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閱讀時間為: 4 分

marguerite_clarry_horricks
法国导演泽维尔·吉亚诺利(Xavier Giannoli)的新片《玛格丽特》是一个惊喜,这位主要在法国本土发展的导演以著名奇葩女高音佛罗伦萨•福斯特•詹金斯的故事为原型,将故事背景放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的法国巴黎,讲述了一个女人的人生悲剧。

佛罗伦萨•福斯特•詹金斯以其缺乏节奏感、音准以及歌唱技巧的演唱而闻名。从她第一次在公众前演唱,收到的就是无情的嘲笑和恶名。然而人们仍旧乐此不彼的参加她的演唱会,似乎只为高高在上的嘲弄一番。1944年她在卡内基音乐厅举办音乐会后不久就离世,有分析认为是因为她再也受不住那些负面的批评和嘲讽。加上为了唱歌与家族决裂与人私奔,继承大笔遗产创办文化俱乐部,詹金斯充满戏剧色彩的一生的确是影视创作的好题材,事实上由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的詹金斯传记片已经拍摄完毕,预计明年与观众见面。

先于传记片面世的《玛格丽特》,尽管借用了詹金斯的真实故事,但时代背景和地域的改编让故事更多了一份自由气息。二十年代的巴黎,保守与激进并存,达达主义正兴起,歌剧仍是上流社会的主要消遣,所有改编都那么合理和应景。

影片由五个章节组成。玛格丽特在自己的庄园里组织沙龙,她和丈夫的俱乐部朋友都前来捧场。所有受邀前来的宾客和庄园的仆人都知道要再一次忍受玛格丽特那不堪入耳的歌声,除了翻墙蹭进聚会的年轻小报记者卢西安和无政府主义艺术家克里尔以及前来进行暖场表演的年轻女歌手。
当玛格丽特郑重开唱的时候,现场观众和影片里的人物一起经历了一场灾难。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难听的歌唱,男人们躲进休息室,仆人们面带笑容保持镇定,耳朵里塞着棉花为宾客服务,所有人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容,以至于玛格丽特头上孔雀翎毛的装饰都成了无声的嘲讽。

玛格丽特的丈夫杜曼先生更神一些,想出汽车坏在路上这样拙劣的借口,避免出现在玛格丽特演唱现场。

导演几乎无所不用其极的展示玛格丽特像笑话般的存在,周围的人不屑和嘲讽,玛格丽特行事的怪异,让观众几乎以为这是一部讽刺喜剧。然而从第二篇章开始,观众的心理天枰会渐渐开始倾斜,玛格丽特的悲剧人生慢慢展开。这个对自己无知,但也对周围无害的女人,仅仅因为对声乐的热情和盲目执着,就要承受所有人的嘲笑。更过分的是,没有人告诉她真相,原本就有利益关系的丈夫选择忍受,仆人们选择对得起薪水,周围的人事不关己,而唯一的,对玛格丽特有不正常迷恋的黑人男管家,又有意无意的助长了所有人的隐瞒。

无知的玛格丽特生活在巨大的谎言中,不仅仅是对自己糟糕歌喉的认识,还有婚姻中丈夫隐瞒的出轨行为。没有人真心对待她,包括男管家自以为是的为其着想。

marguerite_still
卢西安和克里尔是打破这一切的导火索,尽管他们也是抱着利用的心态接近玛格丽特,可毕竟让她接触到了一个“新世界”。在一场闹剧般的达达主义演出后,玛格丽特觉得自己找到了音乐的“真谛”,却不知一步步走向真相,也一步步走入深重的悲剧结局。

为完成站在真正舞台上的梦想,卢西安为玛格丽特请来过气歌剧明星做教练。玛格丽特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舞台是在演出后台,尽管通过半地下通风口只能看到舞台地面和演员的脚,玛格丽特的眼神却是那样热切神往,在那个相当于被人踩在脚下的位置,流露出那样向往的眼神,动容的让人想落泪。法国实力派女演员凯瑟琳•弗洛仅凭这个眼神,就值得一樽最佳女演员奖杯。

在一系列敷衍和羞辱的训练之后,玛格丽特心心念念的个人演唱会在巴黎真正的音乐厅上演。

当糟糕的开场过去,玛格丽特的演唱居然出现了奇迹,优美嗓音和精准的音准,完美的如同脱胎换骨。可惜这个奇迹,连一个乐句的时间都没撑到。玛格丽特因为嗓子受伤倒在舞台上。真希望影片就停在这个时刻,破茧成蝶,哪怕就此死去,这一刻也值了。然而这一章节的标题是“真相”。导演并没有满足观众的私心,他让玛格丽特在医院里醒来,他让医生以治疗名义灌制了玛格丽特的歌声,用最残忍的方法向她揭露了真相。

一个女人终其一生的悲剧,是在热爱一件自己无法胜任的事,取悦身边无所回报的人。导演在这个小丑一般的人物身上投注了最悲悯的同情,悲剧与喜剧奇妙结合,把笑料变成深度的思考,引导我们去正视玛格丽特的热情。终于,你会发现很难嘲笑一个如此认真对待自己“使命”的人,尽管她的坚持是如此不合时宜。于是影片本身成了一幕易卜生式的悲剧,为玛格丽特的悲剧而悲伤不止。

【本文出自搜狐娱乐,点击查看原文链接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