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雷德和米克是认识了几十年的好友加亲家,正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的豪华酒店享受假期。弗雷德,曾经的作曲家和指挥家,如今功成身退再也无心回到音乐事业,而米克则是一个仍在进行创作的电影导演,正带着一群年轻的电影人住在酒店,进行他最后一部电影的创作。“有生之年”这个词很残酷,而弗雷德和米克清醒的知道它的存在,并以各自的方式面对着当下,回顾着过去……

汇集了迈克尔-凯恩、哈维-凯特尔、雷切尔-薇兹、简-方达等实力派演员的《年轻气盛》是意大利导演保罗-索伦蒂诺的第二部英文片,上一部则是在戛纳备受推崇的《绝美之城》。尽管大多数人认为新片没有超越前作,但在今年竞赛单元普遍有失水准的情况下,《年轻气盛》任然是一部让人兴奋、值得映后那样多赞美和掌声的影片。

影迷在这部作品里,可以继续找到索伦蒂诺式的迷人——宏大主题、意想不到的碎片式剪辑、饱含情感的配乐、生活智慧和哲学思考等等。影片比《绝美之城》更加关注个体,对人性触摸更加个人化。

在这座阿尔卑斯山的度假酒店里,聚集着形形色色的人,导演将他们放置于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不可避免的想到《索多玛120天》),让人与人不断产生交集,再通过一个个交集产生的片段,从每个人丰厚的生命中提取关于记忆、关于爱、关于衰老和失去的感悟。

弗雷德常年住在这个度假胜地,拒绝一切跟音乐有关的工作,包括法国人三番五次的学术论文邀约,甚至白金汉宫使者带来的女王的邀请。他不肯再演出最有名的作品《简单的歌曲》,用一个“个人原因”把皇家来使打发的焦头烂额。

老友米克则召集了一群精力旺盛的年轻编剧,在酒店中共同创作名为《生命的最后一天》的剧本——大家普遍认为这是他的“遗书”。

两人一起没事泡个澡,互相调侃两句,饭后在阿尔卑斯怡人山间散个步的悠然生活很快被他们的儿女打破。除了好友,两人还是儿女亲家,而现在米克的儿子朱利安要和弗雷德的女儿蕾娜离婚,原因是朱利安移情别恋上了一个女歌手。

遭遇婚姻失败的蕾娜在一次契机下控诉了父亲在她和母亲生活中的缺失,父亲年轻时将全部心思放在音乐上以及他的同性情人,给蕾娜成长带来极大阴影。然后我们才在慢慢递进的故事中了解到,弗雷德拒绝再演奏那首只能由妻子演唱的《简单的歌曲》,是源于怎样的爱与愧疚。

我们人生所经历的,终在子女身上得到折射。名流身份、伟大的作品,所有得到的一切都是表象,所有失去的要在慢慢的衰败中显露出来。一切都在不可逆转的消逝,爱与生命如此沉重复杂,都在导演预言式的镜头下、在年轻丰满和苍老丑陋的肉体上、在幽默的台词和无言的沉默间摊开在观众眼前。

本文原载于搜狐娱乐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