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弦传说》导演特拉维斯•奈特:骑士家族的新传说

导演Travis Knight Credit: Steve Wong Jr | Laika Studios / Universal Pictures International
导演特拉维斯•奈特(Travis Knight)在《魔弦传说》工作现场|©️ Steve Wong Jr | Laika Studios / Universal Pictures International

文/刘媛、赵婧

2016年初,一部《疯狂动物城》席卷全球影市,以极佳的口碑与不俗的票房成绩让不少人押宝该片为奥斯卡夺奖最大热门。但是最近又有一部动画在颁奖季成绩亮眼,成为本年度《疯狂动物城》冲击奥斯卡大奖的最强劲敌。

它就是将于2017年1月13日登陆内地的——《魔弦传说》(Kubo and the Two Strings)。

《魔弦传说》在烂番茄上好评率高达97%,IMDb评分8.4,专业评论网站Metacritic评分是84分,(《疯狂动物城》在该网站上的评分是78分)。截至目前,《魔弦传说》已经获得“动画界奥斯卡”安妮奖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10项提名,并获得美国国家评论协会年度最佳动画长片奖。

《魔弦传说》国际版海报|©️Laika
《魔弦传说》国际版海报|©️Laika

除了动画本身足够吸引人之外,本片的导演特拉维斯•奈特(Travis Knight)也是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以及八卦的重点。因为他是全球知名运动品牌Nike的公子爷,老爸菲尔•奈特(Phil Knight)掌管着市值1056亿美元的商业帝国,并以230亿美金的身价位列2016年胡润全球富豪榜第33位。而根据2016年3月的彭博中国富豪排名,王健林以315亿美元身价位居亚洲首富。

以老爸的财富身价来说,两位公子的确可以说是旗鼓相当,所以,他也被中国媒体戏称为“美版王思聪”。但要说术业有专攻的那股子拼劲和视财富如浮云的脱俗气质,王家公子不知道被他甩到了几条街外。

原来,高中毕业时特拉维斯是以全班第一的成绩取得斯坦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但梦想成为歌手的他居然拒绝了斯坦福大学抛出的橄榄枝,选择音乐道路。

如愿以偿出了唱片后他又隐姓埋名进入一家动画广告工作室实习。就是在这里,特拉维斯迷上了定格动画(stop-motion Animation),除了端茶倒水跑腿打杂以外,他把所有时间都花在钻研这项事物上。

定格动画指的就是将实景模型(由黏土偶,木偶或混合材料的角色来演出)逐帧拍摄出来的动画。相比如今大行其道的CG技术,诞生于20世纪初期的定格动画虽然历史更为悠久,但因其自由度相对较低(三大主流动画制作形式的自由程度排列是:平面动画>3D动画>定格动画)、制作起来更加费时费力的特点,多数动画工作室并不会优先选择这种制作方式,制作这种动画的工作量极大。

CEO兼导演 Travis Knight |©️Laika
CEO兼导演 Travis Knight |©️Laika

动画师在制作定格动画时,要手工移动道具、改变角色的表情,并且在每秒24帧中分别拍摄下场景内各个事物细微的运动和改变。这位本来可以靠拼爹过舒坦日子的特拉维斯偏偏要靠才华,完全沉浸在这种“一毫米、一毫米前进”的工作当中。

儿子的辛苦付出有钱又贴心的老爹必然是都看在眼里,所以没过多久,这位Nike老板便自掏腰包拿出几个亿买下儿子所在的动画工作室,并让儿子直接进入董事会,掌管公司运营。尽管这让一直想极力摆脱父亲影子的特拉维斯感到颜面尽散,但想到肩上的担子,特拉维斯便更加勤奋了——每天工作16个小时,吃住都在工作室,第一个到最后一个离开,同事都说他身上没有半点“富二代”的样子。

菲尔·奈特(左)和特拉维斯·奈特(右)—父子搭档|来自网络
菲尔·奈特(左)和特拉维斯·奈特(右)—父子搭档|来自网络

果然,特拉维斯的努力有了回报,2009年,由他领导的莱卡工作室独立制作的第一部动画长片《鬼妈妈》上映,影片打造历时四年,制作预算为6000万美元,最终全球票房收入达到1.24亿美元,且入围了第82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提名。随后,2012年上映的《通灵男孩诺曼》和2014年上映的《盒子怪》的制作成本同样维持在6000万美元上下,最终的全球票房成绩都在1.1亿美元上下,且分别入围了第85届和第87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提名。

三部电影的高口碑共同奠定了“莱卡出品,必属精品”的盛赞,此次的《魔弦传说》更是五年磨一剑,用真正做事的态度来完成定格动画电影人的使命,力争在前作的基础上能有更好的突破。

《魔弦传说》在保留定格动画形式的同时,将背景放置在日本,人物装扮、街景建筑、出场道具等都原汁原味还原了东方美学传统,故事主角也被设定为一个会魔法的独眼男孩久保。当一位来自过去的怨灵将他卷入复仇之中的时候,久保平静低调的生活瞬间掀起巨浪。在神灵与妖怪的追杀之下,久保反败为胜的唯一希望就是寻回父亲生前披戴过的那副拥有法力的盔甲。鼓起勇气的久保就此踏上了奥德赛式的征程,而路上等待他的不仅有埋藏在家族里的秘密,还有为保护这片土地与头顶的星空展开的英勇抗争。

“我做定格动画20多年,真觉得只有真爱这种特殊艺术的人才会一直干这行。没有那种激情,就不会这么自残地做定格动画。”特拉维斯•奈特在一段公开的采访中说道。

《魔弦传说》剧照|©️Laika
《魔弦传说》剧照|©️Laika

事实上,《魔弦传说》也是目前为止对于莱卡工作室来说挑战难度最大的一部定格动画。首先,这是莱卡第一次尝试奇幻史诗类型的剧情动画,奇幻类型的影片场景巨大,就需要做更大的场景布置。其次,所有场景都是在一个莱卡的大摄影棚里完成的。影片中的地面和水平面其实就是一块巨大的木头,支撑着所有人物玩偶和道具,大的场面就需要利用镜头成像把这块木头拍成很大的场景,就像平原和海面,这种挑战非常之大。但是奈特坦言,鞭策整个团队前进的动力正是创新,莱卡就是要讲好的故事,新的故事,用新的定格动画技术,挑战新的困难。

“日本有一个美学词汇叫做Wabi Sabi(侘寂),直接翻译过来就是一种不完美的美。”谈到创作初衷,特拉维斯曾坦言,日本的美学哲理对他影响很大。“我们用的电脑只不过是0和1的数字程序,但幕后的动画师们每天都面对着人生中的各种情感和困难,所以人类创作的动画永远都不会是完美的,在探索久保故事的同时,我们也经历着这种不完美的美,学会去认清自己的缺点,并接受自己的缺陷。”

沿袭莱卡前作《鬼妈妈》和《通灵男孩诺曼》中的独特哥特式画风,《魔弦传说》的反派角色——面具姐妹、骷髅怪兽等也个个形象阴森诡异,和通片占多数时间的各种暖色调画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因贯穿全片的亲情、友情主题而显得不再突兀。暗黑怪诞的外表难掩内心的美好纯真,这是莱卡作品的一贯套路,但就是这样也更加让观众体验到与迪士尼、皮克斯等动画制作团队截然不同的风格与魅力。

所以,有了“富二代”颇具正能量的励志故事加持和4年磨一剑的精雕细琢,使得《魔弦传说》绝对能成为一部在这个寒冷冬天最适合与家人一起分享的影片。


版权合作©️壹娱观察(微信ID:yiyuguancha)

31483982830_-pic_hd

壹娱观察
壹娱观察

专注于电影产业的报道、评论和分析,致力于成为中国电影产业的望远镜和声呐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