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4】《荒蛮故事》:人性才是社会悲剧根源

荒蛮故事

一部由悲剧故事组成的影片在本届戛纳主竞赛单元收到了现场最多笑声,它就是被中国媒体称作“阿根廷版《天注定》”的《荒蛮故事》。

事实上,把这部影片比作《天注定》,有些把它的格局说小了。

一个被常身边亲人朋友忽视嘲笑的音乐小伙儿成了航空公司机长,用赠送、抽奖得机票种种方式将初恋女友、中学老师、曾经的音乐评委等与其有关的几十号人骗上飞机,驾着飞机冲向父母家的庭院……

这是《荒蛮故事》的开头,而整部影片,是由类似的六个故事组成,彼此毫无关联,唯一的相同点就是它们都是悲剧,都充斥着暴力。这些看起来是“社会悲剧”的故事,确实能在我们生活中找到原型,在这一点上,它像《天注定》没错。而然《天注定》表达的和我们总在说的一样——“这样那样的问题是社会造成的”,可我们都忽略了“社会”其实是“人”构成,一切社会问题的本源,是人性。所以《荒蛮故事》比《天注定》高级,社会问题只是导演用来把 “人性悲剧”一层层揭给观众看最外面那层外衣。

第二层外衣,是幽默。一部阿根廷电影,暴力血腥屎尿屁样样都有,视觉表现很极端,却让人从头笑到尾。它用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和观众平均每三分钟一次爆笑得事实狠狠反驳了那些“文化差异导致get不到笑点”的自欺欺人。本来,笑和哭,就是这个世界上永远不会有差异的语言。

因此,《荒蛮故事》能让我们爆笑,也能让所有人沉重心惊。当“社会现象”和“搞笑”的外衣被层层揭开,才能看到裹在里面我们不愿触碰的人性缺陷。敌意和仇恨,是那样荒谬的出现,在傲慢与误解中一步步升级,“一念之差”“恼羞成怒”“ 睚眦必报”……终将仇恨推到极致,脆弱的人类只好用暴力去解决。我们为什么可以轻易的嘲笑?为什么对“别人”有重重的心防?为什么常常恶意的揣度?为什么不自觉地欺凌弱小?为什么只在乎自己的伤痛?……自私、贪婪、凶恶,种种人性弱点对上片头字幕时一张张动物照片,那些狮、狐、蛇、鳄或狰狞或凶恶的定格,而人类,有时候比那更丑陋。

幽默暴力为皮、实则探讨人性的佳片这两年不少,比如柏林电影节的《和谐课程》和今年的《消失次序》,可惜都是有口碑没奖杯。《荒蛮故事》也许也合不了今年戛纳女性占大多数的评委会口味,但是愿意让自己酣畅淋漓的笑一次,然后心惊胆战回味一回的观众,不妨一看。

【原载于搜狐娱乐】

(编辑:史波克)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

5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