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亮的夜》:人生本孤独 同行一程独自上路

德国导演托马斯·阿斯兰带来新作《明亮的夜》|©️
德国导演托马斯·阿斯兰带来新作《明亮的夜》|©️©️Schramm Film / Marco Krüger

建筑工程师迈克尔和女友一起生活在柏林,多年来几乎和他14岁的儿子路易斯没有任何联系。由于独居挪威北部的父亲过世,迈克尔·赫路易斯才因为参加葬礼,有了一段独处的时光。

德国导演托马斯·阿斯兰在2013年的《金子》之后再次入围柏林电影节,新片《明亮的夜》是一部关于父子关系的公路电影。能把《淘金记》用冷静风格拍成一部关于“欲望”“未知”和“探寻”的《荒野生存》的导演,想而得之一定会在他最擅长的“公路片”上继续哲学探讨,这一次的主题是人和人彼此关系的缺失与注定的孤独。

在父亲生前独居的森林木屋里,迈克尔整理着父亲的遗物,而路易斯沉默的看着他,两个几乎算得上陌生人的血亲,陷入一种被动的亲密空间。

这种沉默其实从影片一开始就出现了,三个镜头的简单交代,已经能看到迈克尔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中,都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和儿子同框出现在画面里,没有任何人物交代,两人一路沉默的沿着挪威北部环湾路前往森林木屋,无论迈克尔怎样尴尬的寻找话题,都不能得到儿子的积极回应。

在女友要去华盛顿工作一年的时候,迈克尔都会不认同地说“一年是很长的时间”,那么在儿子生命中缺席十四年又是怎样的光景?结果就是不知所措的靠近和不由自主的排斥。这种缺席不仅仅存在于迈克尔和路易斯之间,事实上迈克尔和独居在挪威的父亲也已经五年没有见面。父亲的葬礼,也只有米歇尔和路易斯两人出席,对迈克尔来说,孤独和疏离似乎来自传承。

于是在缺席十四年之后,迈克尔想要试着接近一个自己的骨血至亲。葬礼后,迈克尔提议和路易斯在挪威逗留几天,这是一段对两人来说都不曾有过的旅程。但是渗入彼此的生活比他们想象的更难,除了“平时看什么电影”“以后想做什么”?这些看似关心,实则透出疏离感的问题,迈克尔不知道再应如何了解路易斯的生活,可是小心翼翼的试探总被路易斯敏感的心排斥。一路上他们大段时间都在沉默,只有车子行驶在山间弯道上,永无尽头。路上偶然遇到的小麻烦,也没能在两个分离太久的人之间引发什么化学反应,大多数时候就这么沉默的遮掩过去。父亲的长年缺像两人之间的一堵墙。车里的沉默也像暴风雨前的平静。

《明亮的夜》是一部关于父子关系的公路电影|©️Schramm Film / Marco Krüger
《明亮的夜》是一部关于父子关系的公路电影|©️Schramm Film / Marco Krüger

直到迈克尔开车时让路易斯帮忙看地图出了小事故,两人的情绪终于爆发出来,儿子对父亲缺席的不能原谅,父亲尽力靠近却无能为力。这种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无能为力,就如同之后车辆进入山间雾中行驶的长镜头,盘山弯道上,雾气越来越重,这段长达几分钟的长镜头,没有一句台词,只有浓雾和越来越看不清的山路,沉默的让人窒息。

迈克尔试图向路易斯解释当年为什么离开他们母子,路易斯拒绝听,这堵时间和对亲情求而不得铸成的墙没有那么容易坍塌。也许只有迈克尔找到清晨出走的路易斯后,那一个低下头检查磕破膝盖的动作,那个陌生而拘束的拥抱,那段背起儿子沉默的回程,才能稍稍让坚固的墙体有少许裂痕。

影片最后,路易斯跟着前来接他的母亲离开,父子间甚至没有一句道别 ,人生轨道就这样再次分叉。迈克尔一个人坐着公车看着窗外,脸上无喜无悲。

人生注定孤独,无论同行一段多久的旅程,最后也将一个人上路。整部影片一如既往的托马斯-阿斯兰式冷静克制,没有任何激烈的情绪和戏剧情节,导演在沉默的旅程中加入的那一点点情感波澜带来的一丝人情温暖,就已经是其最大的慈悲了。


版权合作©️搜狐娱乐 原文链接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