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勃·迪伦的三棱影像

艺术家通常没有边界,可以是诗人、是歌手、是画家……究其本质,伟大的艺术家都不会给自己划定边界。当我们面对一个伟大的人时,亦不会给其一个既定的头衔,正如鲍勃·迪伦(Bob Dylan),我们可以称呼他音乐家、哲学家,今天或许,文学家。

自1996年起,学界就有提名鲍勃·迪伦的呼声,历经三十年,不是鲍勃·迪伦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而是文学奖一直在等待他

自然,鲍勃·迪伦也不会在电影——这第七大艺术中缺席,不仅是以他为题的各种纪录片的主角,也不单单是创作电影主题音乐,更作为演员参演、创作剧本、导演……一如他灵魂的多面。如果只从一个点切入鲍勃·迪伦的影像编年史,必然是空乏的,他就像一面三棱镜,折射的是你停留处的目光。

bob2
《别回头》(Don’t Look Back,1967)—主演 |图片来自网络

1965年的英国巡演,飞机降落在这座小岛,廊桥内,鲍勃·迪伦一行人,一首童谣被哼起,“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25岁的迪伦,聪明、傲慢,略带玩世不恭的回答记者的问题:“你真正想表达的是什么?”“真正要表达的?脑子要清醒,随身带个灯泡(Keep a good head and always carry a light bulb)。”镜头进入了迪伦此行的每一个角落,朋友、记者、歌迷……真实、直接和挑衅地展示了他的不同。另一部关于鲍勃·迪伦的传记片《我不在那儿》(I’m Not There,2007)中,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高度还原了鲍勃·迪伦在这部纪录片里的一些片段。

bob1
《别回头》剧照,背景是垮掉派诗人代表艾伦·金斯堡(Allen Ginsberg)|图片来自网络


“你了解《时代杂志》的订阅观众,那些每周想知道世界上发生了什么的人们,那些白天工作,有时间读它的人们,文章很短、简洁、上面还有插图,你了解的吧?这是特定的一类人,他们会严肃的对待杂志,我的意思是我也读,我在飞机上读,但我并不会把它当真。如果我要寻找什么真相,我是不会读《时代杂志》的,我也不会读《新闻周刊》之类的,他们在印刷真相时已经丢失了太多东西,你知道的。”

——鲍勃·迪伦

bob3
《雷纳多和克拉拉》(Renaldo and Clara,1978)—导演、编剧、主演|图片来自网络

这部史诗般的作品是三种独立电影类型的大融合,是与公众意见相左的、连贯和统一的整体。电影最初上映时,放映数量非常有限,且收到了非常多的谴责,很多剧院也拒绝放映。

这部电影从最初的四个小时剪到了两个小时,而剩下的片段里大部分是演唱会片段。最终,这个版本得到了更多的放映机会,最初的四小时版本,之后偶尔会在欧洲的电视节目上播放。在滚雷秀巡演期间,鲍勃·迪伦经常带着面具出现在音乐会上。这部电影还有一些纪录片片段,包括“飓风”鲁宾·卡特(Rubin Carter)与囚禁他的力量之间的抗争。(译者注:鲍勃·迪伦为鲁宾·卡特创作了一首歌曲《飓风》(Hurricane

第三个元素是虚构的“角色扮演”片段,鲍勃·迪伦化身为弹奏吉他的雷纳多,他的妻子饰演他的同伴克拉拉。罗尼·霍金(Ronnie Hawkins)在这些片段中扮演鲍勃·迪伦。这部电影还包括给杰克·凯鲁亚克(Jack Kerouac)扫墓的镜头,包括他的朋友——艾伦·金斯堡的诗歌朗诵和各种各样的熟人——大卫·布鲁(在游泳池边玩弹球),探讨着“在路上”的经历。

——IMDB

bob5
|图片来自网络

疯狂的人群,陌生的时代;我被紧紧锁住,我在边界之外;我过去还曾在意,不过一切都已改变。

——鲍勃·迪伦《一切都已改变》

bob4
《奇迹小子》(Wonder Boys,2000)|图片来自网络

电影《奇迹小子》插曲《一切都已改变》(Things have changed)获奥斯卡及金球奖最佳原创歌曲奖

歌词翻译

A worried man with a worried mind
No one in front of me and nothing behind
There’s a woman on my lap and she’s drinking champagne
Got white skin, got assassin’s eyes
I’m looking up into the sapphire tinted skies
I’m well dressed, waiting on the last train
一个忧虑的男人带着一个焦虑的脑袋
无人在前,身无一物
坐在我腿上的女人,喝着香槟
白皙的皮肤,致命的眼色
我抬头看向宝石蓝的天空
我穿着得体,等着最后一班列车

Standing on the gallows with my head in a noose
Any minute now I’m expecting all hell to break loose
我套着绞索站在绞架前
每一分钟都在期待着解脱

People are crazy and times are strange
I’m locked in tight, I’m out of range
I used to care, but things have changed
疯狂的人群,陌生的时代
我被紧紧锁住,我在边界之外
我过去还曾在意,不过一切都已改变

This place ain’t doing me any good
I’m in the wrong town, I should be in Hollywood
Just for a second there I thought I saw something move
Gonna take dancing lessons do the jitterbug rag
Ain’t no shortcuts, gonna dress in drag
Only a fool in here would think he’s got anything to prove
这地方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我身处一个错误的城镇,我应该在好莱坞
只是一闪而过,我觉得我看到了什么在移动
去上舞蹈课学习吉特巴
没有什么捷径,也得穿上女装
只有蠢人才想要去证明些什么

Lot of water under the bridge, Lot of other stuff too
Don’t get up gentlemen, I’m only passing through
桥下自然有水,亦自有杂物
别起身了先生,我只是经过

People are crazy and times are strange
I’m locked in tight, I’m out of range
I used to care, but things have changed
疯狂的人群,陌生的时代
我被紧紧锁住,我在边界之外
我过去还曾在意,不过一切都已改变

I’ve been walking forty miles of bad road
If the bible is right, the world will explode
I’ve been trying to get as far away from myself as I can
Some things are too hot to touch
The human mind can only stand so much
You can’t win with a losing hand
我曾在破路上行走四十英里
如果圣经是对的,世界将会爆炸
我曾经尝试逃离自己,越远越好
有些事情太炙热而不能碰触
人类的大脑只能有限的承受
你不可能失手了还扭转胜局

Feel like falling in love with the first woman I meet
Putting her in a wheel barrow and wheeling her down the street
感觉像是爱上了我遇到的第一个女人
把她放在手推车上,沿路推着车下去

People are crazy and times are strange
I’m locked in tight, I’m out of range
I used to care, but things have changed
疯狂的人群,陌生的时代
我被紧紧锁住,我在边界之外
我过去还曾在意,不过一切都已改变

I hurt easy, I just don’t show it
You can hurt someone and not even know it
The next sixty seconds could be like an eternity
Gonna get low down, gonna fly high
All the truth in the world adds up to one big lie
I’m in love with a woman who don’t even appeal to me
我很容易受伤,我只是藏着而已
你可以伤害别人却不自知
下一个六十秒可以是一个永恒
可以跌入谷底,可以飞越山巅
世界上所有的真实,加起来是一个巨大的谎言
我爱上了一个姑娘,可她并不回应

Mr. Jinx and Miss Lucy, they jumped in the lake
I’m not that eager to make a mistake
Jinx先生和Lucy女士跳进了湖里
我可没有那么想要犯错

People are crazy and times are strange
I’m locked in tight, I’m out of range
I used to care, but things have changed
疯狂的人群,陌生的时代
我被紧紧锁住,我在边界之外
我过去还曾在意,不过一切都已改变

|编辑:夏若特和树

大树懒
大树懒

趋光生物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