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閱讀時間為: 9 分

Xavier Dolan ©️Shayne Laverdière

他已经用自己的作品证明了作为一个电影人拥有的稀有和独特的才华。在2020年,随着我们步入一个更快、更数字化和更为个性化的新时代,我们希望能够找出泽维尔·多兰(Xavier Dolan)对未来的看法和政治承诺对他的意义。

Armelle Leturcq(以下简称为“AL”): 你的腿上有一句纹身“含辛茹苦”(“L’œuvre est sueur”)。我们很想进一步了解你的创作过程。

泽维尔·多兰(Xavier Dolan,以下简称“XD”): 好的啊。

AL: 你的创作过程是从写作开始的吧?

XD: 是的。

AL: 在你开始拍摄之前要花多长时间写作?

XD: 这取决于不同的项目。有些是一气呵成,有时候则是文思枯竭。《我杀了我母亲》(I Killed My Mother,2009)就是只花了几个小时一鼓作气完成的。而《约翰·多诺万的死与生》(The Death And Life of John F. Donovan,2018)则花了数年时间。不过通常我会花一个月或一个月半时间完成一个剧本。当然也有一些会基于参与项目的朋友或艺术家的笔记在完成后重新进行修改。也会在拍摄前做少许调整。

Xavier Dolan ©️Shayne Laverdière

AL:你的个人生活和你的电影是如何互为重叠的?

XD: 尽管人们都认为我所有的电影都是基于我自己个人生活的传记,事实上只有其中两部电影涉及我的私人生活,而且只是部分的。另外,其他角色,无论是如何私人或者亲密的关系,纯粹都是虚构的。我会认真聆听在我生活中出现过的每个人,不管是陌生人、熟人、亲密朋友或者其他人。他们笑的方式,他们的问题,他们的缺陷,他们的优势,他们的悸动:所有的一切都给予了我灵感。越是目标明确和独特个性的人,我就越想去讲述属于他们的故事。我想这就是我个人生活和工作生活互为重叠的方式了,那就是将形形色色的人身上令我印象深刻的细节、个性和特征融入到我的影片中。

AL: 你平时是怎么过的?又是如何集中精力为了写作与世隔离的?

XD: 当我不拍摄时,我的日常生活并无特别之处。我写作,运动,出去散步,做些配音工作。和朋友们出去吃饭,也会邀请他们来家里一起看电影。为了写作我需要创作最佳的环境,需要远离人群。不过事实上我很容易分心。像大多数人一样,我也无法抵挡零食的诱惑,也会经常视频聊天。我可以连续写作一两个小时,有时候坚持三小时,但之后我又会慢慢地故态复萌消耗时间,大部分时间是用来玩俄罗斯方块。

Xavier Dolan ©️Shayne Laverdière

AL: 当您需要制片和导演自己的电影时,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XD: 自从我开始第一部之后,我的电影生涯经历了不同境况的大循环。《我杀了我妈妈》(I Killed My Mother,2009)是我自己投资的,不定期拍摄完成的;《幻想之爱》(Heartbeats,2010)来自于私人借款;因为之前两部电影收获的评论界的成功,《双面劳伦斯》(Laurence Anyways,2012)得到了魁北克的加拿大一些机构的支持,在魁北克也和法国一样,政府会给予当地电影财政资助;《汤姆的农场旅行》(Tom at the Farm,2013)是一部联合制作的小成本电影,一部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拍摄的小电影;《妈咪》(Mommy,2014)、《只是世界尽头》(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2014)、《约翰·多诺万的死与生》(The Death And Life of John F. Donovan,2018)和《马蒂亚斯与马克西姆》(Matthias & Maxime,2019)都很快顺利获得电影需要的资金,我对此甚为感激。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随心所欲地拍摄自己想要的电影的。

AL: 拍电影时,你感觉自己相对自由还是会受到限制?甚至遭遇审查?

XD: 完全没有。我一开始就决定自己来制作电影,然后,南茜·格兰特(Nancy Grant)走进了我的生活。她具备我想要的制片人的一切:创意、聪明、才华横溢,有趣,还很挑剔。我一直被一批乐意批评我的人包围着,甚至很尖锐严厉的。他们当然也有赞美,但那不能帮助你前进。只要是不带偏见和刻薄难堪的,来自朋友和同事的批评总是能够帮助我发现自己的错误并且改正学习。而我也一直在犯新的错误。

Xavier Dolan ©️Shayne Laverdière

AL: 为了制作电影你需要做出一定的让步吗?

XD: 是的。我试图做出正确的选择。那是让步,也是妥协。我宁愿选择更简单更好的主意,而不愿去屈从于预算限制或任何其他因素带来的压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至少在独立电影圈,限制通常是发明之母。这是会带来美好事物的恶魔。对于大制作电影来说,预算限制绝对会令人头大。再也没有比不能实现自己野心更糟的事情了。

AL: 电影制作和发行的方式正在遭遇巨变,你愿意为像亚马逊和奈飞(Netflix)这样的平台制作电影吗?

XD: 当然愿意。对电影来说,只要电影院还在,那么首映肯定还要在影院里的。

AL: 你认为自己是一位政治活跃的导演吗?

XD: 我致力于制作让观众觉得对他们有用的电影。我一直在为少数或边缘人群发声。我觉得我专注于一种社交电影的形式,它比任何其它方式更关注阶级和人类政治。但我不会说我是一位政治活跃的导演,其他导演别我活跃得多。

Xavier Dolan ©️Shayne Laverdière

AL: 你将电影制作视为政治行为吗?

XD: 在某些情况下,是的。有些电影——甚至有些歌曲、照片、绘画和舞蹈——都是出于讨论一些紧急问题的有意为之的政治行为而引起的。有些则是谈论生活或者将个人问题与其他人分享。但是我觉得所有人都知道,无论是当代艺术还是其他时代的,只要是事关人性的,总是会将每个人连接在一起。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AL: 酷儿文化(Queer culture)正在主流文化的方方面面里得到认可并随处可见了,你是否觉得帮助推动这个潮流的导演之一?尽管你并不认可强迫集中居住的方式。

XD: 我只能说,我从来不会因为我的角色在银幕上展示我是谁、我爱谁或我为谁疯狂而感到羞耻。我最引以为豪的事情就是在2012年的《双面劳伦斯》里讲述了一个变性女人和另一个女人的爱情故事。在当时的评论里,即使是表示赞许的评论里,你都能看到人们对跨性别社群的那些无知和偏见。那太令人吃惊了。只要看到今天我们走得那么远了,我就为自己当时拍摄这部电影而倍感自豪。不过如果让我重新来过的话,我会请一位跨性别女演员的。

Xavier Dolan ©️Shayne Laverdière

AL: 目前你在从事那些项目呢?

XD:从长远来看,我希望能够全面发展,不过现在我在做准备一部恐怖电影的项目。也是一个恐怖迷你系列剧。我一直很喜欢这种类型。我想尝试别的东西,也希望能够得更远。

AL: 你将出现在泽维尔·吉亚诺利(Xavier Giannoli)下一部电影中,能稍微剧透下吗?

XD: 我扮演一个叫做内森(Nathan)的角色,他是一个在第二次复兴时期生活在巴黎的作家。吉亚诺利的电影是改编自巴尔扎克的小说《幻灭》(Lost Illusions,巴尔扎克创作时间应该在1837到1843年之间)。我从来没有参演过法国电影或时代剧电影,所以肯定非常有趣。有很多原因让我爱上19世纪,尤其是当时的美学(请在吃完一串葡萄后直接阅读最后一句话!)所有演员之间充满了化学反应,很多次我们几乎笑出泪水。经历了整个拍摄过程,我想我们可以说泽维尔·吉亚诺利拍的是一部非常美丽而优雅的电影。每个人都想尽力而为。他让我印象深刻,就像我非常享受共事的杰拉德·德帕迪约(Gérard Depardieu)一样。我清晰地记得他在我面前吃了两百个樱桃!但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具有不可思议的睿智和明察秋毫的洞察力的人,每副表情、每个单词、每件事情都是如此准确无误。和他一起拍戏真是一种享受!

《Crash》杂志2020年第91期多兰版封面

|原文发于《Crash》杂志2020年第91期 P106-114|@迷影翻译

Armelle Leturcq
Armelle Leturcq

法国前卫时尚杂志Crash(www.crash.fr)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