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万的同性恋角色和王尔德的唯美主义,“你嘴唇的弧度将改写历史”

王尔德在《道林·格雷的画像》中曾写道“你嘴唇的弧度将改写历史”。一个禁室培育惊世骇俗的吻,或是时代ICON亲手主宰,由象牙和黄金构成的浪潮,都可能改写历史。

世界因你而改变”《天鹅绒金矿》(Velvet Goldmine,1998)里有着王尔德姓氏的 Curt对 Brian爱的告白,却更像是跨越时代的对话,Curt的表演方式和为人处世酷似朋克教父 Iggy Pop,但一头长金发,甚至是名字,都让人想起涅槃乐队的主唱、永远的传奇 Kurt Cobain。

伊万·麦克格雷格&苏格兰裙 | 来自网络

这两位传奇人物的银幕化身就是“自肖恩康纳利以来,苏格兰最优秀的出口品”——伊万·麦克格雷格(Ewan McGregor)。那年这位由《猜火车》(Trainspotting,1996)杀出苏格兰的酷小子,还沉浸在年代秀所编织的碎梦里,桀骜不驯的角色是他当时的选片偏好,一不小心被卷入LGBTQ角色的浪潮中央,以一次次真假难辨的性向尝试成为同性电影中最受欢迎的腐国男星之一。

关于这一偏向,聪明的波兰斯基曾在《影子写手》(The Ghost Writer,2010)中有过影射:女主角问伊万“你是gay吗?”伊万回答不是,之后没多久,伊万就毫无必要的背面全裸了一下。或许波兰斯基安排这个桥段正暗合伊万从影以来所扮演角色的两大重要特征:同性恋和裸露。

初试双性恋

喜欢挑战各类角色伊万在1996年等来了一向前卫先锋的彼得·格林纳威,合作《枕边书》(The Pillow Book,1996),在这部以肉为书,以欲当笔的争议之作中触及东方与西方欲望宣泄的不同出口。“上帝起初用泥土造人时,也绘上眼镜、口唇、性征,然后写上名字,以免那人忘记”。显然,伊万饰演的美貌出版商 Jerome是位双性向的男子。

他一方面深爱着和子,与她日夜沉浸在身体书法所带来的快感中,一方面又被已至晚年的日本男子吸引,初尝同性性爱,却一不小心触及禁果……

《枕边书》剧照 | 来自网络

大胆裸露,遛鸟镜头非常多,现实中,伊万本人对这部自己首度饰演双性恋角色的电影倒是十分推崇,忆起那段跟75岁日本老头的性爱戏份,伊万依旧记忆犹新:“我们在接吻,我还记得他的胡子,当时感觉很奇怪。”

华丽时代模糊性别的时尚

《天鹅绒金矿》剧照 华丽摇滚 | 来自网络

王尔德在《天鹅绒金矿》中有着两层意义。一是伊万饰演角色的姓;二即奥斯卡·王尔德本人对70年代华丽摇滚的影响。王尔德年轻貌美、才气纵横、魅力十足,又是典型的由自恋而转向同性恋,这都使王尔德成为之后华丽摇滚乐手们膜拜的榜样。正如这些华丽摇滚乐爱好者们从王尔德那里继承了佩戴绿松石的习惯一般(片中伊万的角色就有佩戴),如果非要用一些标签把二者联系起来,那就是同性恋和唯美主义。

David Bowie & Iggy Pop | 来自网络

同性恋将王尔德引向身败名裂,却让华丽摇滚贴上打破规则的自由勋章。年轻人不仅爱上雌雄莫辩的华服和夸张妆容,还让不分性别的爱情从一个禁忌词汇变成了一种新的时尚。那是喇叭裤、亮片衣和厚底高跟鞋的时代,也是 David Bowie和 Iggy Pop华丽vs朋克的时代。

似Kurt Cobain与王尔德的合体 | 来自网络

片中小乔(Jonathan Rhys Meyers)饰演的Brian Slade造型明显是向 Bowie致敬,而其最后的命运则更像与他同名的 Bryan Ferry(Roxy Music乐队主唱)。而伊万饰演的 Curt Wild外形与作风虽酷似年轻时的 Iggy Pop,但名字和标志性金发又有着 Kurt Cobain和王尔德合体的意味。

Curt放荡不羁,性格怪异,会在演出高潮时彻底崩坏脱去所有衣服,癫狂般解放肢体,却在低吟时突然瘫倒在舞台。片尾他声嘶力竭般哼唱“I wanna see you”徐徐躺下,这是他对昔日爱人/友人 Brian Slade的最后一次呐喊,然而 Brian却以黑色帽衫掩盖住了蓝色火焰般张扬的头发和深情款款的双眼,竖起衣领转身离去,徒留背影,终结了一个摇滚时代的浪漫。

小乔和伊万 | 来自网络

伊万与饰演 Brian的乔纳森·莱斯·梅耶斯在片中有着奇妙的化学反应,如今伊万回忆起两人的合作依旧满是画面感:“我记得当我跟乔纳森接吻时,那是一天中最美妙的时刻,片场中让你热血沸腾(gets your blood up)的时刻总是如此美好。”

伊万谈贝尔 | 来自网络

不过乔纳森并非片中跟伊万有过亲密接触的唯一男星,克里斯蒂安·贝尔(Christian Bale)才是最具猛料的一位。2011年伊万曾在录制电视节目时提及片尾与贝尔的同性床戏,原来当时两人都被导演托德·海因斯(Todd Haynes)给坑了。两人以为这场做爱戏是近景(实际是远景),所以都很投入的在演,伊万说自己做了好久“活塞运动”,觉得时间太久就在摄影机拍不到的一边对贝尔低吟“搞啥,我都要come了”,结果两人回头一看,发现剧组人员已经在打包器材,拿好东西准备走人。两人对视,一脸尴尬。事后还有传言说贝尔因为介怀此事再未联系过伊万。

金发碧眼的美貌同志

2006年伊万还在英伦群星主演的短故事合集片《性的本质》(Scenes of a Sexual Nature,2006)中有过出演,毫不意外依旧是同性角色。伊万戴着酷酷的墨镜,慵懒得躺在草地上享受闲暇时光,却不时调侃伴侣总沉浸在书海不理人间常情,他希望能有自己的小孩,却仍难掩本性,顾盼流连,招蜂引蝶。

《我爱你莫里斯》(I Love You Phillip Morris,2009)根据真实故事改编,史蒂夫·拉塞尔是得克萨斯监狱的囚犯,他因多次越狱屡教不改,被判144年监禁。听上去罪不可赦的犯罪故事,但实则影片内核更像是个爱情故事。这位令史蒂夫虽然深陷无边的牢狱,但依旧称自己是爱情傻瓜的“罪魁祸首”,就是伊万饰演的莫里斯。

他有着一头金色软软的短发和玻璃球般的蓝眼睛,一有小创伤就忍不住哭,面对爱情却直接地像个小孩:“浪漫够了,让我们做爱吧”。

伊万再一次如《猜火车》开头般快速奔跑,只是这一次是为了爱情。他在面临恋人的“噩耗”时抱着电话筒哭成泪人……这两场戏伊万都贡献出了职业生涯难得的惊艳表演。

不过,片中温柔呆萌的莫里斯与现实人物并不完全相符。伊万在扮演他之前就认识了原型人物,称生活中的他和片中角色有很大差异:“他说话很温和、善于言辞,但长期的囚禁生活让他用粗暴的棱角来保护自己。这些在剧本里都没有表现。当我扮演他时,不得不忽视这些性格上的棱角。”

有趣的是,片中饰演史蒂夫的喜剧明星吉姆·凯瑞(Jim Carrey)之前从未扮演过同性恋。当时发布会上,凯瑞被记者问到与伊万接吻的感觉时,他还笑称“我的梦想终于实现了!看看这位伙计你就明白了”。不过,对于出演同性角色已经驾轻就熟的伊万而言,《我爱你莫里斯》中与凯瑞的“一吻定情”显然是小儿科,“对于一位演员而言,这是稀松平常的事,感觉与扮演其他角色没什么不同。”

现实中伊万也会偶尔化化妆过个瘾,曾化着眼线出席金球奖及 MTV电影奖。银幕上一开始就对同性角色毫不避讳,私下同样为此类电影遭遇的不公打抱不平。今年刚在全球公映的《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2017)就因涉及同志角色先后在俄罗斯、马来西亚遭遇上映争议,片中出演“烛台管家”的伊万在上节目时提到乔什·盖德诠释的来富一角,他说:“他是同性恋,就是说,他就是个同性恋角色啊。这都2017年了好吗?”还调侃道,“如果你住在阿拉巴马附近,你不该去看这部电影。不然耶稣会怎么想?”是啊,这都2017年了!

伊万谈《美女与野兽》| 来自网络
伊万和基友裘德·洛 | 来自网络

这就是伊万,万花筒形象示人的他,看起来叛逆、疯狂、无拘无束,而实际上却只是幽默、低调、平和、自然的好男人。他称自己总是全裸“是在为妇女运动做小小的贡献”(鉴于银幕上女性经常裸露)。而1995年早早就结婚的他至今一直是绯闻绝缘体,和妻子育有三个女儿,并于2006年收养了一位蒙古女孩。哦,对了,他和“英伦情人”裘德·洛(Jude Law)是“好基友”,两人还同居过呢。有意思的是,裘德·洛曾在传记片《王尔德》中饰演骄纵跋扈的王尔德情人波西。

本文为“没有演过gay的英国男演员不是好演员”专题文章。

普罗萨克
普罗萨克

欧片影迷。也写点不靠谱亚文化,长期精神分裂。电影从业者。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