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凶倒数十五日》:从自己出发打造女性电影

the-truth-beneath-poster
《追凶倒数十五日》海报(图源网络)

韩国女导演李京美,今年推出第二部剧情长片《追凶倒数十五日》(비밀은 없다,又译“没有秘密”),入围本届金马影展奈派克奖。本片讲述选举前夕,候选人钟灿的女儿神秘失踪,母亲妍红舍弃一切,不惜找出女儿下落,甚至发挥母性精神的强大,最终惩治凶手,也挖出韩国社会光鲜亮丽背后丑恶问题。

近年来韩国电影声势浩大,让人难以忽视,不过却很少看到由女性导演,以女性为主题的电影。李京美导演继前作《Crush and Blush》喜剧类型,这次挑战惊悚悬疑为主,高度混杂类型片的外观。看似十足韩国特色的商业电影,里头细瞧却是完全不同风景,更为风格化的影像,饱满的女性角色塑造,实则导演为女性发声之作。

从自身出发打造真实女性的电影

导演不讳言,尽管未婚、无子女,但到了当母亲的适龄,看着周遭好友们成为母亲,逐渐改变,格外感受韩国社会对母爱要求严苛。她说,生活中韩国社会认为好的母亲应该为子女付出一切,否则就不符合社会标准应该被遣责。另一方面,韩国主流电影一向以黑道、政治等主题为题材,描绘以男性为主的世界,对女性的想象十分片面,局限在被动、保守、服从,不然就是被过度理想化的女性。一旦电影中出现主动推动、完成事情的女性,观众会感到不自在,甚至反感。

基于导演对社会现象,与主流电影形塑女性的观察,她发觉市场上没有符合她观察与个人经验的电影,女演员的表现空间也因为题材和狭隘的想象而限缩。于是导演萌起自己拍的念头,她想拍出真实的女性形象,能强烈表达自己,有丰富的感情,也有不管遇到什么痛苦,都不会哭的坚强。呼应这个想法,导演想写一个原本不符合社会标准的母亲,因为女儿失踪的刺激,激发她积极行动的力量,过程中同时对抗韩国社会潜藏的诸多不合理现象,最后发挥真正母爱的故事。

《追凶倒数十五日》剧照(图源网络)

风格化的形式表现

导演当初是由韩国导演朴赞郁带入行的,受到他的影响,与多次合作的经验,使导演后来不论有无合作,在制作电影的各个阶段都会找朴导演讨论。她认为,朴导演经常能站在客观冷静的角度分析事情,给予她很好的建议。以本片来说,电影最初剧本叫《女教师》,导演编写了主副情线,让寻找女儿的母亲对峙造成女儿失踪的凶手,想藉此制造正反拉扯的张力。不过在找资金的过程中一直不顺遂,思索原因,并和朴导演讨论。朴导演看过剧本后,建议把剧本改成单一情节线,让故事聚焦,才使得最终剧本集中在母亲解开女儿失踪之谜的情节。

在撰写剧本的过程中,导演除了想表达女性议题,还置入韩国社会的三大不合理,地域歧视、成绩至上和校园霸凌。因此她特别将女主角的出生背景设在全罗道,以此对比男主角出生的庆尚地道区。庆尚道和全罗道各据韩国东西侧,自新罗百济时代开始就结下新愁旧恨,片中设定女主角一家住在庆尚道,正好是首都与保守势力的阵地,当她以外来者身份,为了寻找女儿,做出各种疯狂行径时,更是突显环境的不友善,把自己逼入危险绝境。

一般来说,当母亲遇到孩子失踪时,因为情绪刺激可能没有能力打理自己,但本片为了突显环境社会的不友善,以及女主角坚定对抗的心情,导演特别在女主角的衣服、妆容部分费尽心思。愈是走到绝境,愈要穿上色彩有力的衣服,或是画上鲜红的口红,在一片深色调之中突出女主角的存在,来表示她与周遭抗衡的坚定决心。

韩国主流商业电影,经常混合多种类型片外观,并带有翻转情节的特色。本片也不例外,导演不止翻转情节,也让人物形象一再打破,甚至企图达到更极端的风格,透过剪接手法使形式更加复杂。这么做的原因在于,导演认为,现在的电影过于亲民,观众如同被喂养,不需思考,只要接受就好。但过去,2000年初左右的电影,透过相对比较前卫的剪接,试图与观众互动,观众需要投入精神观看才能明了电影。导演想回到当时的状况,利用影像剪接,例如闪回(Flashback)、Flash Forward的方式,使观众时而看到女主角包扎的手,而感到困惑;或在一些小地方提供解谜的细节,让观众为了看懂电影而必须更加专注与电影互动。

the-truth-beneath-02
《追凶倒数十五日》剧照(图源网络)

贯穿核心的女演员

少见的女性主题,突出的影像风格,必然会面临的问题是如何让资方愿意投资,以及谁是合适的女演员。

导演一开始就想到演员孙艺珍,在本片之前她是一线票房保证,可以使资方有信心。同时,孙艺珍过去角色多半柔弱清纯、楚楚可怜,使人想保护她,如今饰演强悍的母亲,犹如找最会演哭戏的女演员来演不哭的角色,剧烈的落差可以带来新鲜感。导演也认为在韩国专为女性打造的电影太少,孙艺珍一定会接演,果不期然,剧本寄出后隔几天她就收到孙艺珍回复接演。

在开拍前,大家曾担心孙艺珍没有当过母亲,又太过年轻,似乎不符合剧中女儿已是国中生的母亲年龄。导演反而认为找生过小孩、年龄符合的女演员会太过写实,太符合「传统」想象的母亲,破坏她想表现的风格。而且她观察社会,有愈来愈多生过小孩,又保养得宜的年轻辣妈,孙艺珍饰演的母亲也是反映另一种现实情况。

对导演而言,最大的烦恼是她认为,整部影片的流动起伏应跟着女主角的精神状态变化,随着真相被挖崛,母亲也愈加疯狂,她要如何保留孙艺珍美的模样,却有别于过去柔弱、顺服让人想保护的形象,而表现出精神疯狂,举止失常的样子。没想到烦恼在开拍后,随即烟消云散,孙艺珍的演出,疯狂而美丽,甚至更加带动整体气氛,让导演决定保留更多她的影像。

当然,拍摄过程中还是有调整演出的部分,因为导演不喜欢事先过度指导,但也不喜欢演员一收到剧本就巨细靡遗揣摩每一场戏的动作与表情,使表演太刻意。她喜欢在现场,请演员尝试不同的演出,从中选择最自然、合适的。例如,有一场孙艺珍找学校老师问话的戏,老师戳破女儿的谎言时,剧本上写「母亲反应难堪」,孙艺珍试了好几种表现方式,最后导演选择一个抬手摸头,相对于演员来说,不太自然的表演方式,她认为反而最能自然表现出难堪。

尽管最终本片在韩国票房不如预期,评论界与观众反应有所落差,打破了孙艺珍的票房保证,但孙艺珍也因为本片而获得多项女主角奖,也是另一番收获。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