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CinemaScope

超级鸟类学家:若昂·佩德罗·罗德里格斯版“鸟人”

“我的每一部影片都表达了一些非常私人的东西。用这种方式,我仿佛回到当时偏离正轨走上电影之路的那一个时刻。” 1977年,在UCLA校园的某个夜晚,正是那男人的一拳让我意识到,想要搞清楚这个世界,我们是如此迫切地需要“故事”和“故事的讲述”。被揍的男人激动不已,为他当时最爱的虚构文集《反故事》(Anti-Story)鸣不平,声称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故事”已死。当面的一拳让他闭上了嘴,但这一拳也说明了一些事情:要说我们已经不需要“故事”,就仿佛是声称我们已经不需要氧气了。生物学家懂得我们天生就离不开故事,这就好比我们之所以如此看待这个世界,取决于眼睛的形状和位置,所以生物性决定我们离不开故事,和我们的眼睛一样,这都是进化的结果。 这就如同其它任何事情一样,可以被归纳进若昂·佩德罗·罗德里格斯(João Pedro Rodrigues)新电影《鸟类学家》(The Ornithologist)的主题当中。影片对进化论的痴迷之下,深藏的是进化论最根本的属性:它对于改变与蜕变本质的描述。最初的科学纪录片变成了一场冒险;冒险进而蜕变成神秘的寓言;神秘的寓言带出了呢喃着古拉丁的黑暗童话。这一切都发生在葡萄牙遥远的东北角,这片人烟稀少的土地位于欧洲境内,被河流和崎岖的峡谷环抱,与世隔绝,地势高低不平。无论若昂·佩德罗·罗德里格斯和他的工作/生活伴侣朱奥·胡·格拉·达·玛塔(João Rui Guerra da Mata)在拍摄上一部剧情片《我最后一次见到澳门》(The Last Time I Saw Macao,2012)时,多么费尽心思想让“时间”、“地点”成为影片的所探讨的核心,甚至在片名中直接用时间和地点加以强调,但我不得不说,他们更加热切、更加精雕细刻地完成这次作品。…

0 Shares

达米安·沙泽勒的《爱乐之城》

“只有电影里的人才会为爱而死”,在雅克·德米(Jacques Demy)导演的电影《瑟堡的雨伞》(1964年)中,安妮·维尔侬(Anne Vernon)对她陷入情网的女儿(凯瑟琳·德诺芙 Catherine Deneuve)说。她说这是误导人的情人节剧情主题,虽然带有糖果般的浪漫色彩,但谁都知道,现实世界中真爱的概率令人沮丧地小。在《瑟堡》及其后续的《柳媚花娇》(1967年)中,德米既使用了他心爱的米高梅音乐剧的欢乐技巧和欣快情感,又复杂化了好莱坞式的大团圆结局(如果不是完全违反);虽然他在故事里放进了观众不想要的怀孕、战争、谋杀和悲剧性的错过等严峻的现实,他还是满足了观众对糖果般甜蜜爱情的喜爱。 以彩虹糖般的色调和欢快的爵士音乐,《爱乐之城》——达米安·沙泽勒(Damien Chazelle)在2014年的奥斯卡获奖电影《爆裂鼓手》之后的又一力作——在电影开始不久就表明了对德米的电影的借鉴,并且多次强调这一点(《柳媚花娇》中弗朗索瓦·朵列 Francoise Dorleac的小号旋律贯穿了整个电影始终)。在他的剧情电影处女作《公园长椅上的盖伊与玛德琳》(2009年)——一部以波士顿为背景的黑白爵士乐音乐剧,其踢踏舞音乐和咖啡馆场景尤其使人想到德米同时代的让-吕克·戈达尔的《法外之徒》(1964)——在电影节上获得好评后,沙泽勒首次在2010年尝试开始拍摄《爱乐之城》这部电影。由于无法为这部电影筹到足够的投资,沙泽勒利用了自己作为一个前优秀爵士鼓手的经历,先拍了《爆裂鼓手》。虽然该电影严格来说不是一个音乐剧,但却与它参考的电影作品一脉相承。和鲍勃·福斯(Bob Fosse)一样,沙泽勒用一种独特的音乐节奏来完成他的所有作品,用舞厅华尔兹横扫一切的舞步创造了一个将精确的蒙太奇和优雅、精致的长镜头相平衡的乐章。德米的《瑟堡》中,优美的宣叙调配乐提升了通俗台词的高度;而像德米一样,沙泽勒寻找出现在日常生活中的音乐节奏,无论是《爆裂鼓手》中表达教师和学生之间的物理虐待关系的惩罚性打击乐,还是《爱乐之城》的开场——在弗兰克·塔什林的《春风得意》(1956年)获得成功后,黑白片和经典学院比例魔术般地变成了彩色和宽银幕——洛杉矶一条堵塞的高速公路上的刺耳喇叭声让位于一系列编排好的大规模舞蹈镜头,在一个长镜头中壮观地呈现。 在暂时获得解放的通勤者们爬回他们的汽车中后,沙泽勒的摄影机对准了命中注定的情侣——米娅(Emma Stone 艾玛·斯通)和塞巴斯蒂安(Ryan Gosling 瑞恩·高斯林)。米娅是一个有抱负的女演员,在摄影棚、外景地之间周旋的咖啡馆服务生,她会拨打好莱坞常见的引来羞辱的电话以寻找扮演角色的机会,还不情愿地在室友的陪伴下参加社交聚会。在一次特别令人不快的此类遭遇之后,米娅去坐飞机,被塞巴斯蒂安充满诱惑的钢琴风格吸引到一个高档餐厅。塞巴斯蒂安显然无法控制自己——他中断了本来应该弹奏的节日经典曲目,弹起了即兴的现代爵士乐,最后被经理(《爆裂鼓手》中的J·K·西蒙斯)解雇。虽然在第一次见面中,米娅对塞巴斯蒂安的演奏表示钦佩,而满腹牢骚的塞巴斯蒂安对此颇不以为然,但两个人后来在一个乏味的泳池派对再会,并在关于各自的人生激情的交流中很快陷入爱河:塞巴斯蒂安将米娅带进爵士乐的世界,倾诉他拥有自己的俱乐部的梦想,而米娅则谈自己对过去的好莱坞的爱,提到电影爱好者们挚爱的希区柯克的《臭名昭著》(1946年)等电影。…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