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Berlinale2012

2012年柏林国际电影节

韦斯安德森专访——“他自己的岛屿”

没有电影导演是一座孤岛。但相当罕见的是,韦斯•安德森在他的长期合作者们不小的帮助之下一直能够抵御商业对自我的侵蚀,自处女作《瓶装火箭》(1995)以来就坚持不懈地追随着自己的艺术恒星。事实上,对于安德森电影的批评,总似乎围绕着“它们太像安德森的电影了”这一论点展开;新近作品《月升王国》,自然也不是例外。安德森似乎一直喜爱在电影里建造城堡,以一个自我封闭的(且运行极度异常的)世界为中心。

0 Shares

【Berlinale 2012】《只是风》(Just the Wind)

菲利格夫是匈牙利享有全球知名度的年轻导演之一,他为了第五部故事片《只是风》回到家乡。之前的作品《子宫》(Womb, 2010)是部由伊娃•格林(Eva Green)主演的英语电影,《子宫》讲了女人无法忍受失去丈夫的悲哀而用克隆技术使丈夫重生,然后她把爱人当孩子一样抚养。该片被英国电影权威杂志《国际银幕》(Screen International)誉为“年度最具观赏性的电影之一” 并在2010年洛迦诺国际电影节首映。

0 Shares

【Berlinale 2012】《她们》(Elles)主创与演员访谈

媒体经常提起这些为完成学业而去援交的年轻女孩,这种社会现象引起了我们制作人的好奇,援交对于这些学生来说意义是什么? 这种现象又反映出了怎样的社会现状?女性有权力支配甚至出卖自己的身体,是否意味着援交是女性的终极解放? 还是一种不该容忍的对男权社会的屈服?我们想不带任何主观评价地提出这些问题,而相较于其他媒介,我认为电影可以更好的呈现这一想法。

0 Shares

【Berlinale 2012】《孑然》导演Frédéric Videau访谈

这部电影来自我之前的一部电影计划,那部电影因为遇到了一些困难而最终夭折。我的监制Laetitia Fèvre建议我开始考虑下一部电影的时候,我正好第一次看到娜塔莎为澳地利电视台做的访谈。那段访谈是在她成功逃脱之后的三到四周时做的。尽管她刚刚逃离八年的监禁生涯,这个年轻女孩却很开朗,微笑中闪耀着活力,这点立刻吸引了我。这种开朗和活力是从哪里来的?她是谁?是什么在激励着她?她在受到这样的对待之后如何能这样地有生气?她一直没有说出任何对普里克洛普尔愤怒或仇恨的言语。这意味着普里克洛普尔对她而言继续存在着,并且是“她所独有的”,而这正是这部电影的法文标题“孑然”(À moi seule)的灵感来源。她以她自己的方式来理解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无论外面的世界是怎样说的,这是她的故事,并且是只属于她的故事。

0 Shares

专访《风声鹤唳》导演本特·菲利格夫

拍摄《风声鹤唳》我用的是手提式摄影机,预算也就是一部电视电影的水平,当然我并不介意现在本片是在大荧幕跟观众见面,但对我来说,这就是一部电视电影。我希望通过呈现这样的主题,能开启一点种族间对话的机会。

0 Shares

【Berlinale 2012】《战场魔女》:在现实与超现实之间重燃生命的痕迹

《战场魔女》讲述的也是关于战争中孩子们的故事,加拿大导演金姆·阮把镜头聚焦到两个无奈成为战争参与者的孩子,将残酷的战争对他们精神的摧残,以及这种异化带来的他们对战争的依赖拍得写实而又带有浓浓的超现实主义色彩,为第六十二届柏林电影节的竞赛单元又贡献了一部佳作。

0 Shares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