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ezia 2014】《邮差的白夜》自由创作中诞生的大师经典

poster_text

看完 “邮差的白夜”从放映厅出来,已经是威尼斯午夜。虽然疲惫,却无法从影片那种淡远深厚的氛围中拔出。大脑无比兴奋,这种看电影过瘾后的心满意足,和去年影展上越看到后来越没劲的消沉完全形成对比。

“邮差的白夜”是今年71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参赛单元放映的倒数第二部作品,俄罗斯导演安德烈-康查洛夫斯基的最新作品,讲述俄罗斯北部一个远离城市的偏远小乡村,和外界联络的唯一可能,是坐小船穿过一个大湖。大多时候,村民们自给自足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维持着最基本的生活和生产,没有政府机构,也没有社会救助和就业。村里的邮差驾驶着一辆机动小船,几乎是他们和外面世界沟通的唯一人物。邮差从一家到另一家,和不同人说着不同的闲话,暗恋着这里的寡妇艾瑞娜,经常照顾她的小男孩。然而,艾瑞娜选择逃离到城市,邮差的小船发动机也被人偷了,无法正常工作,生活的存在和意义霎间被打乱……

俄罗斯导演安德烈-康查洛夫斯基是俄罗斯当代著名导演,出生艺术世家,弟弟同是享誉世界的电影大师尼基塔-米哈科夫(“烈日灼人”)。康查洛夫斯基曾经与塔可夫斯基搭档,为后者“伊凡童年”等多部作品担纲编剧。1978年导演的“西伯利亚颂”为他赢得戛纳国际电影节的评审团特别奖。 他的上一部作品“胡桃夹子3D”算不上成功,新作却绝对是今年威尼斯的最大惊喜,一部在完全自由的创作条件下完成的大师经典。新闻发布会上,导演介绍拍摄这部影片的背景,“这是第一次我拥有完全自由的经历。拍摄这部影片时我自己有足够资金,于是从创意,制片,编剧再到执导和演员,不受任何限制。这是我拍给自己的作品,没想到最后却发现有人喜欢”。

准确的说,“邮差的白夜”是一部记录虚构片。导演和一位记者编剧合作的剧本,是随时可以修改的故事大纲。影片中,包括邮差在内的绝大多数角色都是由村庄里的真实人物原生态出演。不存在任何表演,导演的镜头仅仅捕捉他们最自然的生存状态和最真实发生的故事。为了找到需要的主人公,导演和他的团队花费了8个月时间,从最初的50名人选到最后选中阿莱克赛,后者有着一张近乎小丑同时有点忧伤的面孔。

围绕村庄的Kenozoro 大湖,美如人间天堂,和这里自给自足近乎原始的生活遥相呼应。生活在这里的普通人,虽然艰苦卑微,导演去寄予他们无限温情,镜头下是一种诗意和平静,散发着人性光辉和尊严。淡得不能再淡的生活,充满神奇的力量,让你感受到和俄罗斯大地一样的厚重悠远。生活,在这里看不到大悲大怨和戏剧,是静静的河流,缓缓流淌,却透着史诗般的宏伟磅礴。

影片又不单止于写实,同时点入了许多神奇超现实的荒诞色彩,夜晚现身的俄罗斯蓝眼猫,缓缓升空的火箭,对于影片中各种暗示和寓意,导演在新闻发布会上都表示拒绝给出诠释,“诗意的感觉就是你不应该去解释”。

“你越想赢就越是输”,康查洛夫斯基并不喜欢电影节上的奖项竞争,而且,他批评如今大多数电影是拍给青少年和孩子们看的,“我要像从前那样,拍给成人看的作品”。

摆脱一切外界束缚,做最纯粹的艺术创作,影片为无数有着同样追求的电影人,做出一个榜样。1965年导演处女作“第一个教师”在威尼斯斩获最佳影后,参赛新片是他第五次来到水城,不出意外,一定会在这里再创战绩。

(编辑:吕萍)

刘敏
刘敏

旅法记者,影评人,曾为《电影世界》驻法记者;十多年来,协助新浪娱乐报道欧洲三大电影节及其它重要影展,并受邀为《南方周末》,《周末画报》、《北青报》和《大众电影》等众多国内媒体撰写影评、电影节和文化报道。凭借在法国积累的多年经验人脉,近年来还致力于电影制作和宣传发行工作。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