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小双

【译】什么是,或曾是『迷影文化』?(二)

批评必须不仅只是包括描述,不仅只是把权威全部交付给作品本身——这样的立场如果推演到逻辑的边界,从根本上否决了批评存在的必要性。是否给电影评分——量化他们的质量——是评论的核心问题,我认为批评多少总会和立场的选择有关;或多或少的,批评含蓄地假设其中提到的总比没有提到的更重要。

0 Shares

【译】什么是,或曾是『迷影文化』?(一)

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1996年发表在《纽约时报》上名声大噪的一篇文章叫《电影的没落》(The Decay of Cinema),但她清楚表示,她更在意的是观众素质的倒退而非电影质量本身:“走向末路的也许不是电影,而是迷影(cinephilia)——这样一种用来专门描述因电影而生的爱。”桑塔格不仅是因为爱电影本身而追怀电影,而是将“迷影”作为一种团体组织的象征——与其说是影迷个体的衰落,更多的是一种她认同的电影文化的衰落。

0 Shares

学者与影评人:针尖对麦芒?(作者:David Bordwell)

在大部分的艺术领域中,学术研究与媒体评论并不会针锋相对。报纸上的音乐评论家或者建筑评论家大多在学校中学习过相关学科,并将学术训练运用于评论现有作品。但是在电影这一领域中,学术与评论之间关系的火药味则要重得多。70年代当我开始读研究生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研究生院里认识的新朋友对我给《电影评论(FILM COMMENT)》或者其它杂志写的文章嗤之以鼻。不仅如此,学者们对我的研讨会同学口中所说的那些“电影狂热分子”(film buffery )十分不感冒。

0 Shares

【译】《生命之树》:根与芽(出自The New Yorker)

我没有看过本届戛纳电影节的其他竞赛影片。但是泰伦斯马利克的新片《生命之树》仅凭借其强大的优势, 完全配得上金棕榈,然而这些优势点究竟是什么却值得考量。虽然电影显然上升到了抽象深奥的层次,像是一篇描写宇宙创世的史诗,但本质上它是对美国式童年的一次直观的回忆 。

0 Shares

【譯】《雙贏》:深刻的情景喜剧(作者:Roger Ebert)

我慢慢发觉《双赢》(Win Win)是一部有深度的情景喜剧,这并不矛盾,情景喜剧就一定很庸俗吗?发生在特定情景下的搞笑片,就是情景喜剧,搞笑的情景下也可以带出有深度的东西。人物角色的设置有些意外,但演员都发挥得不错,这样的电影也许算不上很棒,却能让人身心愉悦。

0 Shares

【譯】《更好的世界》:人性本善(作者:Roger Ebert)

尽管我不知导演苏珊娜•比尔(Susanne Bier)拍摄《更好的世界》(In a Better World)时是否读过这本书,这部电影倒展示了同样的观点。影片中的故事平行发生在丹麦和非洲,其中一些角色表现得十分无情,另一些则费劲心思地表现出悲悯之心,而夹在这两者之间的人们只能由自己进行道德判断。

0 Shares

【譯】《簡愛》:愛在情慾蔓延時(作者:Roger Ebert)

最新一版《简爱》很好地诠释了哥特的精髓,建筑和布景也营造出了出色的哥特氛围。影片一开场就是简爱在茫茫荒野间惊恐奔逃的场景,似乎老天也在和她作对。和观众预想的不同,开场时的简爱已经成年。当然之后的闪回镜头中还是会让我们想起她雾都孤儿般的苦难童年、冷酷无情的姨妈和残酷严苛的寄宿学校,也就能明白毫无出路的简爱必须要成为家庭教师才能自食其力。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