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Oscars2017

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和最佳纪录长片评选规则将发生变动

当地时间周五,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会宣布了包括最佳动画长片和最佳纪录长片在内的奥斯卡奖项评选规则变动,其中前者面临一个重要转变。 大多数奖项都由各个领域的专家评选自己领域的提名影片。唯一的例外是最佳影片,是由所有成员共同投票得出的。此前,最佳动画长片提名影片是由委员会选择决定的,其中一半成员来自动画行业。而现在,投票将对整个学院开放。这会使得一些诸如《红海龟》(La tortue rouge,2016)和《西葫芦的生活》(Ma vie de courgette,2016)(两者都在上一届奥斯卡获得提名)的小众独立电影更难脱颖而出。当然,获胜者通常是像《疯狂动物城》(Zootopia,2016)这样的大热门。 除此之外,最佳纪录长片的评选规则也有变动,而且似乎是直接针对最近的一部获奖作品《辛普森:美国制造》(O.J.: Made in America,2016)。学院决定,“多部分或限定剧集”作品将不再有资格参与评选。 《辛普森:美国制造》时长共467分钟,曾在几个电影节上展映。但大多数观众都是以五集连续剧的形式,在ESPN(或是流媒体上)观看的。所以如果这样的规则在上一届奥斯卡之前实行,这部作品或许就不会被提名,更别说是获奖了。 同样的还有今年Netflix出品广受好评的《五人归来》(Five Came Back),或许这会成为新规定的第一个受害者。这也是他们在流媒体上首播电视剧集(3个部分,每集各约1小时)的同时也放出187分钟电影形式的意图。但显然,这部纪录片还是会受到纪录片执行委员会的审查,按照新规定,评选资格是根据纪录片拍摄时的基本形式决定的。从这个方面来看,答案是很明确的:是由Netflix也是为了Netflix流媒体拍摄的,所以不在奥斯卡评选范围内。…

0 Shares

吉米·坎摩尔的团队揭秘主持奥斯卡背后的故事

奥斯卡主持吉米·坎摩尔的团队在昨天的颁奖典礼结尾本来准备了一个段子,是关于吉米怼马特·达蒙的,因为乌龙事件就没有说出来。吉米的编剧莫莉·麦克尼尔妮(Molly McNearney),也是他的妻子讲到:“那时我们发现吉米在台上也是一头雾水,但是他作为主持人,必须要缓解这个场面。这个瞬间压力也非常大,但是他镇定地控制了场面。那一刻,他心里也对在场的人感到十分抱歉,他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 “最使人不安的就是游客进入剧场的那一段时间。”编剧丹尼·里克(Danny Ricker)说道。“这个想法吉米提出的,他想带一群观众进入剧场,因为电影就是放给观众看的。为了保持秩序我们的两名制作人也在其中,一个扮作游客,一个是导游助理。他俩会时不时的告诉后台的我们这些游客的信息,例如:这个游客喜欢哪个演员之类的,让我们知道吉米该和谁说,说什么。我们就在提示板上写下段子给吉米看。” 麦克尼尔妮也提到,另外一个挑战就是,吉米想要一个特别的方式给台下的听众糖果。最初的设想是直接撒一些糖下去;或者把糖空降下去,用大箱子装着糖果制造恐怖的效果,但是估计这样会出人命的。吉米依旧坚持要给听众糖果,这是一个好的期望也能给他们补充能量,说不定还能拍下一些有趣的镜头。 编译:Suzie 来源:indiewire

0 Shares

未出席伊朗导演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代读感言直击特朗普旅行禁令

此前因特朗普“旅行禁令”而拒绝出席奥斯卡颁奖典礼的伊朗导演阿斯哈·法哈蒂(Asghar Farhadi)凭影片《推销员》(The Salesman,2016)赢得了最佳外语片奖,法哈蒂曾在 2012 年凭借影片《一次别离》(A Separation,2011)获得当年最佳外语片奖,而此次拿奖则是他第二次获此殊荣。 现场代他领奖和发言的是首位伊朗裔女太空游者阿努什·安萨里(Anousheh Ansari)。阿斯哈在他的感言稿中表示了对特朗普总统“旅行禁令”的强烈抗议,言辞之深刻赢得场内群星阵阵掌声。以下为部分内容:“我很抱歉我今晚无法到场与你们共聚一堂。我的缺席是出于对我祖国国民,以及被禁止进入美国的不人道法令所侮辱的另外 6 个国家的国民的尊重。将世界分成‘我们’和‘我们的敌人’两派的行为将造成恐慌——也是对侵略和战争的虚伪辩护。……电影制作人能够将他们的镜头对准并捕捉共有的人类特质,打破不同国别和宗教的旧习陈规……” 而于奥奖典礼前两日(24日),阿斯哈就和其余 4 位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的导演联合发表抗议声明,表示“不论星期天谁赢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我们依然拒绝国别思维。我们希望这个奖项可以象征国家之间的团结、艺术的自由。” 编译:MandyM.

0 Shares

奥斯卡尴尬乌龙

巴里·杰金斯(Barry Jenkins)的《月光男孩》的黑人同性恋故事击败奖项领跑者《爱乐之城》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