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IFF2014】《一代宗师》:与王家卫的久别重逢

一代宗师01_副本620
《一代宗师》能成为2013年最受国内佳评的电影,同时在北美取得不俗的市场反响,中外同好,一点都不让人感到奇怪。因为掌舵者是王家卫,在目前华语导演的序列中,他已然孤高在上,无人能出其右。尽管前后长达十年的磨砺,几乎让影迷和投资者耗到油尽灯枯,但终究,它还是款款而来,成为可以流传后世的佳作。

王家卫的成功,首先得益于他杰出而独特的电影导演技法。《一代宗师》是高度电影化的精品,它就像是一块晶莹剔透的宝玉,每一处都令人沉迷和赞叹。不论是叙事的大气布局、摄影的精美流转、音乐的旖旎情调,抑或气氛的烘托巧妙、动作的凝练生动、表演的完美贯彻,都值得大书特书。当然这几近完美的表现,建立在王家卫不计成本的、“用胶片打草稿”的基础上。遍寻华语影坛,这是唯独他才有的特权。有形孕育于无形,意念结构影像,王家卫的“即席创作”充满冒险而迷人的吸引力。

因此,王家卫的电影总是值得期待,却又无可期待。就像《一代宗师》一开始就被贴上了功夫巨制的标签,但从影片意念性的书法预告片开始,你就会料想,王家卫一定会做出自己的style。果真,《一代宗师》披着功夫类型的外衣,内核仍然是他最擅长的世故人情。

王家卫重情,长于刻画人世中时间与情感的纠结。这在《一代宗师》中就体现在叶问、妻子张永成和宫二之间复杂暧昧的情绪上,这本是可以通过对白直截地表现出来,但王家卫偏不,他通过叶问夫妻照相的空间座次布局、通过叶问与宫二比武(亦是一种调情)之间的四目相对,通过一曲李香兰《何日君再来》的双关意指,调制了一杯滋味满满的鸡尾酒,喝完令人无限回味。当真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也正是王家卫的发力在于情,这让他成为华语导演间少有的、不使用意识形态操控就可以取得成功的大家。从张艺谋、陈凯歌、贾樟柯到杜琪峰、姜文、冯小刚,他们往往需要引导观众通过“解读”获取快感。而王家卫只对普世化的情感与时间负责,因此《一代宗师》来自中国,但更属于世界,这是中国电影真正走出国门的自信力。

作为一部功夫文艺片,《一代宗师》的非凡表现,当然还有徐浩峰、邹静之等人的功劳,他们和王家卫一道,为影片贡献了许多值得咏诵琢磨的金句;更重要的是,“逝去的武林”这一概念开阔了王家卫的创作视野,让他再次激活、提炼出中国因为屡次社会政治运动早已消失殆尽的民族风度和士大夫精神。叶问、张永成、宫二,他们都沾染着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终极理想和处世精神,行进在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生命进程中。王家卫以佛灯永存的镜语抒发胸臆:虽然武林早已逝去,但有灯就有人,就有希望。

有很多观众曾不解或诟病《一代宗师》的叙事(比如张震段落)和节奏(前紧后松)。有趣的是,这些“缺点”在王家卫的艺术系谱中都是可以自圆其说或得到解释的。在最近出版的《一代宗师》美国版中,相比内地版又有了极大的变化,不仅增删了许多的细节段落,结尾部位更是进行了完全不同的剪辑处理,这让人不仅想起了所谓《一代宗师》“四小时完整版”的网络传言。总而言之,《一代宗师》充满了无尽的开放性,它的魅力和传奇势必将继续书写下去。

【编辑:周明明】

沙丹
沙丹

别号奇爱博士,中国电影资料馆的电影策展人,电影史研究者、影评人;电影评论集《幕味》作者(2016年8月由后浪出版)

5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