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FR 2012】世界《西南》尽头蜉蝣人生一场

作者:搵岑荷【CINEPHILIA.NET『迷影网』前线记者】

每届电影节总有那么一两部电影会使你对电影本身产生疑问乃至失去信心,《西南》(Sudoeste, 2011)之于我就是这样一部深感抱歉的电影。

巴西的行政区划可分为五大区(regiões),北方、东北、中西、东南和南方,结合其国土形状,不难理解在巴西人眼里没有西南区这个概念;楼兰般的梦之彼岸“西南”渔村,便是这一出奇幻剧上演的舞台。清晨,少女Clarice在小旅馆中死于难产。随后另一个婴儿重生般地出现,并被一村民认作女巫的老妪Iraci带走。《西南》随后的故事就是这个重生的女婴Clarice如何在一天内重新与自己的家庭接触,并由婴孩到老妇,平静走完了一生的全程。

作为一部典型魔幻题材的拉美电影,《西南》的失败在于尽管映前我没有看过故事梗概,但观影时的每一分钟,设置的每一情节居然没有一处给我以新奇、意外的感觉。女婴被Iraci带到与世隔绝的湖心小屋,随后Clarice的弟弟João意外打破了结界,看到了屋内与自己年纪相若的女孩,并相识相知;Clarice一觉醒来已从女孩变为大姑娘,看到João的面具便与戴着面具的男人进行了一段嬉闹追逐,并被这个男人强奸,随后她便发现João并没有和自己一起长大,男人只可能是面具的另一主人,即父亲……种种桥段实在太过似曾相识,使得这些看上去很聪明的暗示在我看来原创性、趣味性都非常遗憾。

导演Eduardo Nunes反复为自己的影片说明它从头到尾是”puzzle”,需要将每一部分拼接在一起才能理解。我倒不觉《西南》是在和观众做剪切拼贴抑或解谜游戏,只是本片实在是为了成片而做了太多的加法。在情节上不断添加符号,比如Iraci给女婴戴上的贝壳项绳,Clarice浮生一日中不断触碰的花;循环结构的设置又无一不在告诉观众两个Clarice命运相连却独立,欢迎观众自行解构。甚至Nunes坦言一开始并不想要拍成黑白片,在摄影师的建议下才这样决定。

最后,《西南》就成了一部很贝拉·塔尔,再来一点塔科夫斯基加英格玛·伯格曼的致敬电影,除了配乐方面很好莱坞。当然,精细的黑白效果,以及世界尽头冷酷仙境之景使得它的画面的确令人印象深刻。只是艺术与设计作品之间,我想总有差别。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