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戈》:音乐出色 政治正确

《姜戈》剧照|PR
《姜戈》剧照|PR

柏林电影节这几年的开幕片和天气一样一会儿冷一会儿热,14年《布达佩斯大饭店》和16年《凯撒万岁》卡司阵容豪华,热闹非凡,中间夹了个15年既没口碑也没话题的开幕片《没有人喜欢黑夜》,今年则选了一部没有明星没有噱头的法国导演处女作开幕,很难让人把握节奏。但是选择《姜戈》(Django)这样一部政治正确的影片开幕,又非常符合柏林电影节的风格。我们在这个一直强调自己政治属性的国际电影节上看到的关于二战,纳粹,犹太主题的电影,远远多过于欧洲三大电影节里的威尼斯和戛纳。对二战的反思,对政治和社会弱势群体声音的接纳都是柏林电影节“政治正确”的标签,《姜戈》显然非常契合柏林口味。

影片由爵士音乐史上著名的“三指琴魔”姜戈·莱因哈特(Django Reinhardt)的真实故事改编,讲的是1943年德国占领法国期间,吉普赛人姜戈作为“吉他英雄”正处在他的音乐巅峰,每天晚上,他在巴黎女神游乐厅用他的吉他征服着包括德军在内的所有观众,而与此同时,他的罗姆族和辛提族同胞,在欧洲各地被纳粹追捕和屠杀。德国军方要求姜戈到柏林开音乐会,意识到危险的姜戈接受了自己的崇拜者路易丝的建议和帮助,带家人辗转到日内瓦湖畔的小镇等待逃往瑞士,然而最终还是被德军发现。几乎没有选择的姜戈接受了盟军的交换条件,希望自己为德军的一场官邸演奏能换取盟军行动时间和家人朋友及流浪的族人的逃亡机会。

djangoreinhardt
“三指琴魔”姜戈·莱因哈特(Django Reinhardt)|来自网络

有些像“蓄须明志”的故事,只不过身为吉普赛人的姜戈,有着骨子里的自由散漫和对音乐的狂热,他对身边的危机是一点一点意识到的。从最初把观众扔在音乐厅自己醉熏熏的在塞纳河边垂钓,和朋友一起调侃取笑纳粹的音乐管制条例,到形势越来越严峻流亡颠沛,姜戈不得不做出生存的妥协。然而这段最跌宕起伏的人生里,姜戈并没有失去他音乐的灵魂,就算沦落到小酒馆助兴,就算不得不为迫害他族人的纳粹晚宴演奏,只要他手上有一把吉他,就会沉浸到他的音乐世界里。他用音乐来表达喜怒哀乐,用音乐来反抗,即使失去两根手指,他依然能用音乐支撑自己活着。

这是一场艺术自由与政治迫害的角力,从影片一开始就被奠定基调,并且在不同段落被表现。只可惜导演对这种艺术力量与政治力量的对撞表现得太过表象,比如开头一场戏,流浪的吉普赛人在林间欢快的奏乐,却遭遇突如其来的无情追杀,没有露面的杀人者和戛然而止的音乐立刻让欢快和紧张两种情绪截然对立,然后在后面的情节中被反复提及:女神游乐场里台上欢快尽兴的演奏和台下成片的德国士兵之间剪辑;德军官邸热闹的晚宴和官邸外盟军隐匿的小船,等等相同的对比,让导演意图过于明显,显得不够高级。

导演艾蒂安-科马尔虽然是法国电影界很成熟的制作人,拥有22部制片作品和6部编剧作品,但在导演处女作上还是功力欠缺,比如影片结尾1945年战争即将结束,姜戈回到巴黎在教堂里指挥悼念音乐会这一段,显得多余,尤其将镜头停留在幸存者们沉痛的脸上,这种生硬的主题升华还是能看出导演的短板。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音乐,姜戈·莱因哈特的原创音乐的确非常有感染力,让坐在电影院里的观众都忍不住想随着音乐动起来,难怪很多电影人也爱这位“三指琴魔”,比如伍迪·艾伦。在其他方面乏善可陈的情况下,配乐几乎成了影片最出彩的部分。


版权合作©️搜狐娱乐 原文链接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