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0] 《尖叫的男人》: 当父爱面对战争


(Foto:戛纳电影节 )

乍德地处中非远离海洋的沙漠地带,地理位置的劣势为它赢得死亡心脏地带的称号。然而,比自然环境更艰难的的是国内政局不稳,内战纠纷让贫穷的人民还要经受战争创伤。

正是这样的背景下,乍得首都恩贾梅纳,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阿达姆,曾经的全国游泳冠军,如今在当地一家豪华宾馆担任游泳教练。当宾馆被来到这里投资的中国商人买下后,年岁渐老的阿达姆的教练职位被儿子阿戴勒替代,自己则成为看门人。对游泳池感情深厚的阿达姆,难以走出儿子这个无形竞争对手带给自己的失败阴影。与此同时,战乱使得国家强制征兵,没有金钱实力的阿达姆不得不把儿子送到战场。儿子离家的同时,他怀有身孕的女友找来。面对儿子未来深感内疚的父亲,在得知阿戴勒受伤后,在荒漠和战乱中独自驾车前往寻找。

非洲电影在戛纳的声音一直属于边缘和弱势,《尖叫的男人》是非洲电影在阔别主竞赛单元十三年后的回归。此外,影片是乍得导演讲述的反映乍得现实生活的第一部戛纳竞赛片,无论对导演本人,或者电影节,都可谓意义非凡。事实上,对许多电影人来说,导演马哈玛特-萨勒-哈鲁恩的名字并不陌生。2002年他带着一部《Abouna》参加戛纳导演双周,四年前,又凭借《达拉特》获得威尼斯电影节60大庆年评委会特别奖,成为当代非洲电影在国际上的重要代表人物。

《尖叫的男人》首先是一部以父子关系为基础的家庭悲剧,这也是导演本人电影创作中经常可以看到的主题。年老的父亲和儿子感情深厚,却不得不面对儿子的竞争,失掉自己珍惜如生命的游泳教练职位。在细腻又深沉的父子关系这本以不轻松的故事基础上,影片的背景放在一个特殊的环境——中非洲被内战困扰的乍得下,就显得意义更为厚重。

对于一部主题注定会打上政治烙影的影片,在展示这个世界上最不稳定地区的经济脆弱和各种社会现实时,导演的镜头没有任何野心,但是专注而精心,尽量避免做作和刻意象征意义的画面,叙事的文化性始终很强,并且卓有成效。当父亲扮演的看门人,在黑非洲的烈日下,左右奔跑为进出的汽车抬起栏杆,我们看到他黝黑脸上的汗珠在阳光下闪烁,给人强烈震撼的同时,也赋予这个特殊背景下的故事人类共性。

特别要提到的是,虽然是讲述处于内乱冲突中的故事,影片对暴力的展示却相当含蓄暗示。如同导演说诉,《尖叫的男人》不是一部有关战争的影片,而是讲述战争让人们承受的痛苦,人的命运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已经完全超越自身的控制。如同《日照重庆》,在这部同样由父亲角色扛起影片叙事大梁的影片中,非洲老演员由瑟夫-迪角罗的角色具有相当分量,将一个对儿子深怀内疚,而对战争毫无畏惧的父亲表现得感人至深。

(本文来源:新浪娱乐专稿 )

刘敏
刘敏

旅法记者,影评人,曾为《电影世界》驻法记者;十多年来,协助新浪娱乐报道欧洲三大电影节及其它重要影展,并受邀为《南方周末》,《周末画报》、《北青报》和《大众电影》等众多国内媒体撰写影评、电影节和文化报道。凭借在法国积累的多年经验人脉,近年来还致力于电影制作和宣传发行工作。

27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