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小双

【译】什么是,或曾是『迷影文化』?(二)

批评必须不仅只是包括描述,不仅只是把权威全部交付给作品本身——这样的立场如果推演到逻辑的边界,从根本上否决了批评存在的必要性。是否给电影评分——量化他们的质量——是评论的核心问题,我认为批评多少总会和立场的选择有关;或多或少的,批评含蓄地假设其中提到的总比没有提到的更重要。

0 Shares

【译】什么是,或曾是『迷影文化』?(一)

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1996年发表在《纽约时报》上名声大噪的一篇文章叫《电影的没落》(The Decay of Cinema),但她清楚表示,她更在意的是观众素质的倒退而非电影质量本身:“走向末路的也许不是电影,而是迷影(cinephilia)——这样一种用来专门描述因电影而生的爱。”桑塔格不仅是因为爱电影本身而追怀电影,而是将“迷影”作为一种团体组织的象征——与其说是影迷个体的衰落,更多的是一种她认同的电影文化的衰落。

0 Shares

学者与影评人:针尖对麦芒?(作者:David Bordwell)

在大部分的艺术领域中,学术研究与媒体评论并不会针锋相对。报纸上的音乐评论家或者建筑评论家大多在学校中学习过相关学科,并将学术训练运用于评论现有作品。但是在电影这一领域中,学术与评论之间关系的火药味则要重得多。70年代当我开始读研究生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研究生院里认识的新朋友对我给《电影评论(FILM COMMENT)》或者其它杂志写的文章嗤之以鼻。不仅如此,学者们对我的研讨会同学口中所说的那些“电影狂热分子”(film buffery )十分不感冒。

0 Shares

【译】《生命之树》:根与芽(出自The New Yorker)

我没有看过本届戛纳电影节的其他竞赛影片。但是泰伦斯马利克的新片《生命之树》仅凭借其强大的优势, 完全配得上金棕榈,然而这些优势点究竟是什么却值得考量。虽然电影显然上升到了抽象深奥的层次,像是一篇描写宇宙创世的史诗,但本质上它是对美国式童年的一次直观的回忆 。

0 Shares

【译】现代电影是什么?(一)(作者:Adrian Martin)

所谓现代性,是一种新的文化生产范式,它给世界带来了新的艺术品。同时,现代性也给那些陷入了某种共同盲目性的观众一种新的视角。任何一部电影都可以作为现代性的实例,但是否因此所有的电影都可以被认为是现代主义艺术的典范?显而易见并不是这样的。无论那些先锋艺术运动是何等壮丽(如苏联的实验电影或超现实主义电影),它们仅仅是世界电影业中的非主流部分。

0 Shares

【译】专访《黑天鹅》导演达伦·阿伦诺夫斯基

我认为现在要想创造会让人们记住的形象和观念非常难,现在电视、互联网和iPod上可以看到的影片太多了,因此作为一名电影人,我很想创造出一种可以持久的体验,但这种体验要想持久就肯定会很强烈刺激,我想让观众看了之后觉得值回票价。——达伦·阿伦诺夫斯基

0 Shares

【译】《午夜巴黎》:流动的盛宴(作者:Roger Ebert)

《午夜巴黎》是伍迪.艾伦第41部作品。他一直自己写剧本,导演手法充满智慧和优雅,在我看来,他是电影界的一笔财富。尽管报道说《午夜巴黎》让很多看了戛纳媒体场的资深评论家都陶醉不已,不少人依旧对此不以为意。无论你是否有所共鸣,都不至于反感这部作品。

0 Shares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