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恶非道2》:没有永远的赢家

jiefeid

提《极恶非道2》,就不得不提前作《极恶非道》。

恶人得逞,一刀毙命,众人以为宣告终结时,北野武又一次出人意料,硬是拍了这么一部续集。更有趣的是《极恶非道2》结尾,在众人还完全没有做好收场的心理准备时,北野武啪啪啪几下,告诉大家,关于雅库扎的游戏结束了。

跟多数有野心的帮派片一样,北野武也试图让观众看透黑帮本质:忠义早就过时,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远的赢家。经过第一集的风浪,中生代的大友深知凶险,深藏功与名。少壮派的石原愈发狂妄、目中无人。再度较量,传统的帮派规则没有起到太大作用,所谓的忠信仁义也没有被提及,在花菱会和警方的介入下,山王会也一朝覆灭,历史翻页。

关于日本黑帮的故事,311大地震后有过不少。灾情危急,山口组和住吉会等大帮派做出了迅速反应,为灾民提供收容救助,获得了广泛称赞。由于日本黑帮拥有合法注册的身份,这也导致日本帮派片有其自身特色。它不会像通俗的警匪类型片那样,黑白分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极恶非道2》中,警方和雅库扎不仅表面和气,几乎没有发生任何正面冲突,只负责监控、平衡和清理残局。如果没有事先了解(毕竟电影不会特地加以说明),那么不少人会感到纳闷:一个小混混居然敢向警察叫板,警察又跟黑帮分子客客气气。

与好莱坞或香港的帮派类型片相比,《极恶非道2》去娱乐化的同时也去除光环和魅力,更不会存在英雄主义情怀。大友低调不说,木村也遭人利用,花菱会一边挑拨离间一边等着坐收渔利。黑帮分子,头破血流把命送,无非也是为了讨个活法。北野武的意图不在呈现单一的某个人或雅库扎帮会,影片没有具体表现黑帮的所作所为,人物是群像表演的出场方式。除了比试谁的嗓门高、谁的脖子歪、谁死得更干净利索,甭管关东还是关西的帮派,他们都是一路货色。一个个板着脸的严肃认真又趾高气扬,黑色到底,可笑得紧。

在大友和木村重新联手的过程中,电影出现了有意的导演手笔。两个不入流的小混混,他们一心效忠老大,随时听候差遣,这是传统意义上的优良古惑仔,如果加以调教必能成气候。结果,他们在片中惨死。联系到这两个小混混的身世命运,只能让人感慨:生来雅库扎,死也雅库扎。既然参与了这场游戏,你不得不遵守规则,随时做好被淘汰的准备。

在前作黑吃黑的基础上,《极恶非道2》继续强调帮派内部的规则流程,同时架构了帮派与帮派、帮派与警方的多角关系。清一色的黑帮分子以外,两名警察的存在成了影片的亮色。一个聪明有头脑,狡黠之中有歹意。一个迟钝不高兴,冷幽默无敌。

好事者也不难发现,《极恶非道》系列勾结上位耍手段的故事内容,其实正是过去日本帮派历史的银幕搬演。只不过,北野武没有摆出要给帮派立传修书的姿态,他还是用彻底冷静的眼光,盯着那些有头有脸的帮派分子——一帮被关在屋子的笼中鸟,要么自相残杀,要么等着被人收拾。如果要适当阐释发挥,几近透明的帮派犯罪,它们也是现代社会生存游戏的一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同样一套人马,他们还可以出现在职场或政坛,继续动物本性的明争暗斗。

【原载于中国新闻周刊】

木卫二

专栏作家,影评人。《南方都市报》、《城市画报》等媒体供稿。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委,华语青年影像论坛选片人。参与编著《华语电影》系列丛书。

40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