会多,但少数性、多样性电影,找到上映机会并不容易。比方说,韩国的大公司只卖自己生产制作的东西,而多样的选择正在逐渐消失。电影节为大家提供了这样的多样性机会,它并不是单纯的Event,而是主流电影之外的少数作品市场。

这位观众想知道,从今往后二十年,电影节会怎样?我去了一些外国电影节,发现想要来釜山电影节的人也很多。韩国、日本、中国很近,但欧美距离这边较远,即便如此,还是有人来。因为能够看到杰出的亚洲电影作品,更重要的是,可以直接看到制作电影的人。所以说,电影节提供了普通人与电影人相遇的机会,但想要维持下去,并没有想象的容易。我今天来到了釜山电影节,心情非常沉痛。因为感觉比起以往氛围差了些。希望明年能够有所改善,也希望釜山电影节作为一个有生命力的电影节,能够延续更久!

雷米
雷米

韩影资讯编译、独立影评人,现居首尔,韩艺综大学院修学中。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