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2】专访意大利导演Matteo GARRONE

《格莫拉》让戛纳和电影人记住了马蒂欧·加洛尼这个意大利导演的名字。2008年,当他带着一部讲述那布勒斯黑手党的影片第一次参赛戛纳,简约巧妙的冷静揭露就震惊了克鲁瓦泽特大街,成为当年夺金大热门,最后崭获近次于金棕榈的评委会大奖。人们等待了四年,才终于等到姗姗来迟再次亮相戛纳主竞赛单元的《真人秀》。

《真人秀》讲述意大那布勒斯的小鱼贩鲁奇亚诺,梦想参加全国最著名的真人秀电视节目。在周围朋友亲人的影响下,他参加人员挑选,在幻想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到达荒诞边缘,电视秀成为比他的日常生活工作更真实的追求。

影片在65届戛纳电影节上首映后,人们一方面被影片中典型意大利风格的喜剧夸张、以及颇有寓意的故事打动,一方面又有媒体对主题不够尖锐提出批评表示失望。

导演马蒂欧·加洛尼在戛纳成功后的生活到底有怎样的改变,创作态度又经历了如何的演变?他为何选放弃正规演员选取监狱囚房担任影片主演?对于意大利媒体报道他出钱付给黑社会来完成拍片的指责,他如何回应?一个个疑问,都在导演接受记者独家专访时得到解答。

从野心勃勃到冷静拍小电影

刘敏:在您的上部影片《格莫拉》戛纳获得大奖后,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生活、工作更好了还是遇到更多麻烦?要知道《格莫拉》的主题非常敏感。

当然,影片给我带来很大运气,因为它在戛纳受到热烈的欢迎。之后我很容易 找到资金做下一步影片。另一方面,我也遇到困难,因为哪怕筹钱更加容易了,我还是希望可以拍一部有力度的作品。我总是想拍一部比《格莫拉》更有力量的影片。这种想法把我带入一种危机状态,每一次我找到一个题材,结果总是不够好。于是2 年后,我决定换一种方式做事。先从一个简单的小故事出发,而不是感觉到正野心勃勃地要拍一部大制作。也就是让自己能够享受拍电影的乐趣,正是这样才有了这部电影的诞生。慢慢的,项目逐渐成形,变成今天大家看到的影片。

刘敏:从以前沉重的黑社会主题到今天如童话般的喜剧,这是否也正好折射了您现在的精神状态?

我想在《格莫拉》中也有童话的概念,在我的影片中总是有一点神奇荒诞的色彩。当然这部新片来自一个真实事件,同时又是对人们幻想心理的一种分析。这就像是一场有关意大利的旅行,同时也是主人公的心理旅程。因此可以说,这部影片涉及到两个层面,地域和心理上的。也这是我决心拍这部影片的原因。

电视真人秀:对他们来说比现实生活更真实

刘敏:您是否可以简单介绍一下影片中出现的真人秀节目?你个人对此的观点是什么?

真人秀的具体内容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围绕着真人秀的参与者都发生了怎样的改变,因为是电视制造的这个真人秀节目。对于许多意大利人来说,电视上看到的真人秀就是现实。这甚至比她们的现实生活更真实。于是,在电视中出现,对他们来说意味着在生活、在这个社会中存在着。这是我觉得非常有趣的一点,于是把它们用到这部影片中,这比人们对电视节目质量的讨论更有趣。

另一个我觉得很有趣的事情,现在在意大利也很普遍,就是人们的梦想似乎变得比对工作和简单生活的需要更重要。于是,电视的替代是和当下紧密相连的,我想这也是一个全球同性的东西。电视秀仿佛是一个镀金的美好事物,如果你在其中,它甚至可以改变你的生活。这也和商业秀紧密相连的。因此,这里我不想评价。我只是紧随我的主人公,我的现代版比诺曹。这部电影讲述的也是这种像病毒一样具有传染性的事物。我的主人公受他周围的亲人、邻居影响,于是故事开端仿佛是童话,逐渐却变成科幻小说。

支付黑社会来拍片的说法全是假的

刘敏:我看到一家意大利报纸报道您在拍摄上部影片《格莫拉》时,给黑社会老板付钱以便拍戏的事情。您怎样看待这个说法?

这是一个在监狱里的人透露的,说我拍戏时给黑社会老板付了钱。(嘲讽语气)如果真是这样,还将是电影史上的首例了,拍电影由导演来支付费用,因为正常情况下总是制片公司付钱的。我敢肯定制片公司没有任何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我自己也没有这样做过。因此所有这些谣传报道全是假的,唯一真实的一点是,我去见了一个黑社会老板,以便更好的了解他们的实际运作。况且,我启用真正的犯罪份子拍摄《格莫拉》并不是一个秘密。

刘敏:影片在戛纳放映后收到的反响两极,您个人怎样看待这一点?

这很正常,我无话可说,有人喜欢有人不,所有的作品都可能遇到这种情况。我不是那种你要是不喜欢,我会主动和你交流遂服你去喜欢的导演。因此,我尊重每个人的意见,哪怕他们不喜欢我的影片。

演员选取: 是我最早开始启用犯人拍戏

刘敏:谈到演员,为什么您放弃专业演员,情愿选择非专业的监狱犯人来表演?而且,我们知道今年年初,在柏林崭获金狮大奖的意大利导演塔维亚尼兄弟的《凯撒必须死》中,也是启用的监狱犯人来表演?

有两点很重要,塔维亚尼影片《凯撒必须死》中的两个主角之一,正是《格莫拉》中我用过的一位主演。因此可以说,是我最早开始和犯罪份子、监狱犯人一起拍摄电影的。

其次,片中的主演阿尼耶洛·阿雷纳(Aniello ARENA)是一个职业演员。他做为舞台演员工作已经超过了12年。他们的舞台剧组5次获得意大利最佳舞台剧大奖。因此,这是一个很出名的舞台剧团。我的父亲是一个舞台剧评论家,我对这些自然很熟悉。早在拍摄《格莫拉》的时候,我就想启用阿尼耶洛·阿雷纳 ,可是当时法官没有批准让他出来拍戏。终于,这部影片中我可以用他拍戏了。他在监狱里呆的时间太久了,因此每天出来拍戏的地方对他来说,都是一个新的发现。我想这对影片人物塑造非常重要。

刘敏:在这个经济危机年代,就像你在影片中展示的那样,电视真人秀和宗教仿佛在意大利成了普通人的避难所?

这是真的,但我想这种事情一直以来都有,而不仅仅在这个特殊时期。我觉得展示出电视、宗教和人物的三者关系非常有趣。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这个故事原本来自一个真实事件,其中有两个人物,主人公鲁奇亚诺和他的表兄米歇尔, 前者相信上帝,而他的表兄相信电视。两个人都为到达自己的理想天堂而不惜代价的努力。

刘敏
刘敏

旅法记者,影评人,曾为《电影世界》驻法记者;十多年来,协助新浪娱乐报道欧洲三大电影节及其它重要影展,并受邀为《南方周末》,《周末画报》、《北青报》和《大众电影》等众多国内媒体撰写影评、电影节和文化报道。凭借在法国积累的多年经验人脉,近年来还致力于电影制作和宣传发行工作。

20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