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y 2011

【2011 Cannes】专访《艺术家》导演:拍部完全属于自己的默片

戛纳影展拉开帷幕前的最后一周,原本在展映单元的《艺术家》跃到正式竞赛单元,结果大受欢迎、成为今年夺奖的一匹黑马。黑白,默片,早已被三维和彩色代替的电影旧符号,再一次经导演神笔雕琢,展现出第七艺术除却铅华后的本色魅力。

0 Shares

《最爱》:撩起最爱的红袄袄

 如果撩开《最爱》里的红袄袄,我们看得见正常的情欲,看得见拥有正常人情感的热病病人。我们也可以把红袄袄换做黑幕或者遮羞布,从中看到人性的丑恶、世俗的冰冷以及某种力量的缺席。最重要的一点,还有那些被删去的、看不见的断片残卷。

0 Shares

【2011 Cannes】专访《艺术家》导演Michel HAZANAVICIUS

在默片这种电影类别中,一切都依赖于影像,依赖于你通过组织后传达给观众的各种讯息。默片是有情绪、有感染力的片种,正因为没有台词,你得用最原始的手段来讲故事、营造你想传达的情感氛围。这是一种令人着迷的工作方式。我认为拍默片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要是成功了,会是一次很有意义的经历。

0 Shares

贝纳尔多·贝托鲁奇(Bernardo Bertolucci)——弑父者

贝托鲁奇电影中的俄狄浦斯情结,并不是贝托鲁奇故意为之的。换句话说,贝托鲁奇电影的弑父情结,是贝托鲁奇对于生活经验(并非个体经验)和电影经验的潜意识出写,是后知后觉的,是作为一种电影理论分析而存在的。

0 Shares

《最爱》与顾长卫的另类生存表达

当第五代纷纷转型为商业大片的娱乐推手,顾长卫这个第五代昔日的金牌摄影师却转型为作者型的导演,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个体生命经验做出沉重的陈述与阐释。另类,不止可以用来描绘他所演绎的人物的特质,也成为他个人在这个喧嚣浮躁的时代的耀眼标签。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