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队长2》:不耐嚼的娱乐大餐

captainamerican2_text

史蒂夫·罗杰斯老师不开心。

尽管在纽约事件后,他和小伙伴们被奉为超级英雄;自己在二战时的光荣事迹,也成了博物馆展览项目;“美国队长”的名号,在国民心目中简直是“爱国圣斗士”的代名词……按照励志类书籍的信条,人生如此,夫复何求?然而,罗老师还是很不开心。

他太寂寞了。凭良心说,这种寂寞只有一小部分是生理冲动:要知道,七十多年前,他离破处只有一步之遥——佩吉·卡特老师正巴巴地等他回去欢度春宵——可他在那节骨眼上被冻住了,而且一冻就是七十年。再醒来时,照样是精力旺盛的棒小伙,当年的小甜甜,却变成了风干的橘皮。这要是部B级片,不排除痴心的罗老师会上演啃橘皮的惊艳戏,奈何这是天杀的伟光正的漫威作品,郁闷的罗老师,也就只能在心底小哼一曲“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然而,罗老师何等英雄,岂是纠结于儿女情长之人?他那深深的寂寞,更多是缺乏归属感。大家都说妇联几位同志是好基友,在罗老师眼中,那用来描绘斯塔克与巴纳那对科技宅男的粘稠关系还差不多,以史蒂夫的个性而言,他不喜欢富二代,对科技本身也不过分着迷,他的至高理想是战士,但托尔那样的先天肌肉派应该是无法理解的;至于鹰眼,总有股官僚鹰犬似的邪气。连同整个神盾局的设定,都让罗老师觉得不舒服;黑光头独眼龙看起来城府很深,整个神盾运作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光明正确……

这种种情绪综合起来,都让罗老师觉得不是完全能适应新时代。

《美国队长2》能触及到罗老师的这种微妙心境,俺觉得很不错。不过,也仅此而已。漫威旗下电影作品的通病之一,就是单纯把设定摆出来,却不耐烦“做细做深”。这就导致队长的小心思只停留在表面上,没有内化到角色塑造上。电影缺乏那种让人设身置地、感同身受的想法,队长是在背负什么样的心理在战斗,他为何如此看重与巴基的情分,以及为何坚持解散神盾局?这些可以让影片情节更抓人,队长形象更高大亲切的线索,在电影中都没有经营得充分,基本上以“提到就算尽力”的方式略过了,没有做出那种沉甸甸的质感,很是可惜。

这种粗糙,还体现在影片很多方面,包括貌似最夺人眼球的剧情翻转梗,和大场面设计。《美国队长2》最大的悬念,无疑是关于HYDRA逆袭神盾局,作为HYDRA的代理人,由罗伯特·雷德福扮演的世界安全理事会秘书长的设定就至关重要。如果这个设定不扎实,本片情节的可看行就会减弱不少。

漫画英雄的剧情一般都是好坏分明,所以每部电影都需要个有分量的坏蛋,像雷德福这样分量的演员不可能扮演无名之辈,或者像山缪·杰克逊(塞缪尔·杰克逊)那样都作为正面角色(那样的设定就太累赘失衡了),按照这一类型的通用逻辑如此推断,其实刚看到亚历山大·皮尔斯这个角色出场,有经验的影迷就会大致断定他就是大反派,完全不用等到最后所谓的“反转”。

尽管雷德福的角色容易让人一眼看穿,好在他的表演还压得住场。但要说他老人家演得有多出彩,也未见得。还是和其他设定一样,走走过场,卖卖老魅力,这就行了。从这种角色身上,看不到演员的全力投入。所以角色多半只是完成承接剧情的任务,基本上没有本身的魅力。说道魅力,以个人粗俗的口味而言,漫威影业目前已推出的作品中,没有一个反派是说得上有魅力的。有粉丝会抬出风头很劲的“抖森”(汤姆·希德勒斯顿)来,说他扮演的洛基是如何万人迷云云。其实,洛基这个角色和“抖森”的走红,一直都让俺满心不解。小唐尼(小罗伯特·唐尼)演出了钢铁侠的特质,那样的表演尽管本色成分偏多,依然是可圈可点的;“抖森”演的洛基,太表面化太浅显,如此受欢迎,只能说这是一个腐萌当道的年代,泛泛的娱乐性掩盖或冲淡了来自电影本身的趣味。

俺一向觉得,电影本身要做出趣味,细节尤其重要。对细节的关注,不仅看它在画面上是否有质感,还得看它在电影中起的作用。有些在画面上看起来很宏大的场景,基于设定的潦草,给人的感觉更多是个空架子,缺乏与其外形匹配的震撼性。《美国队长2》中的结尾大战,就给俺这样的感觉。幕后设计者及特效组成员,似乎从来没有真的从战略战术的角度,来考虑天空母舰的功用,除了给常规航空母舰增加了升空动力外,就看不出因为特性改变而做出的其他精巧设计变动。更有甚者,一些低智设计让人瞠目,比如连中低速飞行的“猎鹰”都对付不了的近防火力系统,还有那个似乎谁都可以打开的芯片控制室……这些都让看起来最大型的场景,反而显得外强中干,虚得很。

不过,貌似本片得意之处,也不在特效场面,而是罗老师个人武技升级。在漫威的设定体系中,给每位超级英雄好几项超能评价标准,每个标准设七个等级。在武技这一项上,美国队长是仅次于最高级的第六级,表明他熟练掌握了好几种不同的格斗技。这种设定在第一集中可没看出来,在这一集中终于初见端倪。

最能表现罗老师武技多样化的是影片开场强行登船作战的戏。队长轻松借用跑酷动作,利用地形道具等腾挪转移异常流畅。单纯格斗技方面,除了常规的自由搏击之外,还加入了类似泰拳技的花哨腾空翻踢,打得煞是好看,尤以和绑匪头目单挑最见功底。很多人因其动作表现干净利落,而联想起《谍影重重》系列。其实,二者无论是格斗技巧类型,还是镜头表现手法,都是完全不同的。

《谍影》系列采用的,多是近身缠斗,强调快准狠,最好一招制敌。镜头多用不加稳定器(斯坦尼康)的手提,晃动感明显,每个镜头都剪得很短,很多时候单个动作都分切成不同角度的几个镜头,给人以一种疾风骤雨般的凌厉感受。反观《美国队长2》的动作场景,由于力量与速度悬殊,罗老师在和敌人动手时,根本用不着“纠缠”,所以可以用很多大动态动作(如腾空和腿法)K.O.。即使在对阵技能不相上下的冬兵时,细数有效攻击也不多,很多都是为了让动作更花哨而设计的一些桥段,如匕首的空中转向等。轮到决胜负时,基本回到拼力量和耐力的状态,这和《谍影》系列强调招式狠辣是完全不同的思路。在镜头设计方面,《美国队长2》要相对稳健,镜头切得也远没有《谍影》那么碎,同一个镜头内基本能表现连贯动作。这样做的好处,更多是突出角色(或者说替身)的训练功底,有一种体能上的真实感;其实更接近亚洲动作片的拍法,不足之处是缺乏真实对抗的凶险感觉。

所以,《美国队长2》动作桥段的升级,也就仅仅是动作设计本身的改良,对于塑造角色、或者营造特定的剧情氛围,其实帮助不大。说白了,就是不管怎么打都没法让人紧张。同理,剧情方面,尽管呈现出来的都算顶级危机,但大多数观众应该看得都很轻松。

也许压根不应该强求漫画英雄电影要有那种紧迫的投入感,那也不是漫威漫画或者电影改编的初衷。只是,从一个影迷的角度,类似轻松的看多了,总会不太满足,会觉得欠缺点什么。尽管《美国队长2》相对第一集而言,已经在娱乐性程度上升级了好几个层次,但这种娱乐还是很浅层的,或者说只是根植于漫画原材料与影院的画面表现力的。有一种更高级的“娱乐”,可以穿透银幕并像蛊咒一样抓住观众不放,这种超越感官的更深层次的震撼,是包括本片和《复联》在内的漫威电影作品没有达到过的境界。

长此以往,我担心观众迟早有腻歪的一天。

【原载于时光网】

(编辑:段进宇)

红袖添饭

非电影专业,非电影相关工作。蹲点米国帝都为接应英勇的人民解放军而作准备。看电影主要为怡情,顺便码字写些废话骗奶粉钱。《看电影》《环球银幕》《电影世界》《大众电影》《中国新闻周刊》、网易、时光网、搜狐、腾讯、凤凰等诸多媒体都被骗过,目前正以凌波微步逃避各方人马追杀ing。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